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潜龙在渊

第四百九十八章 潜龙在渊

    自从看到了玄黄一气诀有进阶为仙法的可能,方原一颗心也浮动了起来。

    事实上,通过玄黄一气诀的推衍与进境,找到一条修炼成至尊元婴的路,本来就是他一初始进入琅琊阁时心里所抱有的打算,只不过这条路是真的不好走,太过遥远,所以他也不敢想的太美太圆满,只是保持了一颗平常心,直到如今,才终于看清了这个方向……

    虽然只是看到,要走过去还有无数坎坷,但也足够让他松一口气了。

    两年之前,他进入琅琊阁,心里又岂能真的没有失落?

    他曾经答应过洛飞灵师妹去南海,也答应了九姑会一直在天道筑基、紫丹、至尊元婴这条成仙路上一直走下去,但前两步都走成功了,却在金丹境界泄了气,又怎么会甘心?

    但还好,苦心人天不负,他藏身琅琊阁苦读两年,总算是看到了曙光。

    有了这个念头,他便很快又沉住了气,知道修行之事急不得,更浮躁不得,便还是依着之前的节奏,每日里教导白悠然,也不忘了自己的读书领悟,这种枯躁单调的生活对他来说,却是甘之如饴,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在玄黄一气诀的推衍方面,一直在不停的提升着。

    他自己都能感觉,随着无数变化融入了玄黄一气诀里,这一道法门也在渐渐的成长,就好像是一条小小的蛟龙,终于被自己养了起来,积蓄力量,直等着有朝一日,化龙飞天!

    这倒也不难理解,这两年时间里,他看到的修行法卷以及各种法门,比自己之前一辈子看到的珍贵典藉还要多出了十倍,眼界与见识,以及对修行之路的理解,自然也深了不少,如今再看起其他的典藉来,对神通变化的领悟,也已然变得比之前更快了……

    读书这东西,本来也是越看越快……

    而在认清了自己的命运之后,白悠然也老实了不少,心里再不满意,却也知道不能在方原面前发泄出来了,每天老老实实将方原布置的课业完成,以免挨揍,只是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而方原对他也是一如既往,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如今还是可以继续留在琅琊阁,倒是这个小子的功劳,因此教导他的时候,也对他上了心,每日课业,从不敢松懈……

    如此春去秋来,时光荏苒,又是一年过去。

    方原不知不觉中,在这琅琊阁里已呆了接近三年时间,倒像是彻底融入了其中一般。

    而在这三年时间里,修行界里也发生了许多大事。

    世间开始有无数流言出现,说大劫即将降临,或是已然降临,某些地方早就已经出现了大劫来临的征兆,但流言越来越多,却始终没有真个见到天塌下来,久而久之,大家倒也腻歪了,任由流言四起,各仙门修士也都嘴上说说,手底下仍是忙忙碌碌,各干各的事……

    又有人说妖域如今已经与仙盟彻底决裂,甚至是一些仙盟里的妖族高手,都名言退出了仙盟,但此事却也像是假的,甚至一年前妖域还专门派了使者到中州来,以示共进退之心。

    惟一真个让人闹心的,大概便是魔边的黑暗之主了。

    据说三年前,仙盟还曾经由圣人带领,专去魔边拿他,结果却遭了他的算计,惨败而归,在那之后,他蛰伏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开始在各处作乱,修行界里时常传出他又在某某之地,做了某某事的消息,倒是使得他如今的名声越来越响,仙盟众人对他也越来越痛恨……

    如今,经常有仙盟高手赶赴某地,捉拿此獠的消息,但只可惜,三年时间过去,那黑暗之主还是活的好好的,让人细想之下,倒是越来越觉得这黑暗之主无比的可怕……

    不过仙盟动作也不小,几个动作,也让人对他们信心大涨,自从三年前的六道大考之后,昆仑山之名便传遍了修行界,每一年都会有一批天骄小辈被收入昆仑山修行。

    而在三年前,最早进入那昆仑山中的天骄之辈,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现身世间了。

    其中流传最广的,便应该是宋龙烛数人现身魔边历炼,展露仙法神威,斩杀无尽魔物,立下大功德之事了。

    据说只是三年时间,他们便每个人都修为大进,有一些已然触摸到了元婴境界的边缘,只差一线便可结婴。

    这种修行速度,这等神威,简直就是吓人……

    ……

    ……

    这些传言流传甚广,也有一些传进了方原耳朵里,但方原却不为所动,仍是缓慢而坚定的走着自己的路,这也是因为他心里已然有了方向的缘故,能走好自己的路,当然就不会去羡慕别人的路,若是换了两年前的他,听说了这些消息,便不见得会如此淡然。

    当然了,更主要的一个原因也在于,他如今也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事了。

    在琅琊阁,他几乎得到了自己一切想要得到的典藉。

    各类玄法,甚至有一些神法,他都看了无数。

    若是论起来,怕不是得按数千上万道来算,此外还看了无数关于修行之理的诠释,融汇了无数道统对于修行的理解于一身,渐渐的感觉自己对修行,或是说对玄黄一气诀的推衍接近了圆满,就像是一条蛟龙,终于渐渐成长了起来,很快便要迎来蜕变化龙的一刻……

    但也不知为何,愈是如此,他却愈是心慌。

    慢慢接近了圆满,也就愈发的明白修成圆满有多难……

    他的道路是没错的,玄黄一气诀就是要融入无尽的变化,可是,变化哪有尽头?

    明明知道,达到了变化的尽头,自己就可以突破这一阶段的修行了……

    ……可是偏偏,不知哪里才是变化的尽头!

    也正因此,方原陷入了一番苦思之中,他知道,凭着自己如今的修为,是完全可以结婴的,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只要不想明白这最后一个问题,恐怕注定与至尊元婴无缘……

    “难道真的只能靠仙法,才有可能结成至尊元婴?”

    某些时候,就连他也有些疑问。

    但还好,方原比较冷静,心里再焦迫,也只是告诉自己慢慢来,不要急。

    这一日,又到了申时时分,方原便依着以往的习惯,来到了玉笔峰的凉亭里面,此地靠近剑经阁,环境清幽,仆人稀少,最是适合传道授业,这两年来,他便一直是在这里教导琅琊少主白修然,不过古怪的是,这一次来到了凉亭之后,他却诧异的发现白悠然还没到。

    本来就想着尽快教完了他,然后回去读书的方原皱起了眉头。

    这段时间里,白悠然一直是很听话的啊,每天都早早的抱了课业在这里等候自己过来,以免挨打,怎么着今日却忽然又故态重萌,不老实了,难道是觉得屁股上的伤好了?

    耐着性子坐了下来,一边翻看着自己的笔记,一边等着白悠然过来。

    戒尺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手边的石案之上。

    但等了一柱香时间之后,白悠然还是没有现身,方原却渐渐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忽听得一阵急急的喘息之声,然后只见得山下小路上,白悠然怀里抱着书卷,提着自己的袍子,飞快的跑了上来,在他身后,还跟了一个笑眯眯的女孩子,看起来约有二十余岁模样,穿了件紫袍,看起来修为很是不俗,一起跟了他走上山来。

    “先生……”

    白悠然一口气冲到了凉亭边上,额头上已微微见汗,先按着膝盖喘了几口气,才急忙解释道:“先生莫怪我,是袁家的姐姐来了,拉着我说话,这才耽搁了时间……”

    “嘻嘻,小白弟弟,这就是你如此急急赶过来的原因?”

    那个山下的女孩,这时候也走到了不远处,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学了?”

    白悠然回头瞪了她一眼,道:“还说呢,都怪你……”

    方原脸色沉着,也不理会那个上山来的女子,只是淡淡道:“不必找什么借口,迟到了便是迟到了,既然迟到了,那就该依着以前的老规矩来,你还没忘了怎么挨打吧?”

    白悠然倒吸了一口气凉气,有些不情不愿,双手慢慢伸了出来。

    方原提起了戒尺,便朝着他手心重重打落。

    白悠然已经挨得惯了,只是闭上了眼睛,也不敢躲。

    但还不等这板子落到白悠然手上,那跟着白悠然上来的女子却已是脸色大变,忽然间身形一闪,到了凉亭里面来,拂袖一甩,一道强横的力量便向着方原扫了过来,另一只手却顺势护住了白悠然,转身向着方原大喝道:“哪里来的蛮夷,你就是这样教学生的么?”

    那一道力量狂涌而来,方原却纹丝不动,只有青袍袍角轻轻抖了一下。

    眉头有些不悦的皱了起来,冷眼看着这个女子,道:“我教学生,与你有什么相干?”

    那女子却也不理他,只是抱了白悠然,轻轻抚弄着,柔声劝道:“小白弟弟不要哭,我说你刚才怎么这么着急呢,跟袁姐姐说,难道你这先生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不成?”

    说着话时,口气里已有些愤慨之意了。

    白悠然差点挨打,本来就有些委曲,听了这女子一说,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连连点头。

    这女子见了,更是愤怒无比,冷冷的转过头来看了方原一眼,森然道:“他可是琅琊阁少主,年龄又这么小,你有什么资格打他?你又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敢打他?”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