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收拾了点东西

第三百六十三章 收拾了点东西

    “路见妖邪,仗剑斩之?”

    那一位瘟部镇守,听了方原的话,简直要吐血。

    看到了方原这等实力,他心里几乎已经认定了方原定是九重天的敌人派过来的,说不定,还是盯了自己很长时间,才杀上门来,可关键是,自己这一行出来,本就是秘不示人的啊,怎么会有人盯上自己?而且凭着九重天的霸主地位,又有谁敢做九重天的对手?

    也正是这些念头,使得他不得不哭笑不得的生出了一个想法……

    对方说出了那句话的时候,神色平淡,眼神坦荡,而且到了这时候,他也实在没必要再说些什么谎话,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居然真是因为把自己当作了妖邪来除的?

    这简直就是荒唐啊……

    坐拥一方,雄视八荒的九重天瘟部人马,居然会因为几个凡人被杀上门来?

    “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瘟部镇守又惊又怒,双目血红一片,歇斯底里的大喝了起来,猛然间咬破了舌尖,喷出了一口黑血,同时右手捏起了一个古怪的法印,那一柄被方原二指钳住了黑色飞剑,便释放出了道道森然黑烟,犹如活了过来一般,毒蛇也似的猛然转身,向方原颈间噬去。

    “腐骨神龙,出来……”

    与此同时,方原身后,一声低喝响起,地面忽然轰隆隆作响,地面忽然破碎,三条长达数十丈,粗如磨盘一样的巨蟒穿破地面钻了出来,更可怖的是,那些巨蟒,浑身上下处处腐烂,露出了森然白骨,腐臭的味道刺人耳目,于三个方向盘旋飞舞,向着方原绞杀了过来。

    与此同时,方原身后的那一条巨蟒头上,更是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穿着灰袍的老者,他手里持着一只血红色的小旗子,那旗子之上,血光缭绕,已被他催动,弥漫了开来!

    阴风啸啸,一片大乱。

    滚滚腥臭黑烟弥漫,几乎将方原的身影遮住。

    但迎着这前后夹击,方原仍是面无表情,甚至动也未动,只是皱了皱眉头。

    下一刻,他身周便陡然有一道青色雾气盘旋了起来,那一柄被他钳在了二指之间的瘟部镇守祭起来的黑色飞剑,最是歹毒凶狠,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却是一柄用邪法祭炼了数十年的本命飞剑,但还不等它暴发凶威,那一道青色雾气便已盘旋了起来,裹在了这柄剑上。

    然后方原反手持剑,向着周围一剑斩去!

    “唰……”

    一道黑色剑光平平无奇的在虚空之中闪过,然后那三条凶威可怖的腐骨神龙,便瞬间僵在了当场,之后,化作了一截一截,然后慢慢化成了黑气雾气,飘散在了这虚空之间……

    而那立身于蟒首之上,手持血红旗子的灰袍老者,本已逼出了旗上的血光,向着方原缠了过来,但却在剑气冲击之下,血光反被弹到了他的身上,惊的这老者嘶吼一声,身形飞速后退,但还未退出几步,血光缠绕之后,肉身已经开始俯烂,流落出了一滩滩血水……

    那血光确实厉害,这一下子,连肉身带神魂,统统化尽了。

    “炼这邪法,有用么?”

    方原将黑色飞剑倒提在手里,轻轻一抖,剑气一荡,将周围的污血与黑烟震散了开去。

    他生性好洁,不愿被这等污秽沾染在袍子上。

    “我的本命飞剑,怎么会……”

    那瘟部镇守看到了这一幕,眼底已然绝望,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心神相系的本命飞剑,怎么会被人家随随便便就握在了手里,当成了兵器来使,自己的心神,怎么完全被隔断了?

    那裹住了飞剑的青色雾气,分明便像是杂丹修士的丹光,可怎会有这等威力?

    “我和你拼了……”

    虽然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控制了自己的飞剑的,但他却也确定了一件事,自己根本就没有与方原正面交手的实力,因此早在看到了方原手持自己的飞剑杀人之时,便心一横,直接便将那黑色葫芦上面的盖子揭了开来,心里已想着豁出去修为受损,也拉方原陪葬。

    葫芦盖子已然揭开,里面露出了某种阴瘆瘆的光芒……

    但下一刻,葫芦盖子便又被盖了回去!

    瘟部镇守微微一呆,便看到方原已经到了自己身前,抓着自己的手,重又盖上了葫芦。

    “怎么可能这么快?”

    他心里忍不住一惊,看着方原那淡淡的眼神,便忽觉得浑身冰凉,急急的撒开了葫芦,双臂一张向后跳了出去,双手同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弯刀,一身法力不要命也似的狂涌了出来,便要上前斩出,可是刀还未提起来,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一身力气使不出来。

    然后直到此时,他才觉得喉咙处湿漉漉的。

    原来在刚才那青袍修士近了自己身时,已顺势一剑断了自己的喉咙……

    不过,只是喉咙么?

    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后颈也有些凉……

    刚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时,他便觉一阵天旋地转,视野里出现了自己的双手持刀的身体。

    那个身体的脖子上面,已经没有脑袋了。

    “他是什么时候出的剑啊?”

    便是头颅被斩,金丹修士还能保有自己完整的意识,这瘟部镇守便是如此,他先是想了一个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题,然后才忽然意识了出来,头颅之上,陡然间飞出了一道金光,急向着远空逃遁,这是他的神魂,他想逃将出去,好歹要将此地的事情禀告给吉老仙知道。

    可是这一缕金光还未逃出多远,便忽然间被一只手掌握住了。

    本来神魂不可能被捕捉到,金丹修士的斗法便厉害在此处,就算自己实力强,可以将对手斩杀,那也很难阻止对手的神魂逃掉,因为神魂本是无形之物,极难察觉,也极难捕捉,甚至说,修为比对方高过三四阶,想要捕捉金丹低阶修士的神魂,都是几乎不可能的。

    除非,提前布下了法阵,或是有什么厉害法宝,才可能做到。

    可是那一只探过来的手掌上面,却裹着一层青蒙蒙的气息,居然有一种弥漫天地之意,使得这瘟部镇守的神魂想逃也无处逃,不费吹灰之力也似的,便将他握在了掌中。

    “紫丹修士吗?”

    “这一定是紫丹修士?”

    “若不是紫丹修士,怎么可能抓住自己的神魂……”

    这瘟部镇守的神魂在方原的掌心里挣扎,散发出了道道惊怒的神念:“大仙饶命……”

    “我肉身已被你斩掉,难道连我的神魂也要斩掉吗?”

    “求大仙赐我一缕投胎转世的生机?”

    “……”

    “……”

    方原感受着这神魂之内散发了出来的神念,皱了皱眉头:“以人炼瘟,罪无可恕!”

    说罢了,手掌用力,那神魂立时直接被捏爆了。

    “为什么?”

    这神魂消散之前,惟一的念头是:“又没有生死大仇,为什么连轮回机会也不给我?”

    “逃啊……”

    “快……镇守被杀了,快逃……”

    而在此时,这一片瘟部大营里,余下的诸人都已吓破了胆,纷纷四下里奔逃。

    “除魔要除根,以免后患无穷!”

    方原向着周围扫了一眼,青袍猎猎,飘飞了出来。

    他身法如电,一片青雾遮掩,挪腾碾转,飘乎不定,那些四下里奔逃的黑甲甲兵,尽皆被他赶上,尽给斩了,而后反身回来,在这大营之里,四下里游走,却见这里面还有不少娇姬侍妾,厨子杂役等人,一个个失了魂般四下里奔逃,便也仗剑游走,尽皆给杀了。

    直到了最后时,这一片大营,赫然已无一个活物,这才走了行宫前之前。

    便在行宫之前,那个黑色葫芦还立在地上,方原看着它,暗暗思索该如何处置。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心生感应,转身飞掠。

    到了行宫后面,挥袖拂开了一层杂草,便看到里面缩着一个身穿灰袍,头发灰白如枯草小女孩儿,她身体一颤,骇怕的看着方原,哭道:“大哥哥,大哥哥,别杀我……”

    这么哭喊着时,她藏在了背后的手掌,已悄悄握住了一个铁筒。

    但方原只是一袖拂去,这小女孩儿身体顿时一僵。

    强横法力震入识海,神魂直接散了。

    在她身体后面,黑色铁筒悄然落地,已然灌入了些许法力。

    她最后的呆滞眼神里,似乎有些不解:“自己哪里表演的不像?”

    方原回到了行宫的前面,再次打量了那个黑色的葫芦几眼,知道里面定然藏着一些古怪的东西,否则那瘟部镇守,也不可能会想着拿它来跟自己拼命,若是普通邪法,直接打碎了便是,可是这葫芦若是打碎了,里面的东西散溢了出来,恐怕便是一场厉害的人间灾祸。

    因此想到了最后,他便挥袖,将这葫芦收了起来,而后飞身而起。

    于半空之中,看了看这已毫无生机的瘟部大营,他一口气吹了出来,下方大营里立时燃起了熊熊火焰,直将所有的存在都烧成了一片灰烬,然后他才飞身向着北方掠去……

    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便将一些法宝书藉等物尽皆收了起来,洞府捣毁,然后抱了那位正霸占了自己蒲团睡了几日,尚不知发生过什么事情的白猫,再度腾云,飞到了那与紫宵洞主约好的部落之中,却见部落里的百姓正往来奔走,手忙脚乱,东西还没收拾好。

    正在凉亭里饮茶的紫宵洞主看到了方原,笑道:“回来的这么快?”

    方原按落了云头,笑道:“随便收拾些东西罢了,又能用得了多少时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