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兵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勇气

第一百九十四章 勇气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很快,王治的一首《元日》,就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长孙冲目瞪口呆,自己也是构思了一首,原本还挺得意的,可是一比较之下,自己的那首,就感觉很差劲了。

    萧锐更惨,都还没有构思好呢,人家都已经写出来了,这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褚逐良也是作了一首,准备接受大家的恭维呢,可惜,直接哑火了,因为,自己做的那首,还不如王治做的好,这要是拿出来,自己大儒的身份,可就要掉价了。

    进退两难,褚逐良有点脸色难看,真是有点后悔今天来参加这个诗会了。

    “咦,还真是好诗呢,把新年元日的热闹欢乐,万象更新的动人情景描写出来,充满了积极向上,欢快的奋发精神”。房遗直欣喜的解读着诗句,那模样,简直是比自己做的都欣喜。

    房遗直这话一出,一干文人子弟脸都黑了,你是哪边的,住嘴吧你。

    最拽的就是程处默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好像,这诗是他做的一样。

    “咋样,我兄弟厉害吧,文武双全”。程处默开心的大笑,以往的时候,总是憋屈的时候居多,没想到今天来了个大反转,能够让长孙冲等文人吃瘪,的确是件开心的事情。

    因为王治的横空出世,长孙冲等人受到了打击,褚逐良也是浑身的不自在,于是,很快,诗会就结束了,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当然,讨债的事情,自然有程处默几人乐意帮忙。

    “怎么样,我今天帅不帅”?得到了豫章的暗示,王治早早的就来到了河滩边上。

    “你还说,你还说,都把我紧张死了”。豫章一双嫩嫩的小粉拳,不停的捶打着王治,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不过,王治的大手一握,就把豫章的小粉拳给握住了,然后顺势一拉,就把豫章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坏人,就知道欺负我”。豫章脸蛋红红的,窝在王治的怀里,猫昵的说。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会作诗的”。豫章仰着俏脸,好奇的询问道。

    “额,这个吗,在我八岁那年的过年的时候,我娘给我蒸了白面馍馍,我很高兴的拿着就跑出去完了,在村口,就遇见了一个快要饿死的白胡子老头,看了看我手里的白面馍馍,虽然有点不忍,还是给他吃了,还给他倒了一碗水回来,后来,白胡子老头活了过来,就教会我作诗了”。王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火车的刹闸系统又坏了。

    “真的”?豫章疑惑的问,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当然是真的了,比真金都真”。王治信誓旦旦的保证,肯定错不了。

    “你又骗我,你又骗我,上次你跟我说的就不是这样的”。豫章撅着小嘴,很是不满的控告,而且双手不停的扭啊扭,疼的王治龇牙咧嘴,还没有办法。

    “哼,下次在骗我,就要你好看”。看到王治求饶的模样,豫章得意的哼了一声。

    “嘿嘿,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你看看,我写了一首曲子,你看看好不好,送给你的”。王治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慢慢的展开,无他,现在的纸张还是太脆弱了,经不起折腾,必须小心翼翼的。

    勇气: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如果我的坚强任性

    会不小心伤害了你

    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更害怕错过你

    豫章一字一句的研读,虽然读起来怪怪的,可是,里面的情意浓浓,好像心都化了的感觉。

    里面的情意,很直白,很露骨,但是,真的很让人喜欢。

    “你坐好,我唱一遍给你听”。虽然王治的五音有点不全,可是依旧唱的很认真,唱着唱着,就想到了自己和豫章之间,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地位的差别,想要走在一起,真的是很需要勇气的。

    豫章早已经泪流满面,人生中,能够得一如此深爱自己的男人,已经无憾了。

    “我爱你,海枯石烂,永不分离”。豫章上前一步,紧紧地抱着王治,述说着自己的誓言。

    “啊,皇姐,你们”......

    王治感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约会这种事情,也会被人打断。

    豫章吓了一跳,连忙跳开,朝王治喊了一句:“我先走了”。就拉着一脸蒙圈的高阳,急匆匆的跑了。

    其实,王治还有一句话,忘了跟豫章说了,他已经预测到了危险,而且,和豫章在一块的时候,危险的预兆最是强烈。

    王治明白了,也许,就是最近,自己和豫章之间,会出事的。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就像是那句话一般,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难道知道有危险,就舍弃豫章了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王治摇摇头,从长计议吧。

    “皇姐,那,那不是蓝田候王治吗,你和他,有私情”?高阳捂着樱桃小口,声音压得很低,依旧掩饰不住内心的惊讶。

    “那的确是王治”。豫章没有否认,而且,否认也没有用,高阳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豫章撩了撩鬓角的丝发,像是回忆一般:“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是贞观八年的时候,那时候吐谷浑的勇士,想要劫持我,来要挟父皇,是王治一个人站了出来,站在河对岸,一人一弓,就拖住了吐谷浑的勇士,我才得意脱身,那时候,我就对这个勇敢的少年有了关注”。

    “我喜欢来河滩这边,安静的坐着,而王治也喜欢,我们常常一块谈天说地,有快乐一块分享,有失落一块咒骂,久而久之,就有了感情,王治这个人,真的很好,皇妹,这件事,你能替我保密吗”?

    豫章很清楚高阳的性子,你越是隐藏,她越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以,豫章一开始就没有隐瞒,而是和盘托出,全部说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