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章 金丹来了

第二百六十章 金丹来了

    初上山时,这位凌光大阵师本以为自己随手便能破了此阵,毕竟身为霸下州知名大阵师,他了解霸下州都有哪些值得在意的对手,这天枢门以前的老阵师在世时,还能让他稍稍认真些,但那老阵师一去,天枢门再无人才,自己若是用了太长时间破阵,哪还有面子?

    但想的简单,却没想到连吃了两个小亏,对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羞辱,既然是阵师,他自然也不会狂妄到底,立时便收起了所有的杂念,全神贯注的破解起了大阵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拔打算盘的时间越来越快,十指都成了虚影。

    一个时辰之后,他取下了一根金筹,而后掷出一道阵旗:“破!”

    三个时辰之后,他取下了三根金筹,而后掷出三道阵旗:“破!”

    一天时间过去之后,他取下了七根金筹……

    十指一直不停的拔打着算盘,他的指尖都已磨破,流出了鲜血。

    到了最后时,就连他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只是一味的推衍了起来,心里惟一闪过的杂念就是,以后不能为了面子,非得用这黄金打造的算盘,有点磨手,还是木头的好……

    ……

    ……

    而随着这阵师开始了推衍,攻山之势,也再次展开。

    前面损伤太重,已有大量玄甲卫退了回来,好在吕妃有旨,正有乌迟国源源不断的玄甲卫与各路高手调动过来,再有了这阵师指点,众玄甲卫的损伤人数总算是控制住了,一步一步向前推进,这定鼎山第二层大阵,也终于开始摇摇欲坠了起来,似乎到了崩溃边缘……

    ……

    ……

    “三纹大阵师的阵术造诣,倒是果然不错……”

    而此时的定鼎山山顶之上,方原也正于一块大青石上面盘坐,在他身边,六十四道玉筹不停的飞舞着,轨迹玄妙,变化无双,但从他这个角度,却可以看得出来,山下那位阵师每一声大喝,便会有一道无形的力量进入了自己这六十四道玉筹之中,影响着玉筹的运转。

    自己这精心构建了出来的大阵,如今已经随着那阵师的出手,将近运转不灵。

    看样子这阵师着实是有几分本领的啊,除了一开始他稍有些轻敌,被自己骗了两回之后,他便已认真对待,一步一步,将自己的大阵运转轨迹推敲出来,并且一步一步的破去……

    “不过,既然破阵,那自然还是要有来有往才有趣!”

    方原望着身边的玉筹,左手飞快的掐算了片刻,忽然间指尖连动。

    他弹动了几根玉筹,使得其运转轨迹发生了变化,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他的玉筹便也皆跟着发生了变化,只是倾刻之间,六十四道玉筹,已然模样大变,换了一种运转方式。

    在这种运转方式之中,就连那凌光阵师打进来的力量,都成了催动这阵法运转的一部分。

    与此相应的,便是山下又是一阵大乱。

    哗啦啦……

    那些乌迟国的玄甲卫,本来堪堪打破了这第二层大阵,心间正稍松之际,忽然间周围环境已然大变,一道阵旗自天而降,落在了半空之中,从这阵旗之上,一个符文陡然亮起,打出一道灵光,这灵光又投向了另外一道隐蔽的阵旗,然后接连呼应,直向远处投去。

    “他这是要……换阵?”

    那凌光阵师陡然发觉,眼神一沉。

    但一时有些没琢磨透,阵术一道,想要起作用,便必定要有足够的阵旗,将灵光接连起来,形成一个循环,如此才能上应天象,下接地脉,借天地之力,形成一方玄奥天地……

    而破阵,便是去毁掉他的循环,让他灵气无法接续!

    如今那阵师眼见得第二阵将破,居然要临时改动阵势,可他明明没有提前准备啊……

    这一个念头还未闪过,凌光阵师,已然心下大惊。

    却见山顶之上,那道阵旗落下之后,灵光道道,四下里穿梭,但眼见得这一道灵光到了山腰里一片岩石附近之时,已然无以为济,那里并没有这阵师提前布下的阵旗,这一道阵势,也就算是断裂了,可没想到的是,那灵光忽然一转,便飞快的投向了另外一道青色阵旗。

    凌光阵师心里吃惊便是因为这一点,因为那是他之前为了破阵投下的阵旗。

    “唰……”

    那一道灵光,借着他的阵旗转投四周,大阵阵势立时圆满,滔天阵光投射到了半空之中。

    “黑沙吞光阵——起!”

    一个缥缈之音,带着无尽杀气穿过定鼎山上的云层,传遍了所有玄甲卫的耳朵之内。

    “你……”

    凌光阵师气急败坏,奋声大叫。

    但还不待他叫声落下,那滔天阵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不知笼罩了多少玄甲卫视。

    轰!轰!轰!

    大地发出让人恐惧的颤抖,不待玄甲位们有何反应,地上的土石一瞬间变成漆黑的流沙,远远看去,就如一张猛兽漆黑巨口,将乌迟国辛苦培养的近百名玄甲卫,一口吞没……

    很多人连一声惨叫也没来得及发出。

    ……

    ……

    “难道是他?”

    玉辇之中,也忽然传出了一声惊疑,声音里充满了惊疑。

    旋及,玉辇里的声音冷淡了起来:“陛下到哪里了?”

    ……

    ……

    “弹指变阵,借敌为我……小儿,你真有这般变态的推衍之力吗?”

    那凌光阵师看着这一幕,脸色都变了。

    若将他与方原的斗阵当作是下棋,那么他刚才便已葬送了自己的一大片棋子。

    无论输赢,这局面上都难看至极了!

    “拿来!”

    他憋红了一张脸,陡然间探出了手去。

    在不远处,一个童儿微一犹豫,将一颗丹药扔给了他。

    凌光阵师伸手接住,打开了瓷瓶,里面是一个颗赤红色的丹药,这丹药明为“静心丸”,吃下之后,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人的神念之力,阵师在进行重要推衍之时才会服用。

    吃下了此丹,起码一个月内,昏昏欲睡,精神萎蘼,但这阵师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唰!”

    他一口吞下此丹,双眼之中,精光大作,金算盘横在膝上,拔打如风。

    清脆的响声如同爆竹,噼哩啪啦回荡在周围的山野之间。

    “哈哈哈哈……”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这凌光阵师才猛得抬起头来:“这次我一定可以……”

    很明显他已经再次推衍出了一个结果,便要直接出手破阵。

    但也就在此时,身边一个声音幽幽叹道:“凌光先生……”

    “嗯?”

    这凌光阵师思绪被打乱,顿时烦躁不堪,血红的眼睛猛然回头瞪了过去。

    却见在他身边,正立着那位阴侍,面带苦笑的看着他。

    “先生还破不了阵么?”

    这位阴侍无奈的一叹,向着凌光阵师叹道。

    凌光阵师不耐烦道:“你来啰嗦什么,我已推算出了他的阵势,一定可以破了此阵!”

    这阴侍的脸色却有些复杂,低声道:“这可已经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啊……”

    “我用了这么久?”

    凌光阵师微微一怔,旋及傲然道:“三天时间又如何,阵师斗法,一战百年也有过!”

    那阴侍叹了一声,道:“吕妃让我问问,若将此山大阵全然破去,需要多久?”

    那凌光阵师眉头一凝:“最多再有两天时间,破不得此阵,我将脑袋给你!”

    “那就罢了!”

    这阴侍闻言便苦笑了一声,道:“先生稍歇,换个人来破阵吧!”

    “你……”

    这凌光阵师闻言大怒:“某家既已出手,便是与这阵师斗上了,才只破阵一半,你们便要换人,别人听了还以为某家斗阵失败了,岂不是让某家白白落得了一个丢脸的名声?”

    “真是如此,也没办法!”

    这阴侍自也知道阵师都很在意名声,但对此言,也并不怎么在意。

    这凌光阵师低喝:“若不让我来出手,这霸下州内,倒有谁可以帮到你们?”

    阴侍轻轻转头,看向了后方。

    这凌光阵师见状,顿时一塞,不再开口了。

    “陛下驾到……”

    随着一声悠悠长喝,西方山巅之上,已经有一座黄金辇飞临而来,速度不快,但气派却十分惊人,那黄金辇比吕妃所乘的玉辇还要大的多,一片珠光宝器,辇驾前面,皆是身披黑甲的玄甲卫,气机也要比别的玄甲卫强横了数倍,辇架身边,更是一左一右,立着两个人。

    左边是一位身披甲胄的老者,白发苍苍,手里提着一杆铁枪,身材看起来已经有些佝偻,但一身气息却极其的可怖,似乎连虚空都被他影响了,有无形的狂风绕着他旋转。

    而右边的虚空里,则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青人模样,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大氅,一边走着,一边轻轻咳嗽,身边一只黑色的巨鹰,绕着他不段的盘旋,气机激荡四面八方。

    以凌光阵师这等架子,能让他闭嘴的不多。

    他之所以不再说话,是因为来的这两位,都是金丹高手。

    而在看到了这两人的时候,他也已经明白乌迟国皇族打算怎么做了。

    他们不耐烦继续拖延下去,干脆的请出了金丹境界的高手,直接一举摧毁这大阵。

    只是对于他来说,刚刚经历了一番破阵之举,却是对那定鼎山里的阵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如将遇良材,棋逢对手,正想着继续切磋下去,却见人家决定用这等力量来碾压……

    心里的滋味,未免有些可惜。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