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 第九百章 翻历史旧账

第九百章 翻历史旧账

    龙麒麟吓了一跳:“五百万道,不到一成,这岂不是说地母元君已经活了最少五千万年了?”

    秦牧还在数着年轮,道:“你说的太少了,这根木棍只是元木之芯,树芯而已,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层皮,不是完整的树身。树芯能有她真正的年轮的十分之一便算是不错了。”

    烟儿也被吓了一跳,这岂不是说地母元君的年龄五亿年起步?

    “公子,既然这根木棍不是地母真正的年轮,为何还要数完它?”烟儿颇为不解。

    秦牧一边数着一边分心道:“数年轮并非是目的,我只是想看看这件宝物的年轮,再决定它适合炼制成什么宝贝。而且年轮中藏着地母元君的一些早年的秘密……比如这几圈年轮无比致密,说明地母诞生后二百万年左右发生了一件大事,让元木几乎停止生长,这件大事说明当时的元界遭劫。”

    龙汉之前发生的事情对所有的后天生灵来说都是一片空白,古神们不说,谁也无法知道那时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太古鸿蒙时代,世间根本没有那个时代的记载。

    秦牧仔细数完年轮,低声道:“元木之芯七千六百余万年,其中有十次灾劫,让元木几乎停止生长。看来古神统治时期,元界也不太平……不过古神明明是太古鸿蒙时代最为强大的存在,他们怎么会遭遇危险?难道是他们自相残杀,还是有什么外在的力量?”

    按理来说,古神是太古最强的存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他们,而地母更是与土伯、天公并驾齐驱的存在,论实力仅逊于古神天帝。

    太古鸿蒙时期这样的存在不可能遇到危险,除非土伯、天公或者古神天帝向她出手。但那个时期,这些古老存在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到水火不容的程度,他们不可能自相残杀。

    秦牧想了良久,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

    “元木之芯有着这么多年轮,将它炼成我的神兵,祭炼到操控如意的境地,只怕困难重重。或许可以在每一重年轮上烙印上符文印记,一重年轮,一重阵法,一重天。七千六百余万重阵法,单凭阵法的能量,都足以毁天灭地了!”

    秦牧充满斗志,然而随即便黑了脸,元木之芯的年轮太多,他的知识底蕴根本不足以将所有的年轮中都烙印上阵法。

    他的知识储备,没有深厚到这种程度。

    “可否当成大枪来使?不过对于枪法,我并不精通……是否可以当成飞剑?”

    他动了心思,尝试元气涌入元木之芯,随即,秦牧面黑如炭。

    他的元气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不逊于尊神,然而如此庞大的法力涌入这根元木之芯中,却仿佛泥牛入海,根本填不满。

    地母元君的确给了他一件了不起的宝物,甚至说不定帝座境界的存在都无法炼出这样的宝物,然而他无法催动元木之芯多少威能!

    秦牧继续催动元气,总算让这根元木之芯飞了起来,然而这根木棍太长,他挽了几个剑花,立刻发现自己没有了法力。

    “难怪地母跑得这么快!”

    秦牧探手抓住棍子,吃力的舞了几下,却发现当成大枪来使,却没有枪头,然而当成棍子来使又太长了。

    “倘若能够短一些……”

    他刚刚想到这里,元木之芯立刻缩短了许多。

    秦牧怔了怔,道:“再短一些。”

    元木之芯又缩短一些。

    秦牧道:“再短一些。”

    元木之芯缩成三尺长短,秦牧抄在手中,当成木剑,顿时顺手许多,不由欣喜道:“长!”

    噗——

    他手中的元木之芯突然暴涨,化作一根长棍,捅到百里之外的山头上,将那座山峦捅出一个细细的洞口,棍头出现在山的另一边。

    秦牧吓了一跳,用力抽了抽,没能把元木之芯抽出,无奈道:“短……”

    只听呼的一声,秦牧身不由己从龙麒麟的脑袋上飞出,被缩短的棍子带着轰隆一声撞入那座山头之中。

    龙麒麟和烟儿骇然,只见那座山头被撞得裂开,过了片刻秦牧才从那座山头中跳了出来,很是狼狈。

    秦牧心中微动,取出剑丸,剑丸飞起落在棍头上,化作枪尖,随即身随枪走,大枪忽大忽小,忽粗忽细,时长时短,时硬时软,甚至可以如大蟒般围绕他的周身旋转翻飞,煞是骇人。

    “元木之芯还算不坏。”

    秦牧飞身而回,赞叹一声,将剑丸收回,笑道:“可惜不能化作木剑,就怕刺不死人。我对枪法没有多少研究,落在我手中可惜了。”

    他将元木之芯放入饕餮袋中,烟儿上前,帮他整理凌乱的衣衫。

    秦牧取出小玉瓶,打开封印,催动元气,裹着一滴鸿蒙元液飞出,笑道:“烟儿,这是你的。”

    烟儿又惊又喜,连忙将那滴鸿蒙元液吞下。

    龙麒麟羡慕非常,秦牧道:“龙胖,你还无法压制鸿蒙元液的能量,给你一滴,你就死了。等你长大些,我给你留一滴。”

    龙麒麟称是,放下心来。

    “有了元木之芯,说不定能够搭救出大师兄……”

    秦牧四顾无人,取出桃木发簪,对着涌江催动发簪,天河浩荡澎湃,与涌江相连。

    瘸子将他救回来后,把齐康人皇在涌江的见闻告诉他,东天青帝擒拿魏随风,将魏随风沉江,魏随风与鬼船融合,借机遁走。

    先前,他们是在东天宫的势力范围,秦牧不想惊动东天宫,而这里地母元君胆敢出现,应该是离开了东天宫的领地,所以秦牧尝试着是否能利用桃木发簪把鬼船连同魏随风一起从凌天尊的神通中解救出来。

    桃木发簪中的神通被激发,江心立刻翻起迷雾,雾气仿佛是从过去的时光中涌来,江水翻腾,澎湃!

    涌江与天河本是一体,被截成两段,而今重归一体,江中顿时掀起各种异象,异光从江中迸发,照耀天空。

    楼船大舰,重叠的宫阙,无数神魔,数不清的异象悉数涌现出来,各种声音混杂,震耳欲聋!

    这些异象是涌江的历史,过去的人物和建筑,历史中发生的事件,此刻被凌天尊的不易神通所带动,一股脑的涌现出来!

    天河与涌江剧烈动荡,突然间整条天河腾空而起,向天上飞去,宽达数千里的河面漂浮在天空中,各种异象迸发,那些浮空的宫殿似乎要从历史的尘埃中出现在这个时代!

    轰隆——

    各个时代的建筑和神魔碰撞,无数碎片纷纷扬扬从天而降,骇人无比。

    迷雾也越来越浓,雾气中一艘鬼船驶来,鬼船外是黑气,一条条锁链围绕鬼船翻飞,如同蛟龙大蟒,却没有接触到鬼船。

    秦牧握住桃木发簪的手掌在剧烈震颤,急忙双手抓住发簪,稳住身形,但即便如此桃木发簪还是有脱手的趋势。

    “魏随风——”

    秦牧高声爆喝,腋下一条条手臂钻出,拼命抓住桃木发簪,喝道:“大师兄,还不出来?”

    那艘鬼船朦朦胧胧,在黑雾中行进,向这边接近。

    而在此时,空间越来越不稳定,秦牧四周的空间在崩塌,各个时代似乎在重叠,宫殿,神魔,叠在一起,连鬼船也有破碎的征兆!

    鬼船上,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船头,张口向他说着什么,然而各种历史的回音同时出现,吵杂无比,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秦牧腾出一只手掌,飞速取出元木之芯,喝道:“大——”

    呼——

    元木之芯暴涨,迎着鬼船而去,越来越长,试图在现在与过去之间搭建一道木桥。

    元木之芯的长度已经不可计量,然而距离迷雾和黑气中的鬼船却仿佛依旧遥不可及,鬼船上,魏随风飞身而起,试图迎上元木,但刚刚飞起,随即身躯溃散,下一刻便又出现在船头,仿佛没有离开过。

    “……图……”

    他的声音隐约传来。

    秦牧再也掌控不住桃木发簪,只得散去法力,天河顿时断开,另一段天河消失,涌江从天而降,落入河道中,鬼船、楼船、宫阙和无数神魔飞速退去,消失在过去的历史中。

    迷雾也在飞速收缩,很快无影无踪。

    一根元木之芯,落入秦牧手中。

    秦牧四周,动荡的空间顿时恢复平稳,风平浪静,似乎刚才的异象只是一场虚幻。

    “桃木发簪无法将鬼船从凌天尊的神通中拉出来,难道只能循图救他?”

    秦牧怔然,收起桃木发簪,喝道:“烟儿,带着我们快走!”

    烟儿立刻飞身化作龙雀,抓起龙麒麟丢到自己的背上,秦牧也落在她的背上,烟儿振翅而起,立刻载着他们飞身而去。

    他们前脚刚走,便空间扭曲,一尊尊异常强大的神魔来到这里,四下查看,只是没有寻到什么痕迹。

    突然,一尊魔神竖起一座门户,门户开启,阴天子从门中走出,四下查看。

    “黑帝,刚才天河异象爆发,历史重现,断河重连,需要上报天庭吗?”一尊神人道。

    阴天子皱眉,道:“天河分成两段,竟然重连了?”

    那尊神人道:“刚才另一断天河突然出现,没多久便消失了。”

    阴天子四下巡视,喝道:“事关重大,给我严查,看看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兴风作浪!这件事,我亲自上报天庭!”

    那些神魔纷纷离去。

    阴天子转身走入门户中,低声道:“凌天尊,鬼船……这天下就不能安稳一些吗?到底是谁在翻历史的旧账?”

    ————老家被洪水淹了,父母还在家里,道路不通,担心死了,上午跟父母通话,他们还不舍得老房子,不愿意跟我住。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