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兵 > 第二百零五章 打入死牢

第二百零五章 打入死牢

    从承天门到甘露殿,一共有多远,王治不知道,他的脚步很沉重,每迈出一步,好像就离深渊更近了一步,最终,还是纵身一跳的结局。

    心里有种淡淡的后悔,不是后悔与豫章的种种,而是有点突然,没有来得及和她告别,甚至是来不及最后一个拥抱。

    甘露殿位于太极殿和后宫中间,是李世民接见大臣,商议国事的地方,是以,能来这里的,也都是亲近的大臣。

    王治走的不快,怀里还揣着火药的配方,玻璃的配方,甚至是更大武器的配方,只为了,李世民能够饶过自己和豫章。

    穿过嘉德门,朱明门和两仪门,远远地,已经看见了甘露殿顶端的流云檐角。

    深呼了一口气,王治走近了甘露殿。只是那高高的门槛,就已经感觉到十分压抑的气息,大殿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般,没有声音,没有光亮,没有......

    从刚刚进门,王治就看见了那个主位上,面色阴郁的男子,急走了几步:“臣王治,拜见陛下”。

    唐宋时期,朝臣觐见,是不需要跪拜的,不过,弯腰行礼却是不能少的。只不过王治的话,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杳无声息,没有任何的回应。

    李世民不开口,王治却是不敢动,只好弯着腰,在等待,即使累的腰酸背痛,依旧不敢动,额头上,早就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世民哼了一声:“罢了,坐吧”。

    “王治,你敬献的土豆,朕已经在皇庄试种了一年,平均产量在三十五但以上,果真是高产的粮食呢”。

    王治垂手拱立:“这是臣的本分”。

    很满意的答案,李世民点点头,继续说:“你上过战场,战功不小,关键是救过不少人,发明的那个酒精是个好东西,只是因为粮食不足,不能大量生产是吧,还有曲辕犁,真是个好东西啊,硬生生的把粮食的产量提高了一成以上,还有水车,要不是你发明的水车,去年大旱,不知道有多少土地减产,多少农民饿肚子呢,还有,你发明的那个训练方法,貌似也很实用吧,你小小年纪,实在是不简单啊,长此下去,朕都不知道,你会带来多少惊喜,给大唐带来多少实惠”......

    虽然李世民一直在夸自己,王治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心里更加的惊惧,因为,这些都是反话,都是为了下面的话做铺垫的吧。

    “臣得陛下封为蓝田候,自然是该为国效力,这些都是臣应该做的,臣的本分而已”。

    李世民哈哈大笑,继而厉声问道:“好一个本分,可是,你真的做到本分了吗”?

    王治一瞬间就听出来了李世民的话中话,自己是知情的,而李世民,却是以为自己还不知道呢。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王治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说:“是的,即使是有些事情,也是情非得已,发自内心的”。

    很奇怪的话,可是李世民偏偏就听懂了,阴测测的笑着:“好一个情非得已,这便是你觊觎不该有的东西的吗?朕以国士待你,可是你却惦记朕的公主,事已至此,你可知罪”?

    面对李世民的暴怒,王治出奇的平静,他想了很多,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到与豫章的的点点滴滴,家人的温暖,却是笑了,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终究还是躲不过去了啊。

    “两情相悦,何罪之有”?

    王治的倔强,却是让李世民更加的愤怒,一脚踹在王治的腰间。

    李世民可是沙场老将,武将出身,这含恨一脚,可是不轻,王治直接撞在了后面的殿中柱子上,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两情相悦,我让你两情相悦,来人,把这厮给我打入死牢,谁也不准探视”。李世民烦躁的,把大殿里的东西,全部砸的稀巴烂,依旧难消心头之气。

    高阳被吓坏了,从来没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的火。原本高阳是闲的无聊,过来溜达的,可是,远远地就听见了大殿里的咆哮声。

    高阳躲在一边,听见了殿里的对话,也看到了,王治被踹飞的场面,吓得小心脏砰砰乱跳。

    高阳打马狂奔,身下的马儿喘着粗气,飞快的朝豫章府上驶去。

    高阳出宫,自然是没有人会阻拦,最近这段时间,高阳可是经常去豫章那里玩耍,感觉,豫章这个皇姐很不错的。

    也亏得高阳才十二岁,所以,才没有被天家无情的思想污染,依旧将姐妹情谊摆在心间。

    马儿跑的很快,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豫章的府上。

    公主府的侍卫,都认得高阳的,所以,并没有阻拦,任凭她急匆匆的跑进去。

    “皇姐,皇姐,你还在这里煮茶,出大事了”。高阳急匆匆的跑进寝宫,没有看见豫章,于是又跑到了花园里,才看见,豫章正在煮茶,一丝不苟,很是认真。

    “能出什么大事”?豫章笑眯眯的,这个皇妹就是这样,毛毛躁躁的,就是不知道,长大了以后会不会改变一点,女人啊,还是温柔一点的好。

    “不是,是真的,王治他出事了,有个御史弹劾王治呢,说是和皇姐你有染,被父皇一脚踹的口吐鲜血,关进大理寺死牢里面去了”。高阳手舞足蹈的,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说:“皇姐,是一个赵御史弹劾的你们,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啊”!

    “啊”!豫章一惊,茶壶翻滚出去也浑然不知,脑袋嗡嗡作响,仿佛天塌了一般,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啊”!豫章神色慌张,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牵了一匹马儿,就要出府。

    “皇姐,你不能去啊,父皇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去了,只会火上浇油啊”!高阳懊恼的跺了跺脚,赶紧的跟了上去。

    “皇妹,你可知道,除了罪大恶极,谋反的人,轻易是不会被关进死牢的,出来的话,就只有被砍头的份,现在不去,恐怕就没有机会了”。豫章连衣服都来不及更换,就翻身上马,扬手一鞭子,快速的朝长安城奔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