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放牧诸神(求保底月票!)

第八百五十八章 放牧诸神(求保底月票!)

    秦牧瞪大眼睛,古神天帝有一魂未散,而且这一魂还做了天盟的元老?

    这岂不是说,古神天帝还在天庭担任高职?

    他的身边,到处都是曾经杀他的人,杀的他几乎完全魂飞魄散!

    这些人还夺取了他的天帝的位子,还侵占了他的肉身。

    他的权位,他的妻子,统统不属于他了。

    他还要与这些人虚与委蛇,还要与这些人称兄道弟,还要与这些人一起谋划算计古神,他还要帮助这些人成为整个宇宙的统治者。

    甚至说不定当初杀了地母元君的天盟高手中,便有他,他也出手除掉了地母元君,甚至栽培出一个新的地母元君来取代后者!

    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天盟除掉地母元君,为何元木反而会落在天帝的手中。

    因为他自己就身在天盟,维护天盟的利益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而他还要徐徐谋划,还要图谋复活,图谋夺取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图谋借助天盟的力量恢复自己的统治,图谋摧毁天盟中他的敌人!

    这件事情,比秦牧遇到的任何诡异事件都要诡异,都要光怪陆离,都要不可思议!

    秦牧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在巨大的天阴宫中回荡不休。

    他笑得岔了气,笑得咳嗽不已:“老江湖……咳咳!这就是村长所说的老江湖啊!什么快意恩仇,都是权谋!什么世间的秩序,都是你们的玩物!什么世间的正义,也仅仅是你们用来践踏的玩意儿!”

    他收敛笑容,似笑非笑道:“我现在觉得天庭竟然是说不出的丑陋,反倒是延康这个挣扎在死亡与生存之间的弹丸之地,才是真正的人间,能够感受到冷暖。天庭,不过是藏污纳垢之地。”

    邋遢老道人默不作声,似乎入定了。

    天阴娘娘脸色微变,小心翼翼的打量灵魂黑沙中的天帝虚影。

    黑沙中的身影不动声色,道:“那么牧天尊为何还要见我?”

    “因为延康缺少成长起来的时间和机会。”

    秦牧道:“延康需要时间。开皇时代延续两万年,没能做到改天换地,因为时间太短便被灭掉。延康这才几百年,便有被灭的趋势。我需要像陛下这样的帮手,来分担压力。而陛下也需要我来帮助你,为你重塑神魂。”

    黑沙中的身影笑道:“你我是相互利用。我在天庭有很大的权势,可以给延康以时间。我让新老地母元君对抗,延康便有活命的机会。不过我倒是觉得,将来倘若我重登大宝之位,延康也成长起来,延康反倒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

    秦牧认认真真道:“陛下有其他选择吗?”

    黑沙中的身影笑道:“没有。”

    “我觉得陛下也没有。”

    秦牧淡然道:“陛下,重塑神魂还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需要借用天公和土伯的力量。”

    黑沙震动,沙中人沉默不语。

    秦牧笑道:“天公这边我不清楚,但土伯那边我倒觉得有些棘手。倘若我借来土伯之力来复活陛下,土伯肯定会弄死我。”

    黑沙中的身影继续沉默。

    天阴娘娘则陷入两难境地,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开口。

    当年天帝为了掌控土伯,趁着土伯转世,纵容天帝之子率领半神对转世的土伯下手。

    转世的土伯叫做阿丑,有三个孩子,儿子和大女儿被摔死了,只剩下小女儿,在阿丑杀上天庭的时候落入天帝手中,成为天帝掌握他的把柄。

    他们虽然以君臣相称,但仇恨已经种下。

    邋遢老道人缓缓张开眼睛,道:“土伯之女还活着。她在天庭中的地位极高,这件事应该有转圜的余地。”

    黑沙中的身影道:“还有天公。他也未必会借他的力量来复活我。”

    秦牧心中一跳,难道天帝对天公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难怪天公和土伯都不愿意提到这位古神天帝,对他的作为也颇为不齿。

    天公甚至不愿意提起那段历史。

    “自作孽,不可活。”

    秦牧道:“陛下,你看似把控了所有的权力,独步天下,然而实则众叛亲离,等到自己陷入绝境时,没有一个人前去救你。”

    黑沙中的身影哼了一声,并没有反驳。

    秦牧道:“那么便请道祖说服土伯之女,由土伯之女说服土伯。至于天公这边,我另想办法。至于延康这边的压力,还请陛下让新地母元君担着。”

    黑沙中的身影又哼了一声,对他说话的语气很是不爽。

    秦牧目光闪动,道:“还有一事便是御天尊。我想得到御天尊剩下的一缕魂魄。”

    “不可能!”黑沙中的身影断然摇头。

    邋遢老道人也摇了摇头:“不可能。御天尊的魂魄藏在披香殿,谁也不可能将他取出。这件事……”

    他看了看黑沙中的身影,不再说话。

    秦牧皱眉,御天尊的这缕残魂与古神天帝有关,当年瑶池盛会御天尊遇袭身死,古神天帝下令搜寻御天尊的魂魄,然而土伯并没有找到。

    秦牧可以猜想到其实御天尊的灵魂破碎,但承载着他的记忆的残魂其实是被天帝收了去,只有他出手才可以瞒过土伯。

    而天庭易主,御天尊的残魂被藏在披香殿内,恐怕牵扯到各方势力,不是古神天帝和道祖所能做主的了。

    秦牧咬牙,难不成御天尊今后还是只能傻乎乎的?

    “那么,从天庭下来的那位御天尊,是谁的手笔?”他突然又问道。

    黑沙中的身影道:“你说的是哪个御天尊?”

    秦牧怔了怔。

    黑沙中的身影笑道:“天庭制造了许多御天尊,这些御天尊恐怕都已经下界了。他们要做一个实验,看看自己制造出的御天尊是否完美。你遇到的御天尊是谁制造出来的,那么便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更何况,我也制造了一个。”

    秦牧眼角跳了跳,又看了看御天尊,心中为他感觉到悲哀,又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杀意。

    “我再问一件事情。”

    秦牧定了定神,勉强露出笑容:“开皇,在天庭中吗?他是否也成为了天庭的掌权者?毕竟,他也是天盟的元老。”

    黑沙中的身影摇头:“他不愿意妥协,又不肯死,当然是躲到了无忧乡。天庭一直都在寻找无忧乡的下落,至今也未曾寻到。”

    秦牧怔怔出神,突然心里放下一块石头,他的眼眶甚至有些湿润,有些感动。

    “这才是开皇……”他低笑道,把眼眶中的眼泪蒸发。

    开皇说,对域外天庭了解得越多,便越是绝望。他现在能够体会到开皇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但他并没有妥协,并没有选择成为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中的一员。

    一直以来,开皇都是秦牧的动力和榜样,虽然有着很多误解,但秦牧对他的钦佩始终没有断过。

    倘若开皇也在天庭,这种打击之大,只怕会将他一下子击垮!

    秦牧心情开朗许多,站起身来,笑道:“今日便与陛下谈到这里。天公那边我可以想办法,土伯那边只能靠你们了。陛下,我事情颇多,就此告辞。御弟,我们走。”

    他带着御天尊向外走去,突然黑沙中的身影唤住他,笑道:“牧天尊,你来与我相谈,问了许多问题,朕也有一个问题不解。”

    秦牧停下脚步。

    黑沙中的身影疑惑道:“朕不知道,你图的是什么?你有着惊才绝艳的才能才干,有着可怕的资质悟性,有着旺盛的好奇心,也很努力,很有权谋,你甚至还有着牧天尊这个身份。你的地位高高在上。你根本无需为人间做任何事情,便可以得到天庭的器重,只要你愿意你甚至可以前往天庭,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牧天尊。你却还在这凡间奔走,不惜与天庭为敌,与一个让开皇都感觉到绝望的势力为敌。”

    他再次说出心中的疑问:“那么,你图的是什么?你想要得到什么?”

    秦牧转过头来,目光有光芒闪动,脸上露出纯真笑容。

    “陛下,你一出生便是整个宇宙的泰斗,天魁,你不是凡人,没有在凡间生活过,也没有在延康生活过。”

    他笑道:“我自幼生活在凡间,这里有太多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他们都是人,都是可爱的人。他们不是神,没有高高在上。”

    “当我知道,天庭的诸神惧怕这些可爱的凡人,断去他们的神桥,断去他们前途前程的时候,我便知道并非是凡人恐惧神祇,而是神祇恐惧凡人啊。”

    黑沙中的身影微微一怔。

    邋遢老道人闭目养神,此刻又张开眼睛。

    “我和村里的瞎爷爷一起对着神像尿尿时,我心中便没有了对你们这些神祇的尊敬。我小时候在涌江边放牛,其实我只是个放牛郎,我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野心,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企图。我只是想放牧诸神而已,让这些天外的神祇不再高高在上。”

    秦牧向天阴宫外走去,笑声传来:“放牛的人要给牛一个规矩,不要让牛乱跑。放牧诸神也要给神一个规矩,让诸神为人所用。当他们作恶时,会有规矩惩戒他们,会有新神替代他们。而新神,是从凡人中诞生出来的,不是神祇之间的权力游戏。延康变法,就是如此。”

    黑沙中的身影沉默片刻,叹道:“与虎谋皮,心腹大患啊。”

    秦牧在殿外转过身来,笑容灿烂:“是啊。不过那是未来,现在我们还需要合作。”

    黑沙退去,消失不见。

    邋遢老道人站起身,来到殿外,从秦牧身边走过,道:“你会失败的,你会死的。有许多人与你抱有相同的理念,南上皇的历代上皇天帝,开皇,凌天尊,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秦牧目送他远去,大声道:“总需要有人去做!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全部无为!”

    那老道人顿足,身形消失。

    “总需要有人做的。”

    秦牧低喃,向身边的御天尊道:“对吗?”

    御天尊迷茫不解。

    秦牧勉强一笑,追问道:“对吗?”

    御天尊无法回答他。

    秦牧露出迷茫之色,喃喃道:“对吗?”

    匍匐在宫前的龙麒麟站起身来,晃了晃身子走了过来,道:“对。”

    秦牧露出笑容,心里很是开心。

    烟儿看了看龙麒麟,低声道:“你为何说对?”

    “祖师还在世时,延康国师经常来找他。”

    龙麒麟闷声闷气道:“延康国师经常有迷茫的时候,无助的时候,便会问祖师,我们做的事情对吗?祖师不答时,延康国师心里便空空落落。祖师说对的时候,延康国师才会露出笑容。教主需要一个支撑他的道友,可惜他没有。我不想让他伤心。”

    ————新的一月到了,求保底月票的支持吖!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