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是这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是这样

    这几大仙门的真传,也是直到此时,才发现袁崖好像有些不一样。

    他确确实实便是袁崖,而且跟在了他身后的那娇媚女子,也正是百花谷红丹长老座下入室弟子吕心瑶,他们两个平时本来就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时常黏在一起的。

    之前去追杀“黑白双煞”,百花谷弟子便是以他们为首,如今看到他们回来,诸仙门弟子本应该高兴,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这两人模样未变,但给人的感觉却大有不同,尤其是袁崖身上,居然隐隐有一种灰蒙蒙的气质,便仿佛深渊一般,幽幽荡荡,不见其底……

    简单来说,人还是那人,但气机却有些不一般了。

    “那不是小袁师兄吗?”

    “他和心瑶师妹回来了……”

    此时就在附近的百花谷弟子也看到了袁崖与吕心瑶的身影,顿时又惊又喜,急急的迎了上来,他们却不似萧师姐等人目光犀利,有人听见小袁师兄在问,便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就是那位青阳宗的方原啊,适才他那一剑飞天,斩了魔鹰,委实厉害,所以大家……”

    他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去。

    因为就连他也发现了小袁师兄的不对劲了!

    他尤其是在听到了这些百花谷弟子说的话之后,便猛然间抬起了头来,双眼之中,居然流露出了一抹可怖的血色,幽幽森森的向前看了过来,口中嘶哑大笑:

    “哈哈……哈哈,就因为他击败了我,所以他便是五大仙门第一真传了吗?”

    “就因为我败了,所以你们便都觉得我不如他,该把这个仙榜榜首之位让给他吗?”

    “第一真传……哈哈,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他的怪异之处,顿时使得所有人都在此时说不出话来了。

    内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发凉。

    “袁崖,出了什么事?”

    萧师姐这时候实在忍不住了,看出小袁师兄有些疯魔,沉声低喝了一声,试图将他唤醒,然后又向他身后的吕心瑶看了过去:“心瑶师妹,快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吕心瑶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缓缓的低下了头。

    那目光,居然显得有些呆滞。

    像是失魂落魄一般……

    而小袁师兄则是又一步向前迈了过来,声音只是低吼:“方原……在哪里?”

    “袁崖师弟,控制一下自己!”

    萧师姐忍不住向着袁崖走了过来,一声低喝,厉声道:“你们两人带走了三十多位百花谷弟子,他们人呢?其他仙门和你们一起行动的人呢?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凶险?和那青阳宗弟子有关吗?若是你们手里有什么凭证,快快拿出来,自有我替你们作主……”

    她这时候心里也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声音有些焦迫。

    袁崖此时表现的太怪异了,让她忍不住心间发沉。

    “那些废物?”

    袁崖却像是可以听懂她的话,只是听了之后,却冷笑了起来,有些傲然的道:“他们都死了,呵呵,他们通不过心炼之路,自然死的苦不堪言,不过这与那姓方的却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在乎这些,凭证什么的也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是想着,亲手杀了他而已……”

    说着这话时,他忽然微微感应了一下,便直接举足向着八荒云台走去。

    他这么一举步,吕心瑶便也跟着他迈步,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什么心炼之路?”

    “吾宗真传洪豹也死了吗?”

    “百花谷弟子,速速将实情道来……”

    听得小袁师兄这番话,其他仙门几大真传也尽皆大吃了一惊,纷纷大喝。

    但在这时候,小袁师兄却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便如看着死人一般,然后理也不理,便直朝着八荒云台走去,隐约可以察觉,他身上的杀气无比浓郁,也无比的怪异……

    “袁崖,你现在状态很不好,先听我说……”

    萧师姐心间微凝,忽然转身拦在了袁崖的身前,尽可能的放缓了语调,轻轻开口。

    “滚开!”

    但还不待她将话说完,小袁师兄忽然间冷冷看了她一眼。

    然后他挥手扫了出去!

    这一挥手,便像是赶跑一只苍蝇也似,动作轻松至极,但带来的后果却是异常的可怖。

    随着他这一挥,居然有一道难以形容的可怖力量汹涌而来,犹如潮水,狠狠的撞向了萧师姐,那萧师姐修为本来高过了袁崖甚多,拦住了袁崖之时,心里也存着小心,但面对袁崖的这可怖一拂,居然抵御不住,整个人“噗”的一声口喷鲜血,破布袋一般跌了出去!

    “废物!”

    袁崖冷冷看了她一眼,继续抬步向前走去。

    “萧伏苓师姐?”

    “百花谷弟子,你疯了?”

    周围诸位真传也好,弟子也好,同时大吃了一惊,纷纷出手拦了过来。

    “我疯了?哈哈,我好的很,一辈子都没这么好过……”

    袁崖嘶声大笑,双臂一振,便听得轰隆一身,难以形容的可怖仙威从他身上迸发了出来,几乎瞬息之间,便已袭卷周围一域,直将他方圆十丈之内的仙门真传与弟子都震飞了出去。

    而他整个的气势,则越来越盛,越来越高,犹如巨人一般行走在世间,势不可阻一般的向着八荒云台冲了过去,声音沉沉响了起来:“方原,我来杀你来了,快快出来送死……”

    “不好,这百花谷弟子……疯了……”

    “他堕化了吗?怎么会有这等可怖实力?”

    刚刚才从那一场大战之中缓过了神来的众仙门弟子,同时大吃了一惊,内心里,只觉得又惊又恐,惊的是,这百花谷弟子怎么会有这等强横的力量,就从刚才这简单的出手之中,便已经可以确定,这时候的他,一身法力熊熊燃烧,远远的超出了他们应有的境界!

    而恐怖的是,他竟似已经堕化,毫不留情的便向着各大仙门弟子出手!

    轰隆隆……

    他背后扯出了一条笔直的黑烟,直接冲到了八荒云台之前。

    在这时候,众仙门弟子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得他已然跃在半空,双臂一振,漫天的红莲花瓣飘飞,狠狠向着下方的八荒大阵打落了下去,那无数道红莲所化的剑光,居然像是比之前的魔物还猛,几乎霎那之间,便将这八荒云台上方飘摇的阵光打的闪烁不已。

    “你真的疯了吗?”

    周围众仙门弟子一个个吓的冷汗直流,拼了命一般的冲了上来阻止他。

    “试炼已经结束,我们将要离开,你却要毁掉这惟一的出路……”

    “哈哈,他能毁掉四大云台,我为什么不能也毁一个?”

    可面对着这么多前来阻止的仙门弟子,小袁师兄却疯狂大笑了起来:

    “就凭你们这些蠢物,还想着离开这里?”

    “难道你们还没有发现,你们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吗?”

    “这一场试炼,本来就是一个陷阱,我们所有的人,都注定要献祭给这魔息湖里的黑暗魔息,我们都是祭品,惟有一人可以活下来,那就是我……”

    “……那就是从你们所有人中脱颖而出,得到最强造化的我!”

    大吼声中,他挥舞大袖,身边的红莲剑阵也随之飞舞,转战四方。

    所有冲了上来的仙门弟子,皆被红莲剑光扫中,居然一霎之间,足有十几人在这一刻被他的剑光撕成了碎片,残缺肉身扑簌簌而落,从半空之中下雨一般的掉落了下来……

    这血腥的一幕,顿时使得周围意欲上来阻止的仙门弟子愣住了,不敢上前。

    “他……他真的疯了吗?”

    此时其他的仙门弟子,也都早已将那萧师姐扶了起来,她如此深厚的修为,居然被小袁师兄刚才那随手的一拂,便击成了肉伤,骨头都不知断了多少根,这时候看着小袁师兄冲到了八荒云台前去发疯,她的脸色也无比的苍白,心间一急,顿时又呕出了一口鲜血……

    “更关键的是……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她旁边,上清山真传梅大志怔怔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苍白。

    “你们有没有发现,传送大阵……居然毫无动静?”

    随着这一句话的响起,其他人也都陡然想到了一个可怖的问题,呆呆向前看去。

    此时早已到了试炼结束的时间,外面的长老等人,也该推动传送大阵,将他们接出去了,这也正是他们刚才急着找到小袁师兄等人的原因,但因着小袁师兄的大闹,他们直到此时才发现,如今早已到了试炼结束的时间,但八荒云台居然还是没有半分动静,死气沉沉!

    “天啊,难道我们出不去了吗?”

    “青阳宗的八荒云台也坏掉了?”

    “不可能啊,不可能,外面这么多长老,他们怎么可能置我们于不顾?”

    很快的,一个接着一个,不知多少仙门弟子发现了这个问题,尽皆拼命大叫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们直到此时才发现吗?”

    感受到了周围传来的无边惊慌,小袁师兄反而手上动作一停,灰蒙蒙的双眼里,居然露出了一抹兴奋之意:“你们本来就必死啊,你们不知道自己就是祭品吗?”

    “你们的死,可以换来大劫降临的推延,这次的试炼就是一场献祭!”

    “可笑你们之前还以为倒楣的只有青阳宗吗?”

    “别作梦了,所有的八荒云台本来就被破坏掉了,你们留在了这里,本来就是死路一条!”

    他一边大笑着,一边气机再次鼓荡了起来。

    隐约可见的,众人居然发现他的头顶之上,有着一道黑色的气机,远远的延伸向了黑暗魔息深处,也不知接续在了什么地方,正是这一股子气机,使得他此时凶威可怖。

    一边将漫天的莲花剑阵催动了起来,他一边大笑道:

    “所有人里,惟一能活下来的就是我,因为我是天命所衷,因为我福泽深厚,因为我有大气运加身,本来我可以躲在暗处,静静的看着你们一个个的丧命,但是……”

    他的目光陡然有恨意升腾,狠狠的看向了八荒云台:“……我不想这么干!”

    “因为我要亲手杀了方原……”

    “我要向那个人证明,我才是他最好的传人,他的选择没有错……”

    厉吼之中,漫天的红莲剑光,再次向着八荒云台纷纷斩落了下去,难以言喻的恐怖。

    在无边魔物之中,都能支撑许久的八荒云台,此时赫然在风雨飘摇。

    “快……快拦住他啊!”

    “各仙门弟子听命,布成大阵,迎战魔物!”

    到了这时候,诸仙门弟子终于忍不住了,拼命的冲了上来。

    如今已有真传在指挥,命各弟子布成大阵,将小袁师兄当作魔物来抵御,虽然小袁师兄说出来的话让人打从心底发寒,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这八荒云台打碎!

    “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小袁师兄看着眼前一座座大阵布起,看着那些仙门弟子又惊又恐,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自己,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冷笑,神情甚至有些慵懒的笑了一声,道:“不久之前,你们不还是都心里想着念着要杀了他吗?如今我便是来杀他的,你们却要拦我?”

    “哈哈,难道你们不知道……”

    “……其实我现在也需要一汪鲜血,来磨砺道心,好完全的承受那无边仙道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忽然间红莲如雨,便如血光,森森然落了下去!

    轰!轰!轰!轰!轰!

    无数组成了大阵的仙门弟子,正面迎上了那漫天的红莲剑光,心里叫苦不已。

    这位明明是在百花谷才修行了三年不到的新人,如今看起来居然比筑基修士还可怖……

    可问题在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八荒云台周围,杀戮再起!

    远远的黑暗魔息之中,神情呆滞的吕心瑶,看着惊慌失措的仙门弟子,嘴角忽然一弯!

    那看起来,就像是一抹诡异无比的冷笑!

    也就在这时候,八荒云台的深处,这几天因为受了重伤,一直都有些浑浑噩噩,恶梦连连的方原,忽然间醒了过来,他发现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衫,听着八荒云台之外传来的嘶吼惨叫之声,看着周围扑簌簌洒落的泥尘土屑,他长长吁了口气,低声道:“果然还是这样么?”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