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人不打,不听话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人不打,不听话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听话!

    既然教了个弟子,方原奉行的道理便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原则。

    不老实我就揍你!

    白悠然身为琅琊阁少主,自然不是一般人,本意倒不坏,但是生性顽劣,不爱读书。

    仗着脑袋聪明,母亲宠爱,他平时在这琅琊阁内也是一霸,很少有人能够对付得了他,但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时兴起,想来捉弄一个这个空有六道魁首之名,看起来却分明只是个书呆子的男人一下,倒是害得自己进入了火坑,而且眼看着有跳不出来之势。

    自从方原开始教他读书,便调整了时间,每天的申时至酉时都会按时抽察他的功课,指点一些他学问上的疑难,并且布置下新的功课,其他时间倒是不管他,可关键是第二天准时要查问啊,一旦有白悠然没有记熟背利索的,那没得说,直接拉过来就是一顿板子。

    白悠然痛苦啊,又绝望……

    一开始总是跑到母亲那里去苦诉,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平日里对自己无所不依的母亲,却每每只是忍着笑意帮他上药,他说的一切都好好好,但却从来没有实现过半点……

    到了后来,白悠然终于隐隐确定,自己的母亲可能就是那个恶魔先生的同谋。

    想让母亲帮自己解决问题那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想办法。

    于是他上课之时,便开始故意提出一些疑难问题来,刁难方原,想让方原知难而退。

    “我可是堂堂琅琊阁少主,你想教我,有这个本事吗?”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招却没什么用处。

    他翻尽了书藉,找到的一些疑难问题,倒有大半都被方原随口解了出来,然后真有一些解不出的,方原便直言不懂,然后笑眯眯的问白悠然是从哪里看到的这个问题,如何想到的这个问题,若是白悠然答上来了还好,他也会潜心思索,第二天给白悠然回答。

    而若是答不上来,那又是一顿打,没别的原因,刁难先生,就该打!

    再后来白悠然开始故意装傻,方原的教导他的东西,已经讲得清清楚楚了,就是不懂,对此方原也处理的简单,不懂没关系,全部背下来就可以,倘若背不下来?

    那又是一顿打!

    至于其他的装病,装死,离家出走等等招数,那更是使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但是没用,方原本身便是大丹师,病没病还看不出来?

    离家出走的话,那更干脆,逮着了就是往大阵里一困,你不是要走嘛,出来就让你走!

    经过了数月时间的苦苦斗争,白悠然是真怕了方原了,决定要找他谈一谈。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打我?”

    他很认真的看着方原,道:“一个大人,天天打小孩不丢人吗?”

    方原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忘了在问问题之前称我为先生?”

    白悠然脸色大变,转头就跑。

    方原抓了回来,又是一顿打。

    白悠然揉着屁股道:“先生,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打我?”

    方原道:“那你能不能听话?”

    白悠然道:“我也是一个男人,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尊严,遇到了我想学的东西,我当然会去学,但有些东西我就不愿学,或许将来会想起来学,但到那时候我再去学,应该也不会晚,事实上我已经有很多东西都学得比别人好了,你还要打我,为什么呢?”

    听了他的话,方原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倒是承认,白悠然家学渊博,底蕴悠深,学到的东西确实很多,别看他小小年纪,但天文地理,丹符阵器,诸般学问,那真是常人骑马也赶不上,甚至连方原都承认,就算自己当初入了青阳宗,成为真传弟子之时,所学到的东西,怕还不如如今的白悠然。

    沉默了一会,他语重心长的道:“我这是为你好……”

    “不,你这是在打着为我好的名义伤害我……”

    白悠然明显早就想好了对辞,立刻反驳道:“你说是为我好,但你只是在让我变得听你的话而已,但我听你的话,又会有什么好的发展呢?最多不过是变成另外一个你,可是原来我的却已经不存在了,或许我将来会比你更了不起呢,你这是在毁了我的前途啊……”

    一边说一边指着书阁之外的一盆盆栽,叹道:“你看,就像是这一盆花,它本来可以自由自在的生长,成为任何它想成为的模样,但就是有人削减了它的枝丫,逼着它长起了现在这个夜壶的形状,但是谁想过它自己愿不愿意长成这样呢,谁知道它原本该有的样子呢?”

    方原有些诧异的看了白悠然一眼,没想到他讲出了这么个道理。

    “既然你问了,那我便也好好回答你!”

    他认真道:“而且你记得,我只会回答你这么一次!”

    白悠然做好了辨论的准备,认真道:“那你说吧!”

    方原身体微微前倾,低声说道:“我打你,就是因为别的先生不敢打你,所以我只有打你,才能表现得跟别的先生不一样,也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直呆在这里看书呀……”

    白悠然脸色大惊:“你……你不讲理!”

    “你这么聪明,难道不明白道理只能在平等的情况下来讲?”

    方原脸色沉了下来,道:“就你现在这点子本事,有跟我讲道理的资格吗?”

    一边说,一边将一根特意用最坚韧的紫竹削出来的戒尺取在了手里,轻轻拍着。

    白悠然跳起了起来,怒道:“我早晚会比你厉害的……”

    方原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也就是说现在你还不如我?”

    白悠然脸色大变,沮丧的摇了摇头。

    方原道:“那该怎么样呢?”

    白悠然乖乖的抱了方原布置下来的功课回去复习去了。

    方原点了点头,心想:“这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

    ……

    ……

    日子便又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方原在这琅琊阁里呆的时间,实际上早就超过了他之前在六道大考中赚到的时间,依着琅琊阁之前的规矩,时间到了之后,自然便会有人来提醒,暗示读书之人,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但如今方原可是琅琊阁少主的老师,又谁会来管他?

    不仅如此,平日里的一应待遇倒还提高了不少,小楼更精致,每个月也有灵精发放了。

    而他除了每天依例抽出一个时辰来检查琅琊阁少主白悠然的课业,教导他一些新的学识之外,其余的时间,便仍然醉心于阅读这书阁里的诸般典藉,不过好处在于,随着如今每天都要抽出一个时辰来教导白悠然,倒是使得他终于在那痴迷状态里慢慢走了出来……

    方原做事,最容易入痴。

    一旦入了痴,那便只想做这一件事,不做到极致不罢休。

    这一次读书,也是如此,甚至已经到了忘记了自己来到这琅琊阁的初衷,只是要看书的状态里,直到如今,才想了起来,自己除了看书,还是要考虑到一些修行问题的……

    于是,他便也再次每天抽出了一部分时间,推衍并修炼玄黄一气诀。

    在这琅琊阁内,接近两年时间过去了,他也着实看到了不少书,领悟了不少新的东西。

    而将这些领悟,一点点融入了玄黄一气诀之中,便也使得自己的修为再度突飞猛进。

    而又因着玄黄一气诀领悟的提升,他无论是根基,还是神通威力,又或是身法等等,都有了飞快的提升。他此前对于自己修为的估计是没有错的,进入了琅琊阁,看到了这么多的修行至理,神通玄法,领悟其中种种变化,融入了自身修为里,对他的帮助确实极大。

    进入琅琊阁之前,他的修为刚刚迈入了金丹中境,如今有了这两年来的领悟,却隐隐开始突破了金丹高境的门槛,而这也代表着,对于玄黄一气诀第二卷的推衍成功了一半。

    最初的玄黄一气诀,只有一个打下根基的开篇,连完整的一卷都算不上。

    而后来,他借天罡五雷引,重新玄黄一气诀,最终互相弥补,结成了紫丹,这才算是完整的第一卷,也使得玄黄一气诀从一道玄法,补足成了一道完整的神法……

    而在结成了紫丹之后,方原意识到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继续修炼玄黄一气诀,便需要在其中融入无尽的变化,他便将此当作了第二卷,虽然是以玄黄一气诀为基,却已经算是一道全新的神法了,如今这一道神法,正在被方原不停的推衍下去,品阶也不段提升。

    若说刚刚结成了紫丹,悟透了变化的本意时,这玄黄一气诀只能算是低阶神法,神威不显的话,那么随着他将无数的变化容入其中,此法便已经成为了难得的中阶神法……

    尤其是进入了琅琊阁之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机遇,看了无数的珍贵典藉,融入了更多的变化,便也使得玄黄一气诀第二卷的推衍飞快提升,这时候,倘若有易楼的高人再来评点此法的话,那么想必玄黄一气诀,便已经可以从中阶神法,升到高阶神法的程度了!

    而如此一来,方原也就开始面临了一个问题……

    “倘若依着这个速度,我真的将玄黄一气诀的变化推衍到了极致,那如今只算是神法阶段的玄黄一气诀,是否可以出现新的变化,升阶到仙法,甚至更高一阶的程度?”

    “到了那时候,我岂不是可以借着玄黄一气诀……”

    “……修炼成至尊元婴?”

    这一个念头,使得他本来十分平静的心境,也泛起了道道涟漪,难以止息。

    又想到了留在琅琊阁的机会来之不易,便也忍不住想:“将来有人说是自己的至尊元婴是师尊赐下来的,昆仑山教出来的,家族支持出来的,那我……难道就是打孩子打出来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