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兵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果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后果

    “这条鱼不错,朕就要吃这条鱼,还有红烧肉,狮子头,随随便便弄个十个八个的菜就行了”。李世民大爷一般,坐在厨房门口,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吆五喝六的。他早就听豫章说过很多次了,那几个肉菜的名称,都记住了。

    “这个,二爷,你确定要吃这条鱼”?李世民不想惊动王治家的几人,是以,从陛下的身份,变成了李二爷。

    王治握着那鱼,神色古怪的看着李世民,询问道。

    “费什么话,赶紧的,朕都有点饿了”。李世民不耐烦的摆摆手,年纪轻轻的,耳背吗?

    “这可是条鲤鱼哈”!王治小声的嘀咕,恰好李二也听得见。

    “不早说”!李二瞅着已经下锅的鱼,倒也没说什么。

    “陛下,其实吧,这个鲤鱼,河里还是非常多的,早些年因为忌讳,没人敢捞,结果饿死多少人,也没敢吃”。后面的话,王治就不好说了。

    “真的是这样吗”?李二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转头问着旁边的程咬金,以前,也没有人提过,李二打算回去就问问,和百姓的温饱相比,自己的忌讳算的了什么。

    王治把下人们都赶了出去,自己来做,十个八个菜的,还难不倒自己,有阿大帮忙烧火,就足够了。

    当然,紫月和武媚,也让王治派人通知了,后院老实呆着,不许出来。

    李世民可是能够把弟媳妇都抱进后宫的人,不管是紫月还是武媚,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万一被李世民看中......还是谨慎点好。

    “这位李二爷,你是不知道,我这大儿子,不知道在哪里学的,做菜的手艺,味道可是一等一的,家里的厨子,还有程府的厨子,可都是王治教出来的呢”。王强美滋滋的说,当你尝过那味道以后,就不会谈论什么君子远庖厨了。

    断鸿一眨不眨的站在王治的一旁,盯着王治做饭,包括用什么调料,毕竟,李世民的安危,可是由他负责的。

    王治一个人,可是费了近一个时辰,在被李世民踹了两脚以后,才摆满了一桌子的菜肴。

    “恩恩,看起来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李世民悠哉悠哉的看了一圈,才坐在了主位上。

    原本断鸿还想试菜的,却被李世民摆摆手,让其退下了,一个是程咬金,另外的就是王治父子俩以及阿大了,断然不会有事的。

    “哇哈哈,二爷,俺老程可是饿坏了,俺先尝尝王治这小子,是不是做菜做咸了”。程咬金哈哈一下,抓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红烧肉,和一块肥美的鱼肚皮,看的李世民直抽抽,这老货,那可是一条鱼,最肥美的地方。

    李世民虽然有点小小的不满,可是,程咬金也是一片忠心,还真是斥责不得。

    王治也是轻轻地拿起筷子,加了另外几种菜肴,一样一点的吃了下去。

    眼看大哥都吃了,阿大自然是大快朵颐,可不像程咬金和王治那样,一样一点点的。

    “哎,你们怎么回事啊,没点规矩”!王强一愣,王治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一点礼数也不顾及了吗?

    还有阿大这个憨货,就知道吃。

    “呵呵,无妨,无妨,来来,咱们一块吃”。为了不让王强尴尬,李世民也是夹起一块肥嘟嘟的红烧肉来,一咬之下,汤汁四溢,软糯酥香,入口即化。

    李世民自然是知道,这是猪肉做的了,可是,这原本被称作贱肉的猪肉,真的可以做到如此的好吃?

    是之前的人都太笨了,还是王治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方法。

    李世民忍不住又夹了一块,真是吃下以后,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呢。

    “二爷,这个狮子头可好吃了,你尝尝,除了我大哥,都做得不正宗,没有那么好吃”。阿大对于吃的时候,貌似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也不傻乎乎的了,反而很精明一般。

    阿大对于有好感的人,都非常不错,好东西也要分一半的,比如现在的狮子头,还剩下两个,自然是一人一个了,自己留一个,剩下的那个,夹给了李世民。

    “哈哈,好,我尝尝,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李世民开怀大笑,心思单纯的人,总会令人心情愉悦的。

    “还是这酒带劲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李世民也是武将出身,喝酒吃肉,那可是不含糊,别看没有程咬金长的健壮,可是饭量依旧不小。

    都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肉食有了,美酒自然是不能少的,这酒,自然是酒坊出品的,还是王治亲自搬过来的。

    李世民有点诧异,今天这酒,怎么回事啊,这么辛辣,比之前豫章送来的,还要浓烈一些。

    入口,就是一阵火烧一般,好像吞了一团火,可是随即,却是舒服的让人直哼哼。

    程咬金也是如此,一张老脸,早就红的跟关二爷似得,貌似,几杯下去,就有点坐不稳了呢。

    王治以手扶额,刚才自己看走了眼了啊,本来想搬三十六度的,可是,搬回来的却是六十三度的,怪不得后劲这么大。

    不过,王治可不敢出言提醒,一个本来就想狠狠地揍自己一顿的,一个是混世大魔王,想想后果,还是算了吧,反正自己喝的是二十度的,阿大喝的是三十度的。

    王治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的这一举动,还真是可以坑死人不偿命啊,只要自己不说破,谁知道这酒瓶上的数字,是酒的度数呢,恩,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谁都不告诉,关键时候,逮谁坑谁。

    李世民吃没吃饱,王治不知道,但是喝好了,王治却是知道的,因为,走的时候,李世民可是醉醺醺的,是被断鸿搀扶着上马车的。

    至于程咬金,往厢房一躺,不走了。

    目送李世民离开,王治心里还蛮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李世民对于自己和豫章的事情,算是松口了,有了这一点,就足够了,王治不奢求更多,一切,还需要自己去争取。

    回到宫中的时候,李世民就已经酒醒了大半了,才纳闷的瞅着一旁的陶罐,不对劲啊,难道,有什么蹊跷,怎么就醉了?

    “断鸿这事你亲自去调查,这个侯君集,真是越来越跋咘了”。对于王治所说的,是否正确,候五是个关键人物。

    而且,结合侯君集之前的种种表现,李世民也是有点不满,这可不是第一次了,自己的这位功臣,也是心眼最多的一位。

    而且,李世民最终,还是把那块玉佩带了回去,那可是很重要的物证,赵东和李三也被断鸿带走了,要去指认。

    李世民知道王治和侯君集之间的矛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两人还为此械斗过。

    只是,李世民没想到,侯君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跋扈了,而且,度量也这么小了,当初在秦王府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人前人后,热情的很。

    很快,断鸿就带来了消息,先是秘密拘捕的候五,果然,一番审讯之下,就招了,说是自己和赵铁有仇,才半路劫杀的。

    李世民可不是三岁小孩,这么好糊弄,摆摆手,让断鸿下去,继续查,就是给候五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在军营中,公然敢这种事。

    “来人,传长孙无忌,房玄龄,李绩上殿议事”。侯君集毕竟身份不低,李世民即便是想处理,也不得不小心对待。

    不过,在心底,李世民也恼怒的很,上次剿匪的时候,就敢对抗圣旨,这次在对外战争的时候,残害同袍,这可是大罪。

    这件事情可是比上次的,还要严重的多,万一处理不好,对于军中的影响,可就严重多了。

    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狠得下心来,何况你一个侯君集。

    断鸿一口气拘捕了不少人,只要是知道此事的,一概抓起来再说。

    甚至是知道赵铁去大营的人,都被带去审问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候五那样,愿意替侯君集背锅,于是,矛头直指侯君集。

    “陛下,急匆匆的着急我等,可是有什么事情”?今天是休沐日,要不然李二也去不了王治那边,长孙无极几人,也是难得休息一日。

    不过听到李二的传唤,还是很快就过来了。

    “侯君集残害同僚”?就是长孙无极听到了,也是大吃一惊,这可是大罪。

    “他侯君集怎么会这么糊涂啊”?房玄龄也是有点不敢相信,堂堂的一路行军大总管,当朝国公,竟然和一个小侯爷较劲,然后做出来这等荒唐的事情来。

    “陛下,在军中,残害同僚,可是大罪,不容饶恕,不然,以后军中互相倾轧,耍心眼,队伍就没法带了,更别说打仗了”。李绩作为武将,自然是更清楚里面的利害关系。

    万一军队乱了,那么,国家距离动乱,也就不远了。

    李二是武将出身,自然是清楚里面的利害关系,只是,侯君集也是秦王府的老臣了,该怎么处理,还是要稳妥一些的好。

    “无忌,你说,这事当如何处理”?大殿里也就这几个人,李二也没有搞什么虚头八尾的,直接问道。

    “按律当斩”。长孙无忌沉声说道。

    “臣附议”。立即率先跟着回答,这事情,肯定要严肃处理,大唐开国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来。

    “陛下,按例,是应该处理侯君集,可是,毕竟是当朝国公,还是需要个万全之策的”。

    侯君集坐卧不安,眼皮跳的厉害,就是上次面对吐蕃大军的时候,心情都没有这么乱过。

    “候五,候五”。想到唯一的纰漏,侯君集打算叫喊起来。其实对于暗害赵铁一事,侯君集事后就后悔了,当时真不该意气用事,虽然候五回来时,一切正常,没有留什么首尾,可是,侯君集心里,依旧有点七上八下的感觉。

    特别是王治竟然活着回来的消息传来,更是让侯君集有点不安。回到长安城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叫骂自己,这让侯君集老脸黝黑,却又反驳不得。

    “公爷,候五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半盏茶以后,候大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慌里慌张,成何体统”!侯君集厉声说道,因为出身问题,他更在乎礼仪方面。

    “候五不见了,军中的文书,以及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候大是真的慌张了,要是候五不见了,说不定去哪里出酒醉了,或者到哪个青楼或者相好的那里去了,可是,军中几十个人不见了,那就是出了大事了。

    候大这次没有跟随最着去战场,是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自然是慌里慌张的。

    侯君集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那位出手了吧,完了,完了。

    此刻,侯君集算是明白了,那候五,肯定是留下来什么把柄,被人掌握了,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下连侯君集都不能淡定了,万一真是李二插手此事了,侯君集感觉,自己在劫难逃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侯君集立即打马去了军营,果然,连当时守卫大营的军士,都被带走了。

    侯君集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啊,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败给了王治手里。

    “真是苦了你了”。侯君集把妻儿都叫了过来,看着两人,侯君集忽然感觉到很可笑,自己堂堂国公,竟然会落得如此田地,哎。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侯氏紧张的说,以前隋末战乱的时候,侯君集每逢大战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可是,随着大唐建立,爵位提升,已经很少说这句话了。

    “杰儿,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事到如此,侯君集也没有隐瞒,把自己在甘松岭做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啊,爹,那可是死罪啊”!侯杰在不学无术,那也是武将之后,大大小小的规矩都是知道的。

    “哎,谁说不是了,也是爹一时糊涂,犯下如此大错,现在陛下依然知道此事了,我准备去太极殿自首,以期望陛下可以饶恕你们,只怪罪我一人就好了”。

    “杰儿,听话,以后不许去找王治报仇”。侯君集感觉,之前和王治斗来斗去,当真是非常的可笑,况且,自己死了以后,侯杰还真斗不过王治的。

    “爹,爹,我不让你去”。侯杰可是慌了,自己什么水平,自己不知道吗,万一老爹死了,自己想要像以前那样风光,那是不可能的了。

    “老爷”。侯氏更是哭哭啼啼的,拉着侯君集的胳膊不撒手。

    “都回去等着”。侯君集厉声喝道,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就准备去太极殿。自己去自首,李二看在自己多年辛劳的份上,会至处置自己一个人,可是,自己要是不知好歹的话,弄不好就是抄家灭族的危险。

    这个险,冒不得啊!

    侯君集让候大找来一副镣铐,然后自己戴上了,一步步的步行,朝太极殿走去。

    宫门畅通无阻,侯君集一阵苦笑,看来,陛下定然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此事了,不然,自己这副打扮,可是进不了宫门的。

    侯君集走到太极殿外面,就跪了下来。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一声叹息,从太极殿传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