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五章 封言道

第九百零五章 封言道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窗外的秋阳暖暖的光线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两个姿容绝美的少女身上,仿佛带着淡淡的光晕,安宁静谧,岁月静好。

    高阳公主放开搂着武媚娘纤腰的手臂,转而牵着她的手,轻叹道:“昨日去三姐姐家中,听王驸马说起朝中动向,那些世家门阀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看来是一定要治郎君的罪。这帮家伙真可恶,郎君只是因顾氏谋逆而出兵剿灭,关他们什么事?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口中的三姐姐,是南平公主,嫁给王珪的长子王敬直。

    现如今长安暗流涌动,各大世家门阀全都行动起来,每天都有无数的弹劾奏章送往昆明池那边,全都请皇帝将房俊重重治罪。

    高阳公主很是不忿,顾家藏匿前朝帝胄又心怀谋逆豢养死士,自然是死有余辜,跟那些世家门阀有什么关系?非得一个两个被疯狗咬了一般的窜得老高,真是讨厌!

    武媚娘却是莞尔一笑。

    论起政治天赋,她可以甩出去高阳公主几条街啊……

    “殿下不必担忧,那些世家门阀也就是叫唤得厉害,其实谁都知道不会拿二郎怎么样的。”

    武媚娘说得笃定。

    对于朝局的揣度和人心的摸索,高阳公主也知道自己比起武媚娘来拍马难及,这个丫头有着一颗七窍玲珑的心肝儿,便是那些自诩精英的男儿也多有不及……

    便疑惑问道:“何以见得?”

    武媚娘反握住高阳公主的纤手,笑道:“您看啊,都弹劾了那么久,陛下是不是一直未曾表态?府里的大人是不是一点愁容都不见?”

    歪着头想了想,高阳公主明媚的眼眸亮晶晶的:“确实。”

    武媚娘轻笑了一下,俏脸上满是爱慕:“所以啊,郎君行事虽然看似鲁莽不计后果,实则心中有数着呢。顾家谋反的证据确凿,就算下手狠了一些,又有什么错?那些世家门阀心里也清楚拿郎君没辙,只不过如此群情汹汹的活跃,是想向陛下表达自己的担忧,使得陛下心中有所顾忌不要将所有的世家门阀都当作顾家那般想杀就杀而已……”

    若是任由顾家灰飞烟灭无动于衷,是不是会让皇帝心中有一种“门阀不过如此,可以任由宰割”的感觉?以后想对世家门阀如何,都不必有所顾忌。

    这是世家门阀所绝对不能容忍的……

    高阳公主似懂非懂,她本就对这些龌蹉的勾心斗角无感。

    公主殿下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恨了,她会咬牙切齿不屑一顾,爱了,她会情感炽热不顾一切……

    *****

    雨丝缠绵。

    淅淅沥沥的雨滴在屋檐滴落,空气清新凉爽,将关中的酷热驱散一空。

    赵国公府的树木花草被雨水洗涤一新,葱绿簇新姹紫嫣红。

    书房内的摆设极尽奢华,屏风前陈设着红木大书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另有缅玉镇纸,邢窑出品的白瓷鸳鸯形砚滴,紫檀棱口镶座湘竹制作的笔筒,精美的童子奉茶造型的小口笔洗,乌木制作的镶有玉带图纹的墨匣,以及笔架、笔屏、印色池、压尺、秘阁等文玩。

    富贵奢华之处,不足细述。

    字画、古琴、棋枰等置于一侧,透着文雅、闲适,令人身处其中,怡然自得。

    赵国公长孙无忌与一名年青文士对坐,茶香漫漫,水雾袅袅。

    “晚辈明日即将南下,不知赵国公有何赐教?”

    年青文士二十余岁年纪,剑眉星目面容白皙,坐在那里腰背挺直气质淡然,很是俊朗倜傥,即便面对当朝最有权势的赵国公长孙无忌,亦是面带浅笑应对得体,没有一丝一毫的窘迫紧张。

    世家子弟的卓然傲骨尽显……

    长孙无忌淡淡一笑,亲手为他斟茶,和蔼道:“吾与尔父多年至交,情同手足。尔父驾鹤西游,算是得脱清静,吾又怎能不记挂着你这故人之后?”

    言辞亲切,态度亲厚,言语之间不胜唏嘘,仿若照顾自家子侄。

    年青文士嘴角微微一扯,扯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赵国公厚爱,言道此生不忘。”

    长孙无忌呵呵笑道:“切莫如此拘谨,你我世交,与自家人无异。只是言道你此次南下赴任沧海道行军长史,老夫怕你一时未能窥得其中玄妙,行差踏错,非但无功反而有错,是以才将你唤来嘱托一二。”

    笑容可掬,态度和蔼,一股浓浓的长辈爱护后辈的关切之情。

    年青文士却心中哂然……

    忽悠谁呢?

    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不过长孙无忌现在虽然不管事务,然则地位崇高影响力惊人,在满朝文武当中妥妥的排名前三,年青文士惹不起,也没必要去惹,倒是要看看长孙无忌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世叔厚爱,小侄感激不尽,恭听世叔教诲。”

    窗外细雨淅沥,雨滴打在树叶上,滴答作响。

    长孙无忌拈着茶杯轻轻呷了一口,一脸憨厚的笑容:“即使如此,老夫也不隐瞒。此时江南不靖,想必贤侄亦有耳闻,所谓的沧海道更是早已被房俊架空,兵不过千,船不过几十,甚至连一个全权掌握的驻扎之地都没有,尚要借住在房俊的封地之内。兵员操练、船只维护、后勤补给,统统要经由房俊之手,否则便是寸步难行……”

    年青文士微微一愣,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封言道,前尚书右仆射封德彝之子,高祖武德八年,封德彝去世,年仅九岁的封言道袭父爵密国公,贞观四年以门荫授左牵牛备身,充任禁宫侍卫。贞观十年,二十岁的封言道授承议郎、行通事舍人,正式踏入仕途。

    标准的世家子弟的升迁途径……

    而且封言道形容俊美、气质倜傥,很是受到李二陛下的赞赏宠爱。

    就在去年,封言道与高祖李渊第十二女淮南长公主李澄霞订亲,授驸马都尉、通事舍人,后又改授尚书司门郎中。

    背靠祖荫,封言道一路顺风顺水,前途无量。

    不久之前,房俊被夺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之职务,封言道被敕封为沧海道行军长史之职。年轻气盛,身居高位,出身世家,皇亲贵胄,这样的封言道怎能不满怀壮志,热血沸腾的想要在天下瞩目的江南干出一番事业,奠定自己官场新星的仕途基础?

    但是长孙无忌这一番话,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令封言道在满满的自信和无边的憧憬当中清醒过来。

    果然砸在脑袋上的苹果,大多是烂的……

    这样的沧海道,处处受制于房俊,还能有什么作为?

    真不知道那张亮到底是怎么搞的,岂不是任凭房俊搓圆揉扁?

    长孙无忌自是看出封言道的颓丧,这亦是他想要的效果。

    对一个有志于仕途的年青官员来说,现如今的江南的确不是一个做出成绩的好地方……

    长孙无忌微微一笑,安抚道:“不过贤侄亦不必颓丧,那房俊虽然在沧海道一手遮天,可你也不是孤身作战。所谓名正则言顺,房俊现在已经被免去沧海道大总管的职务,虽然尚未交接,但已成事实,已然无力掌控,况且张亮又岂是易于之辈?最重要的,是你天下世家门阀都站在你们的身后。”

    房俊屠杀顾氏满门,与世家门阀针锋相对,此事早已天下震荡,封言道自然不可能不知。以封言道的出身,自然看得出世家门阀虽然沸沸扬扬喊打喊杀,实际上想要在朝中取得对房俊的处罚其实并不现实。

    毕竟顾家谋逆证据确凿,这是大义,谁也不能无视。

    那么,世家门阀真正动手的地方,就只能在江南,只能是釜底抽薪……

    封言道恭恭敬敬的问道:“世叔何以教我?”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