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0224 找麻烦的来了】

【0224 找麻烦的来了】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吴雪霞看着韦宝整个甲,都用木栅栏围的严严实实,一般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去,俨然已经是一座巨大的庄园了。

    这个甲的大门虽然是木结构的,但是修筑的极为气派,也附和同意吴襄的意见,点头道:“爹说的不错,这个韦宝是有野心的,否则没必要如此防备。不过,他到底是一个乡里人,咱们永平府可不是什么乡里人都能一下子跑出来兴风作浪的地方,哪一家世家望族,不是几代人慢慢经营起来的?”

    吴襄听了吴雪霞的话,欣慰的点头:“雪霞的见识不错,在女子当中是很难得的。的确,要成为世家,必须得到附近乡邻的支持,和长期建立的交情,不是突然便能形成世家。”

    “对,妹妹说的不错,这家伙,有点银子又怎么了?还不是会投机专营?再说,还不是靠当初抢了咱家的那批货吗?”吴三凤不屑道:“爹有的是法子办他。反正我不信这一片的里正、甲长和富户们都这么傻,都会将手里的地卖给韦宝。爹,搞他的人多了,到时候咱们找准时机帮那些里正甲长们一把,一下就能将韦宝搞死。”

    吴襄捻了捻胡须,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一个人的对头多了,经常跟人起争执,只要弄上衙门去,总会出现破绽的。他手中有的是权力,再多的财富,在权力面前,都不足为虑。

    把韦宝拖入官非,这是吴襄打的如意算盘。

    但是他现在很好奇,这么多人,就没有人能抓住韦宝的一点把柄?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人到衙门去告发韦宝?

    就算韦宝行事谨慎,平时低调,找不到什么痛脚,但是你们这帮里正、甲长和富户也不至于主动将手里的田产就这样卖给韦宝吧?

    三人在车内说话的时候,韦宝带着人来了。

    韦宝出场之前,手下随扈很有章法的四散站定,从各个角度,各个方位护住韦宝,不给人丝毫偷袭的机会。

    刚才还在说话的一帮吴襄带来的官员、世豪大户和卫兵,顿时鸦雀无声的看着韦宝。

    吴雪霞从车内往外望,只见韦宝身穿一件玄青色古香缎夹袍,腰间绑着一根石青色几何纹带,乌黑干净的头发,只是到耳边,似乎刻意留着最短的长度,不像多数男人一样披肩。白皙的脸颊,唇红齿白,有着一双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两道眉毛并不浓,却很黑,配上韦宝一贯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当真是貌似潘安品貌非凡。

    ‘真是越看越讨厌’。吴雪霞发自内心的吐槽一句,沁了沁粉嫩雪白的鼻子,一双灵动有神的美眸,瞟向一边,不再看韦宝。

    吴襄和吴三凤下了车,吴雪霞仍然坐在车上,待到父亲和哥哥下车之后,又忍不住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观察韦宝。

    “吴大人来我们这里,怎么不让人提前打个招呼,小子有失远迎,万望大人恕罪。”韦宝先是对吴襄一揖,然后冲吴三凤和其他人行礼:“吴大公子好,诸位大人好。”

    吴襄面无表情,语气倒是很平淡:“无须客套,我们是听闻有人说你在乡里强买土地,过来看看。”

    “有这种事情?”韦宝淡然一笑:“我做生意一向规矩,从来都是反对强买强卖的。”

    “既然有人这么向卫指挥使司检举,我们便不得不过来。”吴襄说罢,也不理韦宝让不让他入内,带着一帮人向韦宝甲中走去,他知道周边四个里的里正、甲长和富户们,此刻正云集韦宝甲中,只要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韦宝是强买土地,他便能要韦宝吃不消。

    韦宝手下随扈们,还有大门边上护卫队的几名执勤人员,看见吴襄带着人说闯进来就闯进来,一起看向韦宝。

    韦宝没有说话,默默跟在了吴襄身后,人都进去了,再轰出去吗?暗忖这是自己在场,吴襄才敢这样,要是真带种的话,刚才自己没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种硬闯进来?呵呵。

    韦宝的手下人见公子不发话,也只好默默跟在公子身后。

    “他们人呢?”吴襄边走边问韦宝。

    韦宝微微一笑:“大人这么心急进来,我以为你对我这个甲很熟悉呢。”

    “我身为卫指挥使司同知,莫非要进你韦公子这个甲,还得得到允准啰?”吴襄反唇相讥。

    “你这里不是大明的土地,不归山海卫管啊?”吴三凤见父亲这么说,急忙凶狠的附和,并且狠狠瞪了韦宝一眼,上回他父亲说只是暂时和韦宝翻篇,但随时找机会弄韦宝,让他收敛锋芒。但是这次吴三凤看出来父亲是要存心找韦宝麻烦,便也不再‘装’了。

    “我这里自然归卫指挥使司和山海卫管,自然是大明的土地,但大明的官员也不能随意乱闯别人家吧?大明律有这么一条么?”韦宝笑道:“不过吴襄大人和我关系非比寻常,想什么时候来都行。”

    “那老夫还要多谢你了?”吴襄呵呵一笑:“快带我去见那些里正甲长,老夫事情很多,没有功夫在你这里吹冷风。”

    “大人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韦宝说罢,对身边的林文彪道:“让人带吴襄大人和诸位大人去,今天怪了,我这小小的一个甲,居然门庭若市。”

    林文彪答应一声,嘴巴一努,一名特工便出列,朝前带路,带众人前往迎宾馆。

    吴襄心里暗暗的更加有气,暗忖你一个乡里少年,排场比我这个卫指挥使司同知还大?

    吴襄说话是直接跟韦宝说话,而韦宝则要向下传递两次,才有人给他带路,岂不显得他们这帮人,比韦宝至少要低上一级?韦宝来接待他们,都属于屈尊降贵了?

    ‘别嚣张,等会见着那帮里正甲长,肯定有人检举你,到时候让你好看!’吴襄面无表情的走。

    吴雪霞在马车中看见这种情况,有些稀奇,她感觉到父亲生气了,还是头一回见父亲这么气呢,尤其还是被一个这么小的乡里少年给气着了?

    到了迎宾馆,三四百人闹哄哄的,场面人很多,但是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气氛很阴沉,加之充斥着刺鼻难闻的臭味,说话的人更少。

    吴襄一皱眉头,没有想到这么多人,暗忖这一片四个里的这帮里正甲长和富户们来闹事,怎么还都带着家眷过来?怎么人人身上都如此污秽?

    此时,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接受过治疗了,主要是接受治疗上吐下泻。

    氯气造成的影响,即便是不到韦宝这里医治,所有人也都不会有大碍,有点不舒服是正常的,再过一两天,恢复的快的人,便能恢复健康了。

    这些里正、甲长、富户们,大都是有见识的,不少人认得吴襄,没有想到吴大人会来,都想上前迎接,但是一褲裆都是污秽,又不好意思过来,一个个表情尴尬。

    吴襄捂着鼻子,奇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没有一个人答话。

    吴襄看向韦宝,“他们这都是怎么了?”

    韦宝眨了眨眼睛:“微恙吧,不过,现在都过去了。”

    “你还会看病?”吴襄眼珠一转。

    韦宝笑道:“那我可不会。”

    吴襄皱了皱眉头,知道问韦宝的话,定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便向众人大声问道:“老夫接人检举,说这里有人强买土地,你们有谁今天卖出了土地吗?是不是存在强买?”

    韦宝听吴襄这么问,心里也有气,你这不是明摆着要找人诬陷我?

    一帮里正、甲长和富户们,以及他们的家人也都听出了吴襄话中含义,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此时吴雪霞已经下了马车,旁人的马车是不能进入韦宝这个甲的,只有她家的车可以,所以她直到车子无法朝前走了,才下来,因为离得远了,听不见众人说话,所以要到吴襄身边。

    吴雪霞见韦宝一脸的平静,美眸瞟了韦宝一下,流露出十足不屑一顾。

    韦宝注意到了吴雪霞,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好玩,暗忖老子跟你们吴家是八字相克还是怎么滴?老子在这穷乡僻壤发展,又不损害你们吴家的利益,至于上杆子过来找麻烦吗?吴家主要经营的皮草,药材,和关内外的粮食生意,他都没有揷手,实际上,两边并不存在特别激烈的利益冲突。

    即便是你吴家害怕我将来做大,打破你们一手垄断关内外陆路贸易的局面,也不至于现在就这么苦大仇深的吧?

    吴雪霞的‘苦大仇深’是因为那张卖身契,只是韦宝在过了当初的难关之后,早已经将‘卖身契’的事情抛诸脑后了。所以不清楚为什么吴雪霞为什么一看见他,就像是母老虎要吃肉一般。

    ‘你个臭小妞子,长得如花似玉,让人看了就想扒光你衣服。怎么这样?总对老子这么大成见干什么?难道是上辈子老子把你玩弄够了,然后抛弃了吗?哈哈。’韦宝如是暗忖之后,居然噗嗤一笑。

    吴雪霞本来目光已经从韦宝脸上偏转了来着,余光见韦宝居然看着自己一笑,不由更为气恼,又用秋波粼粼的美眸怒瞪了韦宝一下,不知道他笑什么,粉脸涨得通红。

    吴雪霞越是生气,韦宝便越是觉得好玩,一只眼睁着,一只眼闭着的,冲吴雪霞眨了眨眼睛。

    吴襄和吴三凤并没有心思去注意韦宝和吴雪霞的这些小表情。

    吴襄奇怪的看着众人:“问你们话呢,你们当中,有人将土地卖给了韦宝吗?存在强买的事儿吗?要是有,大胆的说出来,本官为你们做主!永平府今天也来了不少德高望重的世族尊长,他们也能为你们做主!”

    “是,你们有话就说,不管是谁有多横,横不过朝廷,横不过山海卫的三万大军!”吴三凤连忙大声附和父亲的话,这句侧面助威,倒是很涨气势。

    端的是如此,一帮里正、甲长和富户们,以及他们的亲眷,仍然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卖地给韦家了,全卖光了,但是大家都是自愿的,哪里有什么强买的事情?

    即便不少人心里动了心思,想借着这个机会再将刚刚卖出去的地弄回来,但是韦宝人家身后是‘神明’呀,卖地不就是为了保全家人的性命吗?再要弄回来,再次得罪神明,到时候谁来救他们?

    所以现场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出声。

    吴襄和吴三凤,还有吴雪霞和一众同来的官员、世家尊长们,都奇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韦宝在乡里有这么霸道,居然让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众人一起看向韦宝,韦宝倒是一脸平静,慢悠悠的从怀中摸出一粒瓜子,磕了下去,笑问吴雪霞道:“吃瓜子么?很香的,我娘亲自炒的。”

    “哼。”吴雪霞粉脸一红,没有想到韦宝这厮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跟自己说话,还颇有調戏自己的意味,好大胆。

    众人也均差点被韦宝雷倒。

    “谁卖地了,快回答!”吴三凤发怒了,冲着身边的几个里正甲长吼道,吼完,便提住了一个人的衣领子。

    “我们都卖了,现在这四个里,所有的地,都是韦公子的了。”那被吴三凤提着衣领子的人,不得不答道。

    啊?

    吴襄、吴三凤、吴雪霞,以及同来众人,大家都以为耳朵有问题了呢?这人看衣着气质,至少是个甲长,不但说所有人将土地都卖给了韦宝,而且语带恭敬,似乎很畏惧韦宝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帮人头上顿时涌动着几百个大问号。

    “你们把地都卖给韦宝了?”吴三凤瞪着那人吼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韦宝。

    韦宝冲吴三凤微微一笑:“不错,现在这四个里,所有的地,都是我的,吴大公子,有啥问题吗?我们可都是公平交易,不存在强买强卖的问题。”

    吴三凤松开了那人,怒不可遏的瞪着韦宝,一时之间居然想不到如何反击。

    吴襄皱了皱眉头,没有料到事情会一下子发展成这样,暗暗后悔,也许一开始便应该下狠手弄死这韦宝的,这四个里合起来占了四分之三个山海卫了!韦宝岂不一下子成了山海卫的最大世家?甚至是整个永平府,整个辽西的最大世家了!比他家和祖家的地产都多。

    韦宝在一片沉寂中站的笔直,始终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并不怕这帮‘老虎’。

    这里是金山里,在这四个里,只能有一只老虎,就是他!

    此时正午刚至,冬日的阳光并不刺眼,但正午时分,光线还是很充足的,阳光照耀在韦宝身上,使得韦宝整个人都似乎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本来就爆表的颜值,更是帅的晃人眼睛。

    韦宝敢这么悠闲,无他!

    一方面因为现在这里所有的土地已经到了他手里,只要他不出自己的地盘,谁也无法拿他怎么样!

    因为,他就是当地人,这点太关键了。

    韦宝知道,他若是要出自己的‘家乡’,到外面去拓展土地,绝不会如此顺利,当地人的这个身份太关键了。

    所以,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什么都不用害怕,若是惹得自己起火,分分钟能将吴襄和这一百多人灭在乡里,找个锅炉给你们都火化了!

    想到找个锅炉将吴襄和他带来的这一百多人都火化了的念头,便让韦宝觉得好笑,不过想到吴雪霞倾国倾城的容貌,又有些舍不得,再次瞄向吴雪霞。

    吴雪霞也正好在看韦宝,见韦宝又来看自己,美眸一翻,给了韦宝一个大大的白眼,双手抱着胳膊,微微测过身子去。

    王秋雅、范晓琳和刚刚忙完了,站到了她们两个人身边的徐蕊,三女见韦宝看了吴雪霞好几下,都暗忖,这是又要多看上一个女人了?不是才说要娶赵金凤的吗?山海关还有个芳姐儿吧?

    不过她们三个觉得,赵金凤的相貌身段,气质,都可以和吴雪霞比一比,但家世就差的远了,吴家的名气,整个辽西没有不知道的。芳姐儿跟吴雪霞比起来,更是各方面都要将一个档次。说起来,若是哪个男人能娶到吴雪霞,整个大明的男子估计都不会犹豫。

    韦宝就没有因为吴雪霞各方面都胜出于赵金凤,而改变心意,转而生出追求吴雪霞的心思,在韦宝看来,你就是条件再好,你家门槛再高,不臣服于老子,老子又干什么甩你?

    你家是豪门又怎么了?老子自己就是豪门,否则对不住穿越巨的身份!

    老辣的吴襄并没有沉寂太久,找到相熟的东白塔里的里正白鹏赋,和后马坊里的里正侯力行,招手将他们两个人喊到了一边,去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几句话,便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吴大人,事情都清楚了吧?”韦宝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再说什么,便对吴襄道:“都这个点了,要不是这里挤了太多人,本来应该安排诸位大人在此地用餐哩。现在说不得,只能请诸位大人稍等个把时辰,等我下面的人先把这里拾掇拾掇。”

    吴襄不由轻哼了一声,心里这个恨,也不知道这个韦宝是怎么忽然就蹦出来的,每一步棋,似乎总能超过他的预期。

    “吃饭的事就不劳烦韦公子了!”吴襄冷然道:“我们到海阳镇去吃饭,下午再过来,我们接到的检举,不光说你们有强买土地的事,你们这里还大量用铁器了!听说还有铜料!”

    韦宝闻言大怒,暗忖没完了?一会说要查强买土地的事情,现在看没有人配合,又说要查违规用铁器和铜料?老子搞这么大的工程,难道都凭徒手劳作?找茬不是这么找的,按照这个找法,这世上就没有你们找不出来的茬子了!

    跟吴襄来的一大帮人则暗喜,都觉得还是吴襄厉害,一下子找到韦宝的痛脚了,违规大量使用铁料和铜料,这种事情可大可小,随便扣个帽子,都够给韦宝惹上官非了。

    吴襄不光可以找韦宝滥用铁器和铜料的茬子,还能找韦宝擅自大量收留流民的茬子,不过人是流动的,还可以不认账,没有铁器和铜料这些死东西好找证据,你总不能一下子将这么多铁器铜料都搬走藏起来吧?

    “你们带人四下看好了!”吴襄说罢,对身后一帮卫兵道:“凡是发现铁器和铜料,守在原地,等会我们吃过饭,一一过来查实!”

    “是!大人。”几十名亮银盔甲的士兵齐声答应。声势不俗。

    吴襄转头对韦宝眯了眯眼睛,然后道:“韦公子,还不光是铜料和铁器的事情,这里的人,为什么会惹上毒雾,我们还得查!”

    韦宝冷然道:“尽管查,难不成,我还知道毒雾是怎么产生的不成?至于铜料和铁器,也不用派人四处看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这里多的是!都是我那做锦衣卫指挥同知的朋友,田尔耕田大人让锦衣卫千户骆养性骆大人给我送来的,骆养性大人是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大人的儿子,上回还同我一道去吴襄大人家拜访过的,吴襄大人还记得吧?朋友送点东西,我总不能不收吧?”

    当着这么多人面,韦宝的这番话是没有给吴襄面子的,字字句句都透着些挑衅的意味,吴家毕竟是辽西数得着的世豪大户,被一个乡里少年如此公然挑衅,如果不有所反击,吴襄暗忖,以后自己这张老脸以后该往哪儿搁?

    在场众人也都暗暗吃惊,没有想到韦宝这么横,居然敢这么不给吴襄面子。

    韦宝手下众人,自然是满满的自豪感,吴襄这边的人则无不惊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韦宝脸上。

    吴雪霞更是想将韦宝的脸看出花儿来一般,她此时无比的气愤,但也无比惊讶,没有料到韦宝这么厉害?现在都敢公然跟父亲叫板了?嫌命长了么?还是愣头青没有吃过亏呀?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