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 第二十三章 青阳剑痴

第二十三章 青阳剑痴

    “其实,你这也不算太慢了……”

    沉默了半晌,凌红波才干笑了起来,望着枯坐在那里,仿佛要将自己化成一具塑像般的方原,饶是她脸厚心黑,一张俏脸也忍不住有些泛红,心里有种做了贼一般的小心,更有种隐隐对方原的愧意,过了半晌才缓和了过来,拿手在面前扇着风,故意笑道:“你的剑道精进之快,已是我平生仅见,如果你自己还不满意,难不成你还想学那千年前的剑魔?”

    “剑魔?”

    方原听到了一个“剑”字,顿时微微一怔,抬起头来看着小辣椒。

    “不会吧,青阳宗最大的黑历史你不知道?”

    小辣椒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看着方原。

    方原呆了一呆,他连如今的青阳宗宗主是谁都不知道,更何况什么黑历史?

    “也没什么,本姑娘给你说说便是了,那位剑魔,乃是青阳宗千年前的一位奇人,据传他天生痴迷于剑,三岁开始练剑,十岁在凡人之中便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小剑师,十五岁时拜入青阳宗修行,开始修习仙家剑道,更是突飞猛进,十八岁时,还未筑基,便已被人誉为青阳宗剑道第一,连当时的几位长老都自认为在剑道一途,颇不如他,还将他列为首席大弟子!”

    小辣椒直接坐在了地上,抱着一种弥补般的心态,给方原讲述了起来:“不过那位剑痴可不在乎这些虚名,更懒得理会门中俗事,什么也不问,只是痴迷于剑,相传他不到二十岁,便已放出豪言,要创出超越世间的顶尖剑道,与古圣齐肩,为此他十分的好学,数年间,不仅阅遍了青阳宗所藏剑典,更是向每一位剑道前辈虚心求教,哪怕别人不如他……”

    “如此好学,这是好事嘛……”

    方原十分钦佩的回答,觉得此人甚合自己胃口。

    “好学当然是好事,可是太好学了就不见得了……”

    小辣椒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位前辈,就是太好学了,青阳宗的剑道传承还不满足,居然跑去了玄剑宗求教,人家不肯传他,他就拿了青阳宗的三元御剑术去换……”

    “那换来了吗?”

    方原有些关切的问道。

    “喂,你关注的地方不太对吧?”

    小辣椒又瞪了他一眼,无语道:“换是换来了,可是却犯下了大错,仙门传承岂能轻易传于外人,当时他这一做法,险些惹得青阳宗与玄剑宗开战,气的当时的宗主都扔下一大摊子事跑出去找他了,好说歹说,总算讨回了青阳宗的不传之秘,但毕竟在人家手里转了一圈,究竟有多少东西被人学去了也不好说,反正从那时候起,玄剑宗的剑道便愈发厉害了!”

    “后来呢?”

    方原却更关心那位剑痴的命运。

    “后来那个剑痴被揪了回来,好好惩罚了一次,首席弟子的名头也没了,甚至还差点逐出师门,初时他倒也老实了几天,但等风头过去了,却依然故我,仙门长老念在他也是一心学剑,对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叮嘱他不能再办那种拿着自家的不传之秘去别人那里换垃圾的事情了,可谁又能想到,这位前辈表面上听了,私下里胆子却更大……”

    “九百年前,升仙会在极北雪原的剑道圣地藏剑湖召开,世间大修奇才人人赴会,他当时已隐隐有当世小辈第一剑的名号,自然也在受邀之列,这本是让青阳宗脸上有光的殊荣,孰料,趁着千年前那次升仙会的机会,他居然私自潜入了剑道圣地藏剑湖,试图盗取剑典,结果被人长老当场拿下,百口莫辩,生生被人斩去了一条用剑的臂膀,刺瞎了一只眼睛,削去了一截胫骨,这种刑罚,可不像是凡尘中随便斩去了事,便是神魂也伤了,永远都不可能再治得好,而更过份的是,还施展了仙道秘法,将他运转法力的一条经脉给抽了去……”

    “什么?”

    方原听到了这里,已忍不住有些心惊。

    修行中人,神通莫测,凡俗眼中的重伤残疾,在他们眼中如同儿戏,别说什么断臂重生,肉白骨塑经脉,便是重换肉身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仙家也有仙家手段,像那位剑魔遭受的酷刑,便是此类。那是一种伤及神魂的秘术,别说这一生治不好,便是转世轮回,怕也生不出一副好肉身来了,也即是说,受过此刑之后,他便是真的,永永远远也使不了剑了……

    “被人亲自拿住,青阳宗也不好说什么,况且藏剑湖势大,也不是咱们这小小的青阳宗能惹得起的,只能将这近乎废人一般的剑痴带了回来,命他在后山净心殿面壁思过……”

    小辣椒也有些惋惜的说着,提方原听到了“净心殿”三个字,却不由得一怔。

    他忽然想起了,那后山的荒殿上面,门匾之上,似乎便有这么三个字,只是时间太久,都已剥落了,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心”字,莫非原本就是净心殿三个字?

    “他的修为并未完全废去,只是残缺之身,此生,乃至后世,都不可能再用得剑了,而且经脉既然有损,那便也无望再图更高境界,仙门当时想的,大概只是让他面壁,囚他个十年八年,等风头过去了,便留他在仙门之中潜心修行,教几位弟子什么的吧,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在后山一呆便是三年,就在所有人都几乎将他忘了时,他却忽然间逃走了……”

    “逃走了?去了哪里?”

    方原下意识的问了出来,甚是关切。

    小辣椒的笑容有些无奈:“一开始青阳宗的几位长老,还以为他是受不了被囚禁的孤苦,这才逃走,还谴人去找他,后来才知道,他逃出仙门去,居然也是为了求剑,他已注定用不得剑,但居然还不甘心,也不知从哪里听说魔道有某种剑道秘法,可以再让他有用剑的一日,便不惜弃明投暗,与那些魔头们结交,并且准备真正的拜入魔道,学魔剑传承了……”

    “这……胆子真大!”

    方原也呆了半晌,才忍不住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

    小辣椒轻轻的叹了一句,道:“估计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胆子大或不大的概念了吧,毕竟他的心都已经冷了,他的心里只有剑,什么正邪,能值什么?找到了他的青阳宗长老劝他回来,改邪归正,他却说人各有志,他这一生,只想习剑,开创一道旷古烁今的剑道传承,如今青阳宗已帮不了他,自然没有再回去的道理,青阳宗长老气不过,结果双方动起手来,他与众魔头联手,将前去找他的长老打成了重伤,自此正式与仙门割裂了关系!”

    “所以,从那时候起,他的名头,便成了剑魔?”

    方原听完了,良久才低低一叹,若此人一开始只是剑痴,那后面所为,着实像是入魔了。

    “对啊,不过这名号也只是咱们自己叫来玩罢了,修行界里可没听过这么一号,他入了魔门之后,便消声匿迹了,有人说,魔门也只是利用他,想要他心里的高明剑道,用来培养魔门的剑道高手,用过之后,自然不会再留着他,想必他如今早就不知死在了哪里了……”

    小辣椒摇了摇头,轻轻的叹道,倒也少有的出现了惋惜之意。

    方原此时却只是默不作声,只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莫非我最初看到的练剑的影子,其实便是那剑痴留下来的执念?那执念留在这玉蜂崖后山荒殿,也不知多少年了,无形之中,却被我练剑之心所引动,现身在我面前,最终引着我,发现了那埋于地下的无缺剑经……”

    “这样说来,那无缺剑经,倒是一位残疾人所写?”

    “这样想的话,倒也难怪剑经里面只有剑道至理的推洐,却没有具体的剑招与真元运转之法了,因为那人在写此经之时,他根本已经用不得剑了,一切只是他的推洐……”

    “唉,跟你说这么多,也是有些担心你将来会像那剑魔一样,走火入魔罢了!”

    小辣椒拍着方原的肩膀,一脸担忧的模样。

    “你说的有道理!”

    方原反应了过来,认认真真的回答:“我将来要去偷剑典,一定小心不能被人抓到!”

    “好像有什么不对……”

    小辣椒一脸懵的看着方原,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