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风雨将至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风雨将至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大殿上再次肃静下来。

    丘神绩一案最近闹得满城风雨,很是牵动了不少人的心思……

    若说犯法,丘神绩的确是犯法了的,先是大闹兵部打伤了不少兵卒,又言语辱骂朝廷命官,继而纵使家奴冲撞晋阳公主的车驾,险些使得本就体弱多病的晋阳公主受到惊吓,两者皆是一等一的大罪。

    当真较真儿起来,一个充军发配是足够的。

    可问题是丘神绩的这两项罪名细究下去,又似乎皆有情可原……

    大闹兵部是因为兵部先行将其堪合文书扣押,又迟迟不给他分配官职,闹一闹似乎也正常,而冲撞晋阳公主的车驾,更多人则是怀疑其中有人设计陷害,事情也太巧了一点儿。

    皇帝认为丘神绩藐视朝廷、蔑视皇族,那么怎么罚都不为过,反之,若皇帝认为这两件事都有其原因,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似乎也说得通……

    终究如何处置,这就要看圣心独裁了。

    李二陛下没有当场宣布对丘神绩的处置,而是看向一直躲在人群后头闷不吭声的孙伏伽:“孙爱卿,丘神绩一案,依你之见当如何处置?”

    孙伏伽心中无奈,陛下您乾纲独断圣心独裁,如何处置谁敢说个不字?偏偏要将这个得罪人的差使甩到微臣的头上……微臣的帽子小,顶着丘行恭那个泼才的怨气当真是压力很大。

    不过谁家人家是君他是臣呢?

    脏活累活只能他来干,干完了还得背黑锅……

    心中早已准备好了说辞,孙伏伽当即便道:“回陛下,丘神绩大闹兵部在前、冲撞晋阳公主车驾在后,人证物证确凿无疑,无可辩驳。况且丘神绩在大理寺牢狱之内已然认罪伏法,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按照《贞观律》,当处以流放充军三千里之罪。”

    大臣们纷纷点头,这一点没有太多意外。孙伏伽身为大理寺卿,向来处断公允铁面无私,这个裁决亦是严格按照《贞观律》来办事,任谁也挑不出错处来。

    众人又都看向高士廉,谁都知道高家与丘家的关系,当年高士廉落魄琼州之时若非丘行恭之父丘和的鼎力扶持,非但不见得又复起的机会,便是那条小命儿怕是也得丢在烟瘴遍地的天涯海角……

    如今丘神绩落难,高士廉又岂能坐视?

    这可不是小的罪名,一旦发配三千里,便等同于一个巨大的政治污点,即便是后台再硬,这一生怕是也难再觊觎正三品的十六卫大将军,顶了天也就是一个中州刺史。

    这对于一个出身世家骁勇善战的年青将星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高士廉一张老脸古井不波,花白的须眉颤都不颤一下,眼皮耷拉着,捏着茶杯一口一口的浅啜慢饮,似乎完全没有将殿上的话语听入耳中,一点想要说话的打算都没有。

    难道不为丘神绩求个情么?

    众臣不解,按理说以李二陛下对高士廉一贯以来的尊敬,只要高士廉说句话,起码也能罪减一等……

    然而结下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高士廉安然不动,长孙无忌却跳出来说话了……

    “陛下,丘神绩所犯之事虽然证据确凿,然其毕竟是有因由在先,本来兵部便负有一定责任,不应全部归咎于丘神绩一身,法无可恕却情有可原。至于冲撞晋阳公主车驾……所幸,晋阳公主不是并无大碍么?依臣之见,发配三千里有些过重,何不将其降为兵卒,准其前往西域戴罪立功?”

    长孙无忌语调不紧不慢,却实在是使得群臣惊诧莫名。

    身为丘行恭靠山的高士廉一声不吭听之任之,反倒是一直抗拒丘行恭在军中争夺兵权的关陇集团代表人物长孙无忌为其出声求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止大臣们莫名其妙,就连李二陛下亦是一头雾水。

    不过只是稍稍楞了一下,大家便都明白其中必然有些不为人知的勾当,比如……丘行恭背弃了他的恩主高士廉,转而投向了长孙无忌的阵营?

    这是极有可能的。

    李二陛下面色阴沉似水。

    这一天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他想拍板通过孙伏伽的决议,不过如此生硬的将长孙无忌视若无睹又非是他所情愿。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摆在那里,长孙无忌的功绩又几乎无人可比,更何况还有文德皇后的那么一份亲情……

    纵然渐行渐远,情份犹在,面子总归是给一些的。

    房俊自然明白李二陛下的用意,不过是想要给长孙无忌一个台阶下而已,想来原本这个台阶是打算给高士廉的,谁知高士廉居然对于丘神绩被发配充军无动于衷……

    李二陛下要给长孙无忌面子,房俊却没打算给皇帝面子。

    “回陛下,赵国公所言的确有些道理,然则却是有些眼界短浅、心胸狭隘了。”

    一出言,便让满堂惊呼,听这话风,是不打算顺着陛下来啊?

    长孙无忌更是面红耳赤,气得不轻。

    房俊旁若无人,继续说道:“人情再大,大不过法理,此间诸位大臣皆是陛下之袍泽,大多都曾追随陛下冲锋陷阵、赴汤蹈火,若是皆要顾忌人情,岂不是任谁犯了法都要网开一面?如果是那般,还要律法干嘛?律法之存在,便是要给予大家一个行为的准绳,决不可逾矩至准绳之外,即便是王子犯法,亦当于庶民同罪!赵国公身为国朝重臣、陛下肱骨,却只看得到人情利益,将刑律之威严、国法之公正弃若敝履、不屑一顾,敢问一句,尔可知此乃乱政之根源、祸国之谏言?”

    说到最后一句,已然横眉立目,语气铿锵,一身正气浩浩荡荡,直如商之比干附体、楚之屈原再生!

    大殿之上落针可闻,群臣瞠目结舌……

    长孙无忌差点鼻子都冒烟儿了!

    “嚯”的一声自座位上站起,颤抖的手戟指房俊,怒气差点将花白的须发尽皆点燃,厉声喝道:“好胆!!大胆狂徒,焉敢如此羞辱于某?老夫当初跟随陛下九死一生冲锋陷阵之时,你个怂娃还不知在谁的肚子里呢!现在居然这般狂妄,真真是岂有此理!老夫对陛下忠心耿耿,对大唐兢兢业业,哪里轮得到你个乳臭未干的怂娃肆意污蔑!”

    长孙无忌气得不轻,房俊却两手一摊,一脸无辜道:“你看你看,下官没说错吧?咱这正说律法要公正严谨的事儿呢,你这边便又将当年如何如何挂在嘴边……下官敬佩您为大唐立下的汗马功劳,唯有您这些前辈舍生忘死的追随陛下打下这片江山,哪里轮得到吾等小辈再此高谈阔论?可功劳是一回事,资历是一回事,道理却又是另一回事,总不能您功劳大,就得事事都是您占理吧?”

    眼看长孙无忌气得须发皆张,赶紧又向李二陛下抱怨:“陛下明鉴,是您问微臣,微臣这才说的……总不能您让微臣说话,微臣却昧着良心说假话吧?结果微臣说了,赵国公却不爱听,微臣委屈……”

    李二陛下黑着脸,咬着牙,瞪着房俊。

    你委屈?

    你委屈个蛋啊!

    你个小王八蛋,老子让你说话,是让你说这些吗?

    简直岂有此理!

    他正欲张口叱责,却见到孙伏伽也自座位上站起,一揖及地,朗声道:“房侍郎所言,实乃天地至理!既然立下法度,自然要人人遵从,若是估计人情厉害,岂非形同虚设?丘神绩一案证据确凿,无可辩驳,微臣恳请陛下依律制裁!”

    他对房俊这番话简直喜欢到骨子里去了!

    简直就是知己啊!

    谁都知道法律要公正,可是事到临头,又有几个人能有此觉悟?莫非是仗着权势人情将律法肆意践踏,只为自家方便而已。他坐在大理寺卿这位置上,深知想要秉公执法何其难也?

    偏偏他就是个公正无私的性子,所以做起事来总是诸多掣肘,满腹怨言。

    就比如丘神绩这个案子,证据确凿无可争议,又有什么好议论周旋的?无非是往南还是往西发配而已……

    所以这时候房俊说了这么一番话,他深有同感,见到皇帝将欲叱责房俊,当即站出来表态支持。

    却不知这一下把李二陛下气得……喉咙动了动,强自将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一张方脸比锅底还黑,忍着火气,愤然道:“那就这么办吧,退朝!”

    当即起身,拂袖而去。

    大臣们面面相觑,您就这么走了,那说好了宴会呢?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