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高阳之怒(上)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高阳之怒(上)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长媳杜氏一向将房俊这个小叔子当做自己的亲兄弟看待,此刻难免心焦如焚,抹着眼泪埋怨身边老神在在的房遗直:“二郎受了冤屈,你这当哥哥的怎能这般无动于衷?好歹也出去打听打听情况,让娘能够放心。”

    房遗直嘿了一声,不悦道:“我去哪里打听情况?那可是大理寺,你当是長安縣衙啊?”

    杜氏赌气道:“你一天到晚酒宴无数诗会繁忙,酒肉朋友不可计数,难道就没有家中跟大理寺有关联的熟人?”

    房遗直语气一滞,有些羞恼。

    “你当大理寺是什么地方?但凡进了大理寺的官员哪怕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个时候谁敢轻易打探消息,难道不怕被误认为是二郎的同党么?再者说了,二郎此次所为确实过分,且不说那些世家门阀没有招惹他便被他掘了祖坟将累世的名声毁于一旦,便是那煽动百姓冲击道德坊的罪名就足够判处一个斩立决!不过二郎乃是陛下女婿,又有父亲这个当朝宰辅在,死罪是一定可免的,尔等妇人尽可放心便是。”

    平素跟他来往的都是一些世家子弟,现在自家兄弟明显是跟世家门阀对着干,那些以往的好友全都与自己划清界限,不肯往来。自己正为这件事情纠结郁闷呢,若非二郎任性,怎能导致自己现在被世家子弟所排挤?

    不过那到底是自己的兄弟,若说一点也不担心自然不能。

    正如他自己所言,房俊是为了陛下办事,又是陛下的女婿,还有父亲房玄龄这尊大神杵在这里,只要不是谋逆的大罪就不可能被判处一个斩立决,性命当可无碍。

    只要命不丢,又有什么大事?

    二郎诗才天授,若是没有那些繁杂俗物羁绊,或许能够在诗词之道上更进一步,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反正在房遗直看来哪怕是官居首辅宰执天下,到底也只是一介俗物,哪里记得上一篇锦绣文章、一阕华美诗词?

    他却从来未曾想过,若是没有房俊现在如日中天的地位权势,单单靠着他那即将致仕告老的父亲房玄龄,会否还有那么多的世家子弟青年才俊愿意捧着他、奉承他?

    这家伙甚至没心没肺的想着,若二郎果真丢官罢爵说不得亦是文坛一件美事……

    杜氏差点气死,恨恨的瞪了不着调的房遗直一眼,心里气不过,纤手便偷偷的伸过去,揪住房遗直肋下的软肉狠狠一拧。

    “嘶……”

    房遗直眼睛陡然睁大,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对这个疯婆娘破口大骂。不过好歹他也知道心疼媳妇,若是这个时候被别人发现夫妻间的小动作,媳妇被老娘狠狠的叱责一顿自然难免。

    为了媳妇不在弟媳面前丢面子,房遗直已无比刚强的忍耐力死死的忍住……

    卢氏又开始骂:“这个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搞什么鬼,自己跑去农庄躲清静,却将二郎一个人丢在狱中不管,哪里有这样为人父者?真真是过分!”

    儿子、儿媳们闭嘴不言。

    这话她能说,小辈们怎么接话?

    尽管大家心里都对房玄龄的淡定不以为然,甚至是颇有怨言……

    正在这时,一个家仆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主母,大事不好!”

    家仆一进门便大叫。

    武媚娘叱责道:“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好好顺顺气儿再说话。”

    那家仆吓了一跳,赶紧一叠声的赔罪。

    在房家家仆下人眼中,最为敬重惧怕的便是武娘子……

    主母卢氏出身世家高门,性子却粗疏了一些,平素对家中的琐事杂物并不上心,对待下人们也更加宽厚仁慈,小小不言之过错往往也都是一笑置之。

    长媳杜氏按说应当是卢氏之下管家的一把手,但杜氏生性谨小慎微有些懦弱,自是镇不住那些油滑的家仆,没人怕她。

    二儿媳高阳公主身骄肉贵金枝玉叶,哪里懂得家中繁杂事务?

    小姐房秀珠天真烂漫,更是毫无机心。

    故此,房家内宅说话分量最重的便成了武娘子……

    没人敢因为武娘子只是二郎的一个侍妾而心存轻视。

    且不说这乃是皇帝陛下“御赐”给二郎的侍妾,单单就武娘子执掌房家财权一事来说,谁敢不敬重万分?

    放眼大唐的高门贵族,谁家会让一个侍妾掌握着家中所有赚钱的产业,偏生还能打理得井井有条、赏罚分明?

    武媚娘秀美蹙了蹙,微恼问道:“到底发生何事?”

    她亦看得出来,若非是发生大事,这些经由她一手調教的家仆下人轻易不会这般慌张失态。

    那家仆喘匀了气,这才小心翼翼回道:“三郎在东市那边与人发生争执,发生斗殴,现在被刑部官差拿了,羁押在刑部大牢。小的前去刑部大牢,却未曾见到三郎,刑部那边说是三郎失手致使别人重伤,必须要收押审理,一边审判双方的权责……”

    整个大堂里顿时一静。

    卢氏一双眉毛扬起,手掌一拍桌案,怒道:“怎地,都将吾房家当做面人想捏就捏?前头二郎入了大理寺的牢狱,后脚又将三郎抓入刑部的大牢,这是想要将房家断子绝孙还是怎地?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家仆亦是忿忿不平:“回主母,三郎只是因口角用硬物砸伤了那人额头,根本不曾重伤。对方报案,刑部来人却赶在長安縣之前到來,二话不说便将三郎羁押入狱,分明就是袒护于对方,污蔑三郎!”

    一众女眷俱是心生恼怒,这是看着房俊犯了错,就想墙倒众人推么?

    武媚娘心思细腻,问道:“对方是谁家?”

    家仆回道:“是令狐家的小儿子,令狐锁。”

    难怪!

    令狐锁是令狐德棻最钟爱的幼孙,令狐德棻屡次三番的被房俊折辱,甚至不得不在太极殿上撞柱装死来躲避尴尬,现在房俊被皇帝下狱,房家风雨飘摇,令狐家跳出来落井下石自然再正常不过。

    高阳公主怒不可遏,这种被人欺上门来骑在头上的屈辱感是她前所未有的,愤然起身,娇声叱道:“韦挺是要袒护他们关陇集团,执法犯法么?来人,备车,本宫要亲自去刑部衙门看看,到底这天下是李家的天下,还是关陇集团的天下?”

    公主殿下柳眉倒竖,气愤不已。

    韦挺乃是新任刑部尚书,出身于关中韦氏,亦是关陇集团之一员。

    那家仆应了一声,不敢违抗,赶紧转身退出备车。

    卢氏亦站起来说道:“吾也前去。”

    武媚娘赶紧站起来拉住卢氏的手臂,劝慰道:“岂能让母亲出面?您是诰命夫人,身份不同,还是媳妇陪着姐姐前去比较好。”

    高阳公主的年纪没武媚娘大,但她是公主身份,又是正室大妇,论理武媚娘是要称呼一声姐姐的。

    刑部乃是朝廷重地,不得轻辱。

    卢氏乃是房玄龄的夫人,无论如何都有些授人以柄。

    反观高阳公主虽是房家儿媳,却也是皇室公主,哪怕不讲理一些,别人也无话可说。难道谁还能在打压房家的同时将炮口对准皇室?

    那可真是蠢到家了……

    卢氏剽悍倒是剽悍,却也不是没点智谋,武媚娘这么一劝她便知道武媚娘的用意,心里赞了一句二郎的这个侍妾果然每遇大事有静气,心思灵动,思虑周全。

    只是……

    她担忧的瞅了一眼高阳公主的小肚子,满面忧色道:“你们俩个正怀着身子呢,若是有什么万一……”

    武媚娘甜甜的笑起来:“就是这样才好呢,令狐家不是想要讹人吗?这次定然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