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力挺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力挺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房俊上前一步,将柳奭迫得不得不后退一步,气势强弱立显。

    房俊冷冷盯着柳奭:“既然敢在背地里动手,那么就要有遭受报复的觉悟。奉劝你一句,趁早上疏调职,亦或干脆请求致仕也好,否则本官在兵部一天,就没有你一天的好日子过!”

    娘咧!

    真当老子不知道你们在暗地里传播咱跟长乐公主的绯闻,想要将老子赶出京城以此斩断太子的臂膀?

    当然,自己是否被贬斥出京实则并不是因为与长乐公主的绯闻,而是取决于李二陛下易储之心意是否坚定。可是被人这般当成任意揉搓的探路石,房俊极为不爽!

    老子不爽,那你们就谁也别想爽快!

    长孙无忌那几个老匹夫位置太高、距离也远,等闲想要发飙也差着点儿地位时机,可是你柳奭不过只是一个亲王的舅丈人,还真当自己已经是国舅爷了?

    就拿你开刀,先爽利爽利心情再说……

    柳奭呆了一呆,又惊又怒!

    整个长安都知道房俊跋扈,可柳奭却从未想过这厮居然跋扈到这种地步!这里可是兵部衙门,朝廷官署,居然这般毫不掩饰的当众威胁属下官员,强迫其致仕?

    更何况他柳奭还是一位皇亲!

    郭福善满头大汗,连忙拉住房俊的衣袖,软语道:“房侍郎这又何必?都是同僚为官,且二位皆是皇家亲眷,算起来亦是一家人,消消气,切莫与柳郎中一般见识。”

    他是和善的性子,万事以和为贵,却也对于柳奭的放肆甚为不满。

    你这人依仗着晋王殿下的名头平素鼻孔朝天倨傲自大也就罢了,没人和你一般见识,且由得你趾高气扬。可是你难道不知这房俊是个什么性子?正如房俊刚刚那句话所言,莫说你一个晋王殿下的舅丈人,就算是晋王殿下亲至,大抵也不敢在房俊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郭福善苦言相劝,唯恐房俊上任第一日就闹出拳打同僚的笑话,届时不仅整个兵部沦为笑柄,他这个右侍郎亦难免遭受非议。然而其余官员却面无表情的肃立一侧,非但没有一丝一毫劝阻之意,反而有几位甚至眼眸之中光芒闪烁,一副看热闹的兴致勃勃……

    由此可见,柳奭的人缘是有多差。

    房俊呵呵一笑,环视一周,淡然说道:“本官之信条从未变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栗,我夺人三斗!大家各司其职,自然相安无事,谁想看本官的笑话,且在一旁静静的看便是,千万别想着在本官的头上踩一脚!否则本官找你麻烦的时候,那后果怕是你承受不住。”

    柳奭一张俊脸阵红阵白,羞愧无地。

    被房俊这般当众折辱,几乎指着鼻子大骂,自然是气得几乎炸了肺,可是气恼之余,也自暗暗心惊胆颤。

    这棒槌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柳奭心里正思索着如何下台,这般被房俊羞辱的颜面无地偏偏自己连句硬气话都不敢说,往后岂不是沦为关中笑柄?

    一个书吏快步跑进值房里来,浑然没有发现屋内诡异的气氛,喘着粗气道:“吴王殿下与新任京兆尹联袂而来,说是请房侍郎相见,恭贺房侍郎任职。”

    屋内众人顿时一惊。

    吴王虽非陛下嫡子,但是其血统高贵,朝中无数前隋遗臣尽皆对其推崇备至,且自从至工部任职之后,屡次受到陛下赞誉嘉奖,即便不能承继储君之位,却也是亲王之中名声不下于魏王李泰的存在。

    而新任京兆尹马周,更是陛下的心腹近臣,一直作为未来的宰辅培养……

    这两人在房俊第一天上任的时候便联袂前来,捧场撑腰之意毋庸置疑,由此可见房俊之人脉的确宽广,即便是将来被贬斥出京,照样还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官员们便一齐鄙视柳奭,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一个亲王的舅丈人而已,人家房俊就算是再落魄也还是帝婿,哪怕贬斥出京也得是一个封疆大吏的官职,你柳奭有什么资本在人家面前倨傲嚣张?

    柳奭也明白过来这个道理……却是有些晚了。

    自己这一张面皮被剥得干干净净,就只差被房俊丢在地上使劲儿的踩上几脚,丢人丢到姥姥家。

    大家伙呼呼啦啦从值房走出,出了抱厦,便见到一身紫色朝服、悬佩玉带钩的吴王李恪与同是紫色袍服的马周一先一后,走入中庭。

    吴王李恪最近心思豁达,工部虽然是个不受待见的衙门,但是因为翻建东西两市以及营造昆明池市场颇受各方瞩目,小日子过得甚为滋润,气色愈发好起来,面如冠玉肌肤莹白,与房俊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马周则一如既往的清癯消瘦,只是一双眼精光湛然神韵内敛,颇有几分封疆大吏的气韵风度。

    房俊迎上前去,面色并不好看:“二位莅临兵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只是二位这般穿紫佩玉,是来嘲讽下官这个被贬斥调任的失意之人么?”

    《武德令》规定,三品以上官员穿紫服,腰带用玉带钩。三品之下五品以上,穿朱绯之色,腰带用草金钩。

    房俊对于这一身紫袍玉带极其向往,可无奈只穿了不久,便又穿回了朱绯之色,连个玉带钩都不能戴……至于草金钩,房俊表示趁早扔掉算了,难看得要死……

    兵部官员都唬了一跳,心说房二果然非是凡人,面对陛下宠信的皇子和心腹近臣,居然这般言谈无忌。

    柳奭愈发郁闷了,心中后悔,为了提升自己在兵部的地位想要踩一踩房俊,孰料居然踩在了铁板上……

    马周性情严谨,缺乏幽默,闻言微微一愣,连忙说道:“二郎说得哪里话?愚兄亦是刚刚上任不久,京兆府上下经由二郎一手调理,可谓是雷厉风行效率极高,愚兄窃据其位,每每深感惶恐,是以今日前来邀请二郎赴宴,以表谢意,万万没有一丝半点挖苦之意。”

    吴王李恪与房俊熟悉得多,笑呵呵的一拍马周的肩膀,笑道:“别理他,听他胡说八道作甚?紫色最贵,他眼不气也没辙,谁叫他恣意妄为到处得罪人最后丢了这一身紫袍?让他羡慕嫉妒去吧。”

    马周苦笑。

    李恪看向房俊,下颌微抬:“喂,穿绯袍的那位房侍郎,本王与宾王兄见你甚为可怜,是以备下一桌酒宴想要安慰安慰你,可愿同去?”

    房俊黑着脸咬着牙:“去,为何不去?白吃白喝,傻子才不去!”

    李恪哈哈大笑,对马周揶揄说道:“瞧瞧,这厮富可敌国,却依旧一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惫懒样子,真真是令人耻笑。”

    马周苦笑道:“问题是下官家中苦寒、囊中羞涩,这位房侍郎看起来心怀怨愤,必然拿酒菜撒气,偏生又是个嘴刁的,这一顿尚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还望殿下仗义疏财,结算了中午这一顿酒资可好?”

    李恪笑得愈发开怀:“谁说马宾王冷面冷心顽固不化?分明是胸有锦绣深藏不露,这话儿说得可是有趣至极,就冲这句话,今日的酒资包在本王身上即可。”

    房俊嘿嘿一笑,瞥了马周一眼,慢条斯理道:“马府尹可莫忘记,现如今京兆府的账上可是有这一笔天大的烂账。若非在下出马,这笔账可是不一定要得回来……马府尹,这顿酒你若是请了,要账之事不在话下,若是不请,嘿嘿……”

    马周顿时一脸苦相,哀叹一声,对李恪埋怨道:“寻常找一家酒肆即可,殿下非得去什么锦绣山河楼,这下好了,一顿酒宴,下官半年俸禄都打了水漂……”

    房俊心中温暖。

    官场之上人走茶凉,可是李恪与马周能在自己即将被贬黜之际公然出面邀请自己,乃是向外界表态力挺自己,甚至等于间接对陛下的决定表达不满。

    这份情谊,怎不令人感动?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