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遮羞布

第一百八十五章 遮羞布

    方原这一句话,顿时使得殿下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阴山宗真传甘龙剑这件事明显谋划了许多,前前后后都已经算计到了。

    方原曾经在太岳城斩妖除魔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一个秘密,若是有心人想查,不可能查不到,这甘龙剑苦废这么多周折,也只是想要将这件做死,不给青阳宗反应的机会而已。如今他也确实做到了,于此众目睦睦之下,将这件事说了出来,甚至连证据都搞到了手,青阳宗便绝无可抵赖的余地,方原也没有抵赖的余地,这件事除了认下,再无别的选择。

    方原也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就算是他杀的,又能怎么样?

    仙门弟子斩妖除魔,有问题吗?

    听着这么一句问题,殿下所有的仙门长老都沉默了下来。

    方原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斩妖除魔自然没有问题,这是仙门弟子的份内之事!

    只是那也要看斩得是谁!

    寻常妖魔,斩了是功德,可是南荒妖王的幼子,斩了……便是灾劫!

    或许这件事,让方原感觉很冤屈,可是,青阳宗又能怎么做呢?

    这时候本来一片喜气洋洋的青阳宗上下,都已经神情大变!

    众弟子皆抬头看着众执事,而众执事则又抬头看着几位长老,几位长老,却又不约而同的向着宗主看了过去,在他们的脸上,有的愤怒,有的惊诧,有的恐慌,但无一例外的,在这时候都保持了沉默,整片大殿里,此时只显得无比的沉默,也是无比的尴尬与压制……

    而在这一片压制里,阴山宗真传甘龙剑则是愈发笑了起来,目光只是看着青阳宗宗主!

    也在此时,青阳宗宗主忽然开了口:“你想怎么样?”

    此言一出,立时不知有多少目光朝着青阳宗宗主看了过去。

    此时的青阳宗宗主,脸上已是面无表情,甚至连愤怒的神情都没有。

    若非要说,那只能说这面无表情之下,是深深的无奈。

    “怎么做?还用我说么?”

    甘龙剑淡淡笑了起来,朝着青阳宗宗主施了一礼,淡淡笑道:“若依着南荒妖王的脾气,有人杀了他的幼子,夺了他的法宝,估计他发起火来,灭掉青阳宗都有可能,但既然此事有我阴山宗在中间周旋,大家同为仙门一脉,自然不会让青阳宗吃了这等大亏……”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看向了方原,道:“不过该给的一些交待,自然少不了,这位方原师弟,自然该由我带回去,而那件本属于妖王的法宝,你也该交出来了吧?”

    “哗……”

    大殿之内,听闻此言,顿时一阵嘈杂。

    各大仙门观礼的使者与长老,都在这里,自然一时议论纷纷。

    南荒妖王那是何等存在,大家都心知肚明,若真是方原斩杀了他的幼子,又暗夺了他的法宝,那么这个处理结果,可以平息南荒妖王怒火的话,也确实算得上是很不错了……

    只不过,如今毕竟是青阳宗宗主即将将这方原收为首徒的盛典之时啊!

    阴山宗只是来了一个弟子,说了几句话,便将这青阳宗将来的希望给带走了……

    ……青阳宗以后在云州,还有什么颜面吗?

    再一想到,曾经的青阳宗,才是云州第一大仙门,阴山宗这个名头,本来就是从青阳宗手上夺过去的,谁都知道,青阳宗上下,都比别的仙门多了一份傲骨,就是想将这名头再夺回来,但谁能想到,如今刚刚有了一点苗头,便被阴山宗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打灭了?

    “你休想……”

    也就在这一片沉默里,忽然一个暗含怒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惊讶抬头,却见说话的是青阳宗云长老。

    这位平时气度淡然,白须飘飘的胖老者,此时一张脸都已变成了铁青色,长须无风自动,飘飘洒洒,一双眼睛冷冷的在青阳宗众位长老,以及阴山宗弟子甘龙剑身上扫了过来!

    “小儿,我当自己是什么,独身一人过来,便要带走我青阳宗真传弟子?”

    他目光最后落在了阴山真传甘龙剑身上,隐含怒意。

    “呵呵,云长老是吧,晚辈不敢放肆,但我今天还真要将他带走……”

    阴山真传甘龙剑轻轻施了一礼,态度谦和,但话里的意思却无比的强硬。

    “你……”

    云长老沉喝,身形一晃,似要动手。

    但他身边,一道灰影闪过,却是秦长老拦在了他面前,低声道:“稍安勿躁!”

    云长老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他望着秦长老的脸,指着方原道:“当初那道斩妖的符诏,难道不是仙门给他的?斩妖除魔之事,难道不是仙门教给他的?这孩子只是做了我们让他做的事情,又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他斩了一只妖魔,我们便要将他交给别人处理,将这个孩子牺牲掉吗?”

    “这……”

    秦长老欲言又止,最终只是一声长叹,并未开口。

    但拦着云长老的身形,却没有分毫让开的意思,显然不会让他出手。

    “呵呵!”

    甘龙剑看了云长老一眼,直接抬头向青阳宗宗主看了过去,淡淡道:“看样子贵宗对我刚才说的事情很有意见,这是贵宗之事,我也不便插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若是贵宗实在不愿交人,那也由得你们,在我上山之前,便已经给师尊传信,想必如今南荒妖王也已知晓了这一切,人我可以带走,也可以将他留在这里,不过有一件事,你们最好想明白……”

    他声音忽然一沉,低喝道:“若是我不带人走,那便是南荒妖王亲自来要人!他的脾气,想必你们都知道,而且这件事,毕竟是因为他的幼子被杀,我阴山宗也不好阻他讨还这次公道,怕是仙盟也不会阻他,只是不知,到时候你们青阳宗,承受得住他的怒火吗?”

    “哗……”

    大殿之内众修,听了此言,顿时又是一阵嘈乱。

    南荒妖王挟丧子之痛,前来云州要人,难道又要掀起一场腥雨血风?

    就算有仙盟压制,不会让他将事情闹大,可是青阳宗与越国的四大仙门……

    “人家孩子被杀,讨要凶手,追回法宝,也是应有之事!”

    便在此时,忽然有一个人冷冷开了口,众人看时,却见说话的不是青阳宗人,而是百花谷的红丹长老,她见众人向她看了过来,冷哼了一声,道:“你们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若真是南荒妖王再打了过来,你们又要让越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成?”

    听了她这话,周围诸长老与执事,顿时哑然。

    南荒妖王要真是大举来攻,青阳宗又拒不低头的话,那么越国之内,必有一场好战,到时候受到了波及的便不只是青阳宗了,怕是其他的越国四大仙门,一个也跑不了……

    而且越国五大仙门,同气连枝,有共进共退之约,若真是青阳宗遭受妖魔来攻,四大仙门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可别的情况下也就罢了,如果是你们青阳宗本来交出一个弟子,便可以将这件事化于无形,结果却非要选择硬扛到底,那我们四大仙门凭什么陪你们拼命?

    一想到南荒妖王真个亲身降临越国的后果,几大仙门的长老与执事,心里竟一阵恐慌!

    一时间,倒有不少人心里附和起了红丹长老的话。

    “呵呵呵呵,平日城满嘴仁义道德,到了如今,才见真个嘴脸!”

    无数涌动着的念头里,云长老忽然一声冷笑,大袖一拂,喝道:“也罢,你们都怕了那妖王,老夫倒是不怕,我这就带了方原,离开青阳宗,有本事,让他来找我吧……”

    说着,他大步向前走来,伸手去拉方原。

    居然真的是要带了方原,这就离开青阳宗大殿。

    “云师兄,做事怎可如此不顾后果?”

    而拦着云长老的秦长老,则眉头一皱,伸手阻去,喝道:“事关青阳宗生死又能如何?”

    “滚开!”

    云长老一身法力涌动,直向秦长老涌去,秦长老只好接住。

    两位高高在上的金丹长老,居然真要在此时动起手来,其他几位长老见状,登时大惊,同时身形一晃,到了跟前来,替着秦长老阻止云长老,险然是怕他这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是他们几个,毕竟不敢真个对云长老怎么样,一时压制不住,这大殿之内顿时大乱!

    “够了!”

    也就在此时,上方的青阳宗宗主忽然一声冷喝,飞身下来。

    在他身上,赫然有数道强横至极的法力,无边无际的蔓延了开来,镇压住了整座大殿,就连准备要动手的云长老等人,也被他这强横的法力慑住,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方原,你刚才的问题,我来回答你!”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冷目扫向了方原,低喝道:“斩妖除魔是没错,但你斩妖之后,私藏法宝,上蔽宗门,这便是大过,而后又借这妖魔法宝,提升实力,挤压同门,更是罪不容赦的大过,如今宗门要将你拿下,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你犯下了这些罪过,你可知晓?”

    “这……算是最后的遮羞布吗?”

    方原心里冷笑,想要大吼,可是他如今被宗主气机镇压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