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抵押借贷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抵押借贷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武氏兄弟出了房府大门,不敢耽搁,当即来到河间郡王府,递上那封书信,求见郡王世子。

    未几,门子出来相迎,说是世子有请。

    两人跟着门子进了一侧的角门,但见郡王府中亭台水榭美轮美奂,屋宇连绵鳞次栉比,处处皆充盈着一股子富贵堂皇的味道,其奢靡华美,却是前所未见。

    兄弟两个虽则出身国公府中,但是父亲早逝,家道中落,比之一流的世家子弟在眼界之上差距何止一个等级?早已被这郡王府当中的富贵奢华震得晕晕忽忽,蹑手蹑脚……

    书房内,郡王世子接待了武氏兄弟。

    郡王世子李崇义二十许岁,体格魁梧相貌俊朗,一举一动都酷肖乃父,即便是端坐椅上,依然充盈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度。

    手里拈着那封书信,李崇义看着武氏兄弟,淡淡说道:“前次二郎而然跟某打过招呼,说是武娘子的娘家兄弟想要承接京兆府的东市翻建工程,却短缺了一些银钱,他因是京兆尹,若是直接给你们拿钱恐怕御史生事,徒惹是非,便拜托某借贷给你们一些。”

    武氏兄弟对视一眼,原来媚娘口口声声说不能擅自做主将自家的钱拿出来给他们,不是不想,而是跟房俊说了,房俊多有考量。说来也是这个道理,那时候房俊春风得意马蹄疾,怎肯为了一些钱财凭空落人口实?

    转念又一想,若是房俊早一些被撸了这京兆尹的官职岂不是更好?那样便没了这许多顾忌,可以直接借钱给他们……

    不过事已至此,两人还没有蠢到再转回头去找房俊借钱,反正甭管是谁的钱,又没有打算当真借了不还,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是眼前的难关必须过去,而后再论其他。

    武元庆便施礼说道:“二郎谨慎,吾兄弟却要来给世子添麻烦,着实惶恐。”

    李崇义点点头,心讨这两人比之外界风传的废物评论倒是好了一些,起码知道礼貌规矩,便客气说道:“都是一家人,何须如此客套?武娘子这信中已然言明,二位愿意以祖抵押,借贷三十万贯,为期一年,九出十三归,可是如此?”

    武氏兄弟点点头,心在滴血。

    娘咧!

    有钱就是好,做什么生意买卖?光是放印子钱就发家了!自己这边借贷三十万贯,到手的只有二十七万,一年之后则要还上三十九万……若能及时还清,那还算不错,毕竟能解了燃眉之急。可若是还不上,那可就要命了。以房俊和河间郡王府的关系来看,即便自己到时候还不上,也不至于就把自己怎么着,可是印子钱的规矩向来都是驴打滚儿利滚利,后年要还的时候那可就是五十几万……

    李崇义欣然道:“既然如此,那二位给在下写个凭据,便给二位拿钱。”

    武元爽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二十几万的巨款,咽了口口水,说道:“可是吾兄弟来时匆忙,并未将房契带在身上……”

    “那又何妨?”李崇义大气的摆摆手,淡然道:“这点小钱,某还怕二位耍赖不成?不若这样,凭据你们先写,然后给二位拿钱,某再派个人将钱送去贵府,回来的时候将房契带回,二位意下如何?”

    二人连连点头赞同,瞧瞧人家郡王世子,办事就是大气,如此巨款在人家眼中就是“一点小钱儿”,凭据抵押什么的只不过是一个过场,根本就不甚在意。

    差距啊……

    李崇义当即叫来一个账房,写下凭据,让武氏兄弟签字画押。

    然后,李崇义建议道:“二十七万贯有些巨大,某听闻贤昆仲尚欠着京兆府一笔赎金?不若这样,某给你写一封书信,你交给京兆府那边,这笔赎金由某直接给他们交付,而你们只需带着余款就好,不知如何可行?”

    二人自然不会有异议,堂堂郡王世子岂会贪墨他们几万贯的赎金?

    当下两相交割,武氏兄弟带着十九万贯的巨款返回家中,八万贯的赎金自有李崇义与京兆府结算,二人则将祖宅抵押给李崇义。

    待到家仆自武家拿回房契,李崇义叫来一个心腹家仆,将武氏兄弟写下的凭据和房契一同交给他,嘱咐道:“去房府,将这些亲手交给房俊的小妾武娘子,万万不可假手于人,记住了?”

    “喏!”

    家仆应了一声,带着东西前往房府。

    李崇义则伸了个懒腰,想了想,径自来到后宅书房,找到自己的父亲河间郡王李孝恭。

    李孝恭一身宽大的常服,靠在书房的软榻上,两个侍女正帮他捏着腿脚,一手拎着一个白银的小酒壶,小口的抿着酒,另一手则在一个身姿娇小的侍女半敞开的怀里摸索着,摸得小侍女香汗津津娇喘细细,清秀靓丽的小脸儿一片晕红,红唇轻咬,眼眸能滴出水来……

    李崇义进到书房的时候,便见到这一幕。

    不过他早习以为常,自家老爹是何等荒唐他早已见识过不止一次,面上丝毫不见窘迫,恭恭敬敬的施礼问安。

    李孝恭伸脚踹了一下,几个侍女慌忙爬起来,先是对李崇义施礼,继而匆匆走掉。

    打了个哈欠,将酒壶放置一边,李孝恭问道:“吾儿可是有事?”

    李崇义略作沉吟,继而温言相劝道:“非是儿子想要干涉父亲,只是这酒色均乃剔骨之钢刀,偶尔为之心旷神怡,毫无节制则追魂索命……还望父亲多多顾及身体,有所节制才好。”

    “滚你的蛋!老子的事情也是你能管的?行了行了,为父心中有数便是。还未说到底有何事?”

    李孝恭不悦的骂了一句。

    李崇义无奈,可是孝道乃是天道,天底下只有老子揍儿子的,儿子若是劝不动老子,那当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便将刚刚武氏兄弟前来府上借贷一事说了,然后道:“这些钱原本就是船厂那边划拨过来的利润,本就是房俊应得的,按理说人家如何用途,儿子本不该多嘴。可是假手于我,转而借贷给武氏兄弟,这却又是为何?难不成房俊当真贪图那点小利,自己不好意思赚舅哥的利钱,拐个弯儿从儿子这边走一遭?”

    李孝恭从软榻上坐了起来,看着面前器宇轩昂的长子,缓缓说道:“吾儿要懂得一个道理,世间事,绝非知道的越多越好,知道的越多,就意味着麻烦越多,麻烦越多也就意味着总归会遇上风险。有些事情即便知道了,也要努力装作不知道,糊涂人想要装聪明难,聪明人想要做糊涂更难。吾家现如今之声势地位,已然攀至最高,所以为父时常有惶恐之感,唯恐祸事临头。若是有一天为父不在了,你要记住,凡事不必认真去追究,能吃亏的时候就不占便宜,能糊涂的时候就别聪明,如此,吾家方可长久。”

    李崇义有些懵,不知道老爹今日这是发什么感慨?

    刚刚您还美人在怀温柔在手呢……

    不过他向来恭谨孝顺,无论李孝恭是否占理都绝不忤逆,更何况是这种深邃精奥的处世智慧?

    闻言躬身一揖:“儿子受教,定然谨记父亲教诲。”

    李孝恭呵呵一笑,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如此拘礼,身躯向后又微微靠在枕上,随意说道:“至于武氏兄弟……不过是那武娘子未雨绸缪而已。房俊虽然此番受了波折,但上升之途依旧坦荡,而且他最高点必然是在太子登基之后。如此,武娘子怎会容许她两个愚蠢的娘家兄弟时刻成为房俊仕途的隐患,而遭受政敌的攻歼?”

    李崇义恍然:“也就是说,这其实就是个圈套……”

    “自然,等着看吧,那武氏兄弟最终也只能乖乖的依附于武娘子,不敢再起波澜。其实依我看来,还不若心狠手辣一些,直接永绝后患才是最好的。”

    李崇义有些冒汗,这也太狠了吧?只是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可能,就要置人于死地?

    但是他到底是有些天真,若是房俊再此,怕是要对李孝恭翘一根大拇指。历史上武媚娘将几个兄弟统统以各种手段弄死,可绝非仅仅是因为童年遭受凌虐的仇恨而已。

    到了登基称帝的地步,区区个人仇恨又算得了什么?

    没有了这几个作死的兄弟,武媚娘才算是金身大成,不给那些攻歼他的敌人任何一个机会……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