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背后的阴谋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背后的阴谋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李承乾唉声叹气愁眉不展,房俊亦是无奈。

    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是天子之家?做父母的偏向哪一个孩子是根本不讲理的,毫无理智可言,外人怎么劝?

    房俊也对李二陛下有些腹诽。

    你喜欢李泰多过喜欢李承乾,这是你自己的事,可是怎能因此便三番两次的冒出易储的心思?历史殷鉴,但凡被废黜的太子基本没有好下场,就算李承乾不是很在乎这个储君之位,难道他还能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你这般三天两头的要易储,你让李承乾怎么想?

    原本历史上李承乾联合房遗爱杜荷等人密谋发动政变,搞不好便是被李二陛下亲手给逼的……

    李承乾发了一会儿愁,忽然抬头盯着房俊,说道:“父皇对孤一直心怀不满,很大程度上便是孤在政事之上不曾有过作为,若是孤干几件漂漂亮亮的大事,你说父皇会不会感到欣慰,心中再无易储之念?”

    房俊挠挠头:“道理是这样的……可问题是哪里有什么大事要你去做?”

    身为太子,岂能总想着出风头?

    风头太盛,那是会招致皇帝猜忌的,别说什么父父子子血脉相连,在天下至尊的皇位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可是如同眼前这般蛰伏温顺,皇帝却认为太子无能,心心念念的想着魏王李泰的好,对太子愈发不满。若是这股不满日积月累渐渐深厚,依着李二陛下刚烈的脾性,谁晓得会不会重提易储之事?

    房俊叹了口气,摊上这么一个父皇,李承乾也算是够倒霉的……

    李承乾便目光灼灼的盯着房俊:“大事……自然是有的。”

    房俊愣了一愣,看着李承乾的神情,不可思议道:“殿下该不会是再说东西两市的翻建之事吧?”

    李承乾点头,说道:“就看二郎愿不愿意将这泼天的功劳分润给孤一份了。”

    眼下,除去对西域用兵之外,便是东西两市的翻建堪称大事。

    身为太子,自然不可能率领军队在外征战,谁知道会不会发疯了引着大军攻打京师篡夺皇位?既然对西域用兵不可能轮到李承乾,那么东西两市的翻建自然便是最好的机会。

    海量的资金投入,庞大的施工规模,深远的政治影响……一旦李承乾插手东西两市的翻建工程,并且最终取得完美的成果,正好可以彰显他的能力,怎能不令李二陛下龙颜大悦?

    房俊吓了一跳,问道:“这是谁出的馊主意?难不成是杜荷那个兔子?亦或是李安俨那帮蠢货?”

    李承乾愣住,旋即怒道:“二郎真当孤是傻子不成?杜荷那厮眠花宿柳斗鸡遛鸟倒是个人物,可是那里懂得半点朝局之事?至于李安俨等人……拜你所赐,等闲哪里还会到孤的面前?”

    房俊当初忽悠李安俨等人,派遣家中部曲家将加入到“水师冲锋队”当中,并且许诺战场之上的缴获尽皆有份。结果这些被各大世家门阀视为家底一般的部曲家将成了水师的主要战斗力,一去不复返。江南剿匪所得的利润更是被房俊假借太子之名义捐献给了李二陛下,逼得李安俨等人亦不得不忍痛捐献。

    自那以后,李安俨等原本李承乾的班底便认为是李承乾耍了他们一道,用他们的钱去讨好李二陛下,跟李承乾开始离心离德,最终一拍两散,改换门庭……

    也算是坏了李承乾的名声。

    此时房俊提起李安俨、杜荷,李承乾如何不怒?

    房俊奇道:“那殿下倒是给微臣说说,是哪个棒槌出的这么一个馊主意?”

    李承乾有些愁苦,语气软下来说道:“听你这意思,是不打算将这功劳分润给孤一份了?二郎,你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封疆大吏、朝廷重臣,短时间内已然是进无可进,便是有次等天大的功劳又有何用?孤知道东西两市的翻建计划你筹谋已久,破费心血,孤插上一脚算是从你手中抢食儿吃。可是孤现在的处境极是尴尬,不得不如此啊!这一次算是你帮孤的,孤心中记着,以后定然补偿于你,如何?”

    堂堂太子居然低声下气的说小话,可见李承乾此刻心中是何等彷徨无措,已然将东西两市的翻建当做了救命稻草一般。

    可是……

    “殿下明鉴,这东西两市的翻建影响深远,所牵扯到的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几乎要跟天下最顶级的门阀打上一遍,这可是得罪人的事儿!正如殿下所言,微臣承蒙陛下厚爱身居高位,已然是升无可升,所以不怕得罪人。但是殿下不同啊!您是太子,是未来的皇帝,帝国的执掌者,您怎么能背负这样一个与民争利的名声,将天底下的世家门阀得罪个遍?”

    房俊苦口婆心相劝,希望李承乾能够打消这个愚蠢的想法。

    本来你这储君的位置就摇摇欲坠,若是再将世家门阀统统给得罪了,怕是一转眼就得下台……

    真当这些世家门阀是吃素的?

    李承乾就有些不高兴,说道:“二郎何必危言耸听?父皇不也是极力打击世家、扶持寒门么?”

    不过是响应父皇的政策而已,这可是政治正确的行为,哪里有房俊说的这般严重?

    房俊反问道:“既是如此,那么陛下何不亲自出面,反而要将微臣退出去当刀子?”

    李承乾愣住。

    是啊,父皇一心打压世家门阀,却为何要将房俊推向前台,他自己却稳稳当当的坐镇太极宫?须知自从房俊升任京兆尹以来,与世家门阀明里暗里的斗争一直未曾停止,数次都被世家门阀算计,甚至差点丢命……

    为何哪怕在房俊最最危险的时候,父皇都是冷眼旁观,不曾亲自插手?

    李承乾一头冷汗渗出,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若是自己当真从房俊手中抢过东西两市翻建的权力,岂不是让世家门阀们恨之入骨?这帮家伙自古以来便是无法无天,他们拿房俊没法子,房俊不怕丢官不怕降爵甚至不怕玩儿命,可是自己呢?

    届时所有的世家门阀必然想法设法的联合起来撺掇父皇,将自己这个太子头衔废黜……

    房俊见他有所醒悟,沉声问道:“到底是谁给殿下出的这个主意?这不是帮殿下稳固地位,这根本就是釜底抽薪,想要让殿下走投无路!”

    李承乾擦了擦汗,神情甚是纠结,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稚奴不过是一介稚龄少年,虽则已然成亲,到底年轻识浅不甚了解朝局,只是好心差一点办了坏事而已,绝对不会成心害孤……”

    房俊愣住。

    “谁?晋王殿下?”

    “是稚奴对孤说起这件事……此时的确不妥,但是稚奴定然是想要帮孤,不过是见识有限,未曾想透其中关窍而已。稚奴至性纯孝、兄友弟恭、天真善良,岂会存心害我?不会,绝对不会。”

    李承乾疾声替李治分辨,唯恐房俊误会。

    房俊挑了挑眉毛,居然是李治?

    他不知李治撺掇着李承乾来跟自己争抢东西两市的翻建权是个什么心思,当真如李承乾所言的好心办了坏事,还是根本就心存阴谋……

    但他知道的是,李治这个小子绝对不简单!

    至性纯孝?

    呵呵,能在老爹病重的时候跟老爹的小老婆勾搭起来,这叫孝顺?

    兄友弟恭?

    登基之后数位兄弟先后丧命,虽则情形各不相同,但是结果却是一般无二,这里头岂能没有隐藏起来的缘由?就算这些兄弟都是咎由自取,各有取死之道,难道当真就各个都该死?无视亲兄弟接连陨命,身为皇帝听之任之,这叫兄友弟恭?

    天真善良?

    眼瞅着自己的小老婆将正妻摆弄成“人彘”而不闻不问,这等宠妾灭妻之行径自古以来便是为天下人所不齿,这叫天真善良?

    房俊眯了眯眼,心里打鼓。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