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兵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突发事件

第二百七十一章 突发事件

    轰隆隆,忽然间,电闪雷鸣,狂风大起,花草伏地,树枝乱晃,树叶哗哗作响,草屑满天飞,大雨将至。

    说话间,豆大得雨点纷纷落下,啪啪作响,打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

    “侯爷,咱们要不要避一下,这雨来的太突然,太大了”。赵东成了王治的专职马夫,只要王治出门,必定要跟着,不让其驾车都不高兴。

    “连个破庙都没有,咋避雨”?阿大忍不住嘟囔,前后村子都有点距离呢,而这里,除了光秃秃的良田,就是蜿蜒的河流,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怎么避雨。

    “赵东你把马车驾到那边,你们几个都进马车里面来躲一躲,这雨来的凶猛,去的肯定也快,持续不了多久的”。虽然不远处有几颗大树,可是王治不敢停过去啊,电闪雷鸣,雷雨天气,大树下面,可不是好的避雨场所。

    “啊”!忽然,呼啸的风声,夹杂着一声惨叫声,远远地传来。

    “这一个多月没下雨,没想到来的这么凶猛”。王治感叹一句,也幸好,大部分农家田地都忙完了,不然粮食被浸泡了,那就遭殃了。

    “哪里来的惨叫声,快去看看”!不仅仅是王治站了起来,就是阿大和张恒,也站了起来,甘松岭一战,让大家都练就了敏锐的听觉。

    赵东率先跳了下去,因为,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被一块麻布袋子,拖出去老远。

    “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风,还拿着这样的口袋,不被带飞就怪了”。王治暗骂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因为,那风的方向,可是刮向河流那边的,要是那女子再不松手的话,恐怕就要被带进河里去了。

    阿大一双有力的大长腿跑了过去,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那女子惊呼一声,竟然掉进了河里。

    好在王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鼓起来的口袋,张恒顺势,抓住了口袋拿头的女子。

    阿大直接淌进了河里,把女子直接横抱起起来,不抱不行啊,那女子竟然半昏迷过去了。

    “一个傻女人”!王治暗骂一声,吩咐几人赶紧把女子抬到马车上去。

    “哇哇哇”......

    阿大抱起女子的时候,王治就吩咐了,要头朝下的抱着,是以,在吐了几口水以后,就清醒过来。

    只是没想到女子醒来以后,就哇哇大哭起来,那声音,可真是伤心至极啊!听的几人心里都不舒服,也是,谁落到水里,差点死了,都会心里崩溃的吧。

    “大哥,咋办”?阿大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至于赵东和张恒,早就跑出去了。

    “我怎么知道”?王治没好气的说,这哄女孩子,自己也只是会一点点,况且,哄得也要是自己很熟悉的才行,这对于陌生女孩子,还真是无策啊!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瞅着女孩子肩膀一抽一抽的。

    “敢问小娘子,你是哪村人氏,我这就送你回家吧,这么大的雨,你在外面干嘛”。王治看女孩子哭的小了一点,才出口劝慰。

    谁料,女孩子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推开王治和阿大,抱着自己的麻布口袋,不顾外面的倾盆大雨,就跑了出去。

    “你不要命了,还往外跑”。王治也是生气了,直接那女孩子拉住,关在马车里,刚才就掉进河里了,还想出去。

    “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呜呜,我的粮食,我的粮食都没有了,呜呜”。女孩子在里面不停的拍打着马车的木门,只可惜刚刚落水,身子一抖力气也没有,排不开,趴在里面呜呜大哭起来。

    “粮食,粮食”?王治看到远出顺着水流飘来的栗米,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么大的雨,女孩子还在外面,为什么还哭的这么伤心。

    对于农民来说,粮食就是一切,一年辛辛苦苦,就盼望着收割的季节,能够多收一点点,能够吃上几顿饱饭。

    很显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女孩子的家里,收割的如此之慢,大家伙都收获完了,她家还没有,以至于大雨来临的时候,依旧忙个不停。

    她不是因为自己掉进了河里哭的,而是因为粮食被冲走了哭的,没有了这些粮食,全家人恐怕就要挨饿了。

    “别哭了,别哭了,粮食我们替你装起来”。王治心里没有了气恼,没有了火气,剩下的,只有无奈,还是无奈。

    “阿大,你去前面村子,快去买两口袋粮食过来,只要栗米”。王治目测那些被冲走的粮食,恐怕也就是三口袋左右,于是小声的吩咐说道。

    “哎,我晓得了,赵东,你跟俺一块去”。阿大怕自己算错了账目,硬是拉着赵东一块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王治的话起了左右,马车里面的拍打声渐渐地小了,又过了一会,竟然没有了声音。

    王治吓了一跳,赶紧打开车门,一看,竟然是那女孩子,靠在一旁睡着了。

    “阿姐,阿姐,你在哪儿啊”!

    “阿姐,阿姐”......

    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蹒跚的走着,身上披着一个很大的蓑衣,却是看起来很滑稽,不过,那深一脚浅一脚的模样,就有点让人心疼了。

    “张恒,去把那孩子抱过来吧,他阿姐可能就是马车里的这位”。

    “哎,好咧”!张恒应了一声,就跑了过去。

    “这小子,心结终于解开了”。王治看着重新变得生龙活虎的张恒,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也亏的自己这些天,出门都带着他,才把以前的自信找回来。

    “呀,你们把我姐姐怎么了,你们都是坏人,我打你们”。小男孩看到马车里昏睡的姐姐,以为是被眼前的两人给迷晕了,立马着急起来,从背后掏出来一把小木剑,对着两人就疯狂的砍了起来。

    “阿姐,阿姐,你怎么了”!小男孩一边砍,还一边大喊,急的都哭了,两行眼泪,顺着雨水,流了下来。

    “休得无礼”!王治都是没什么,可是张恒却是生气了,不管你是大人还是小孩,少男少女,都不能对大哥动手。

    张恒一把,就握住了那小巧的木剑,折成两半。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