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兵 > 第二百四十章 双双昏迷

第二百四十章 双双昏迷

    看着漫山遍野的吐蕃士兵,豫章脸色大变,不是说王治死守在甘松岭吗,为什么现在到处都是吐蕃人。

    “全军冲锋,快”!就像是王治所说的一样,没有见到尸体,就不一样相信死了的事情。

    就算是王治战死了,豫章也要把其尸体带回去,带回家乡去。

    马鞭狠狠地打在马屁股上,战马吃痛,疾驰而去,豫章骑着战马,发疯了一般熬甘松岭奔去。

    这可吓坏了李逵和许宾,答应豫章公主来是一回事,可是,不能让公主冲锋陷阵啊!两人赶紧一左一右,护卫在豫章公主的两侧,替她挡住所有的攻击。

    好在程咬金及时赶到,拦住了豫章,然后派了副将开始冲锋,战果如何他不管,最主要的是保护好两位公主殿下。

    “程伯伯,你别拦我,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才行”。豫章早已经泪流满面,战场上到处都是残肢,血淋淋的,她早已经忘记了害怕,只是希望,在祈求,这里面没有王治的。

    “公主殿下放心,俺老程亲自攻上甘松岭,必定把王治那小子完整的给你带回来,李逵,许宾,你们俩保护好公主,掉一根头发,老子砍了你们脑袋”。好在后面的骑兵及时赶到,程咬金亲率近万骑兵,朝甘松岭冲击而去。

    “箭矢阵,三段齐射”。程咬金大吼,一阵箭雨过后,吐蕃人就倒下大片,看的禄东赞心疼不已,无他,吐蕃人就没有那么多的精铁,来打造箭矢,不然,何至于拎着刀子冲锋。

    吐蕃人的军中,甚至是还有棍棒的存在,因为,连刀子也不是每一个都有的。

    只是三段齐射,就射杀近千的吐蕃士兵,再加上禄东赞撤退的命令,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程咬金就已经冲锋到了甘松岭脚下。

    满地的残肢,遍地的巨石,破烂的云梯,折断的箭矢,竟然生生的把原来的地面,抬高了两米多高。

    原本的第二道防线和第三道防线之间,近十米的落差,现在目测也只有七米多,有的巨石巨大的地方,也就六米左右。

    吐蕃人冲锋不要命,撤退也是不要命,很快,甘松岭除了极少数的吐蕃人,就已经看不见活着的人了。

    “怎么样,人呢,人呢”?豫章公主焦急万分,可惜并没有看见人影。

    豫章心急之下,拿出王治做的那个哨子,吹起了他曾经吹过的故乡原,婉转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

    “我大唐,威武,万胜”!

    当听到山顶的怒吼声的时候,豫章泪奔了,高阳泪奔了,连程咬金的眼睛,都有点湿润了,在山顶,还有活人在山顶,是我大唐好男儿。

    “快,快登顶”。仅剩的几架云梯,早已经破破烂烂,可是程咬金不管,指挥人手,即刻往上爬去。

    山顶的惨烈,依然不逊于下面,甚至是更甚,到处都是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走在上面,黏糊糊的,有种走在沼泽地感觉。

    残肢,鲜血,要不是天上还挂着明晃晃的太阳,让人感觉,这是走近了地狱。

    “哇呀呀,看我宣花大斧”!程咬金第一个爬上去,可是,眼前这一幕,让他龇牙裂目。在山顶,竟然还有一队吐蕃士兵,来不及撤退了。

    可是,这五十多的吐蕃士兵,眼看撤退无望,竟然对王治一伙,发起悍然攻击,凶猛至极。

    程咬金一斧头,就砍翻了一个吐蕃士兵,那巨大的斧子,差点把他直接还给砍成两半。

    “程伯伯,救救他们”。看着满地的尸体,王治心里难过极了,不知道,还能有几个人,是活着的。

    “师父,我来了”。薛仁贵瞬间泪奔,这么惨烈,师父守在这里,是多么的艰难。

    薛仁贵一枪挑翻一个吐蕃士兵,很快,就来到了王治的面前,看着那破破烂烂的盔甲,一阵心酸。

    薛仁贵可是知道的,王治身上的盔甲,可是家里的铁匠,运用新技术打造出来的钢材打造的,比军中的铠甲更加的坚固,轻便,防御力更强。

    可是现在呢,一身盔甲破破烂烂,只有受到了极重的击打,或者被击打的次数太多了,才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大治,你受苦了”。王强一把横刀,舞的虎虎生风,每一下,都会有一个吐蕃士兵倒下,看着王治满身的伤痕,心中愧疚不已,也许,当初自己不让他参加府兵,就好了。

    豫章在高阳的搀扶下,终于爬了上来,看到满身伤痕的王治,原本止住的眼泪,瞬间又流了下来。

    脸上有一条很大的伤疤,从眉心,一直延伸到耳根,血肉外翻着,远远地看去,还以为是趴着一条大蜈蚣一般。

    脖子上两道伤痕,背上一只大羽箭,盔甲破破烂烂,浑身是血,伤口非常的多。

    “你来了”。王治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点,挤出来一点笑容出来。

    “我怎么可能不来”。

    “你不该来的”。

    “可是我来了”。

    “我感觉我要死了”。

    “我陪你”。

    王治感觉,自己有点动不了了,连给豫章擦一下脸色的黑灰,都有点费劲。

    不知道是不是牵动了伤口,还是因为胜利了,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王治一下子,扑倒在了豫章的身上。

    “阿治”!豫章焦急的大喊了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也朝后倒去。

    “王治,王治,皇姐,皇姐,你们怎么了”?高阳瞬间被吓哭了,你们不要吓我好不好,呜呜。

    “来人,快来人啊,叫军医,快”!程咬金大声喊叫,可别到了最后关头出了意外,前功尽弃啊!

    薛仁贵和王强,赶紧做了两个担架出来,要把两人抬下去,两人恐怕都伤的不轻,而军医,恐怕还治不了。

    “饭桶,都是饭桶,他们俩要是有什么意外,你们全部都要掉脑袋”。程咬金忍不住咆哮,十几个军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这可咋办哩,这可咋办哩”!王强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蹲在路边,不住的叹息。

    “程国公,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咱们还是快点把师父两人送到附近的州县那里,哪里的大夫,应该可以的吧”。薛仁贵赶紧拉住发火的程咬金,救人要紧啊!

    “对,对,程五,程六,你们快点,先去附近的州县,把大夫都请过来”。李逵等人,早就改装了两辆马车,好载着王治两人,回家。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