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冥主 > 第23章 女孩

第23章 女孩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木偶娃娃绽放诡异笑容时,聂小娘子恰好低眸看去。但她还是没看到木偶娃娃的笑容,就被遮住视线,因为一只手将木偶娃娃捏住了。木偶娃娃诡异的笑容就此定格住。

    这只手虽然细腻白皙修长,但聂小娘子还是很轻易分辨这是一只男人的手。木偶娃娃被这只手很不客气地提起来,然后一声崩裂的脆响出现。

    聂小娘子差点惊叫起来,只见那精致的木偶娃娃成了一地碎木。

    聂小娘子抬头看向来人,居然是季寥,她刚才心里还想会不是季寥送的,果然是想多了。

    她生气道:“你干嘛捏碎这个娃娃。”

    季寥道:“这个木偶有问题。”

    聂小娘子收敛怒色,忙问道:“真的?”

    她又低头去看那一地碎木屑,看了好一会,都没发觉有什么古怪。再抬头,季寥已经不见了。

    聂小娘子跺了跺脚,又摸了摸脸蛋,道:“脸上应该没脏东西,我又没凶他,他跑什么。”

    她已经选择性忘掉刚才生了气。

    季寥捏碎木偶后,便快步走上大街。他往河边的垂柳望去,只见婆娑之中,似有人影。

    季寥微微晃身,闯进垂柳之中,什么都没有。

    他伸手往虚空一抓,有丝线被拉断的声音。

    他摊开手,一片虚无。

    “元气丝?”季寥微微沉吟。他刚才有抓住一条丝线的实质感觉,跟四季山庄那一世修炼过的元气丝有些相似,但这丝线显然妙用更多。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季寥耳边又响起童谣,让他心头生出莫名的波澜。

    他追踪溯源,很快到了昨天那石桥边,这时候一个普普通通的孩童正在唱童谣。

    季寥凭空乍现,那孩童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似乎因为他突然出现,被吓到了。

    季寥看见是个孩子,虽有所警惕,却还是道:“别哭,我是僧人,不是坏人。”

    他走近小孩,打算安慰他。

    小孩子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季寥心头一凛,轰轰轰,小孩子居然爆炸成一团血雾。

    这时候石桥上人来人往,爆炸的威力一旦展开,必定会伤到许多无辜。

    季寥目光微冷,电光火石间,他拍出一道玄妙的轨迹。

    元佛三限——归元。

    只见那爆开的血雾在一层气劲覆盖下,十分迅速的缩小,最后凝聚在季寥掌心里。

    血雾里有清幽的光芒闪烁,那是一颗灵魂。

    季寥轻轻一叹,念起往生咒,身上发出阳和的气息,将里面的灵魂渡化。快速念完往生咒后,季寥幽幽道:“如果有下辈子,希望你别这么倒霉了。”

    血雾被净化为一团青光,之后绕着季寥转了一圈。青光里似乎有个小孩正向他作揖行礼,很快便消散了。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根本无人注意到。

    他昨夜遇见那样的事情后,自然会有警惕。木偶娃娃偷进聂小娘子的住处,立时被他察觉,这才有了他及时拦阻的一幕。

    从他发现木偶到将其捏碎,再之后出去追踪那个幕后人物,可谓一口气都没喘,实是展现出了他这一世最高的修行水平。结果仍是没有将对方追踪到。

    这一次的对手看来颇有些棘手。

    季寥目光落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低声道:“你最好不要让我碰见,否则可不会有这次一样幸运了。”

    府衙外的大街两旁种满了梧桐,因自古都有凤栖梧桐的传闻,于是便被很早以前的一位江州知府将这条街命名为凤栖街。

    如今入秋,梧桐叶落,早有勤快的百姓将家门前的梧桐叶和污秽扫到一处堆着。

    数只绿油油的苍蝇拍打翅膀在污秽的梧桐叶堆上盘旋,还试图钻进缝隙里,寻找腐败的食物。

    这时候叶堆突然分开,从里面钻出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但她没有被污垢沾染的地方,却是粉嫩雪白。

    趁着只有几只苍蝇注意,小女孩浑身一抖,那些污垢尽皆落去。登时变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粉嫩小姑娘,她扎着两条辫子,一脸天真。

    不一会便钻进人群中。

    “爷爷,我要吃糖葫芦。”

    一个正在街上叫卖糖葫芦的老人被小女孩叫住。

    “一文钱一串哦。”老人看着小女孩,笑吟吟道。

    “可我没钱。”

    老人微笑道:“那你回去让你家大人来给你买。”

    他话音刚落,手里就不由自主摘下一串又红又大的冰糖葫芦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张开小口将糖衣咬破,一脸满足。

    老人很是奇怪,小女孩虽然可爱,但自己也没想白送她一串糖葫芦啊。只是片刻疑惑,他便发现小女孩已经不见了。

    府衙外背后一座房屋的屋顶上,小女孩正对着糖葫芦舔。

    她又看向学宫方向,小腿无意识荡漾着,嘴角露出跟木偶娃娃一样的诡异笑容。

    明明是大白天,可她周围,却鬼气森森。

    …………

    府学宫里,上课的钟声响起。

    今天第一堂课,正是季寥的课。

    他走进学堂时,二十四位生员一个不少的安坐在课堂里。

    季寥微笑道:“今天没有人逃课,你们很幸运。”

    生员一脸疑惑。

    季寥道:“上次忘了说,若是有人逃课,这门课肯定就不能过了。”

    生员们都暗自腹诽,你这是故意不说。

    他们又松了口气,还好今天来了,否则一定得后悔死。毕竟上一堂课,他们要是走了,这门课便一定会过,因为季寥承诺了的。

    接下来季寥道:“上一次我讲了金刚经的法会因由,你们当时都很疑惑,那一段不足百字的经文为何会是金刚经的因由。我也让你们下去想了,现在有谁想明白了么?”

    他目视众人。

    聂小娘子举手道:“我明白了。”

    一众生员都不免好奇往她看去,他们都不认识这个聂同窗。只是听说她可能是学正大人的亲戚,学正大人还特意拨了一间学宫的房子给她住,那可是一个小院。

    即使成绩最好的廪生,都没有人能有单独住这么好房间的待遇。

    季寥笑问道:“你说说看。”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