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故人举荐(为盟主“浮生ly”加更)

第七百四十五章 故人举荐(为盟主“浮生ly”加更)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河东薛仁贵,拜见叔父!”

    这一声呼喊声音清朗,河岸边码头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修村,薛仁贵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单单这七尺长的身躯便迥异于常人,甚是引人注目。只是村民都有些发愣,知道薛家是河东薛氏的旁支,以前也曾显赫过,却不曾想居然还认识当朝国公?

    勋国公张士贵的名声,在河东一带甚是响亮!

    乱世揭竿而起,在虢州聚众反隋,后投靠李渊,随李建成东征洛阳。张士贵左右冲杀,力战群雄,先败王世充的精锐之师,后败李密的毅劲之旅。军威大振,英名丕显,大军所指,无不滚鞍下马,叩首投降。后追随秦王李世民,其时刘武周战败,李世民担任主帅的大军出关东讨。在这次长达十个月的征战,张士贵始终和李世民在一起,几乎所有的战斗都有张士贵的身影。

    其结果是唐军取得了全面胜利,最终俘虏了自称为帝的王世充和前来援救的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李世民称张士贵战功“军之最”!

    此后玄武门事变,诛太子保秦王,李世民对其无信任,命其执掌禁卫军,为“玄武门长”,不久又转“右屯卫将军,还委北军之任。”依然担任玄武门长,即禁卫军司令的职务。

    众所周知,唐代历次政变之成败,悉决于玄武门即宫城北门军事之胜负,而北军统治之权最为皇帝所看重,由此可见李二陛下对于张士贵的信任和倚重。

    作为河东子弟,张士贵早已成为河东的传……

    乡邻们纷纷惊,薛仁贵与张士贵不仅认识,还称其为“叔父”,关系可见一斑!可既然家有如此关系,却为何居于寒窑之,愁苦度日?张士贵身为国公,随随便便帮扶一下,不至如此吧?

    四周的诧异目光如针刺来,薛仁贵脸庞微红,浑身不自在。

    面皮太薄啊……

    惟愿此生求己不求人!

    张士贵一身紫袍,气度威严,虽是胡须花白却身骨强健,走起路虎虎生风。刚刚踏足岸边,便听到有人唤自己“叔父”,微一错愕,便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恭敬的来到自己面前,躬身作揖。

    这青年二十几岁年纪,身长七尺膀阔腰圆,一张四方脸膛五官疏朗颇为英武,行止之间虽然稍有拘谨,却也礼数周到神情肃然。

    好一个赳赳青年!

    张士贵乃武勋世家,多年来更混迹军伍,对于这等阳刚健硕的青年最是喜爱,反倒对时下流行的熏香簪花弱不经风的风格极为不屑。只是一眼便心生好感,微笑问道:“尔姓甚名谁,缘何称呼某为叔父?”

    薛仁贵恭谨答道:“回国公话,晚辈薛礼,表字仁贵,家父河东薛氏讳轨,早年曾担任襄城赞治。晚辈幼时曾与家父去过国公府拜偈,只是年代久远,经年不见,想必国公贵人事忙,已然忘却。”

    张士贵顿时一惊,下下打量薛仁贵一番,惊喜道:“居然是故人之后?哎呀呀,你若是不说起,某还当真想不起来!那时你随你父前往虢州,怕是只有四五岁吧?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只可惜尔父早?,两家却是断绝来往矣!”

    张士贵的欣喜显然并不是做作,双手将薛仁贵拉起,拉着他的手感慨道:“当年吾与尔父情同手足、相交莫逆,只可惜命运作祟,阴阳永隔。你这孩子也是,即便尔父不在,缘何便不登吾之家门?现下住在何处?生活是否宽裕?昔年曾听尔父提起,为你聘了一位河东柳氏的良配,后来可曾婚配?”

    从张士贵的态度,薛仁贵感到自己的父亲与其之间的感情看来相当不错,否则不可能父亲死了这么多年,两家有素无来往的情况下依然记得自己婚配柳氏之事。

    否则以张士贵今时今日之地位,完全没有必要同薛仁贵虚与委蛇。人活半百,古旧亲朋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每一个找门来的都热情相待?

    薛仁贵心感动,可是张士贵问起现在住处、生活如何,却很是窘迫。红着脸吱吱唔唔半晌,才说道:“柳氏贤惠,晚辈幸甚。”

    张士贵何许人也?整天跟朝堂之一堆人精周旋,早炼出一副火眼金睛,一看薛仁贵神态,便知有难言之处,心里便明了几分。

    “既是故人之后,又称呼某一声叔父,某又岂能亏待?不若这样,尔回去收拾家业,然后来长安寻某,今后便跟在某的身边。尔父既然故去,某自有责任照拂与你,不许自矜。”

    话是好话,用意也是极好,我与你爹是好友,你爹死了,我自然会照拂与你。

    换做旁人,这话没毛病。

    但是在自尊心极强的薛仁贵听来,却有些不是滋味……

    咱有手有脚,更有一身力气可马杀敌,岂能如乡间浪儿一般依附于张士贵,求一碗饭吃?尽管从张士贵的态度来看,是决计不介意白养他薛仁贵这么一个故人之后,但薛仁贵心里受不了。

    张士贵特意点明薛仁贵不要自矜,是要他别抹不开面子,既然有父辈这一层关系在,照顾他便是理所应当。

    可薛仁贵怎么可能不自矜呢?

    堂堂七尺男儿,要食嗟来之食么?

    薛仁贵面容一整,拱手道:“叔父误会了。晚辈身强体壮,怎可依附于叔父羽翼之下,浪荡行迹无所作为?实不相瞒,晚辈今日前来,是想厚颜请叔父代为举荐,晚辈志在军伍,想要从军搏一个前程,即为自己寻条出路,亦使家父在天之灵不至因儿孙苟且而蒙羞,还望叔父成全!”

    “呵呵……好样的!尔父若真有灵,当因尔之志气而自豪!”

    张士贵越看薛仁贵越是喜爱,便拉着他的手想不远处的马车走去:“贤侄跟某过来,咱们好生谈谈。”

    便拉着薛仁贵登了刚刚摆渡过来的一架四望车。

    车之后,薛仁贵略显拘谨,张士贵命人送来酢浆干果,请薛仁贵饮食。

    薛仁贵推迟不受。

    张士贵也不强迫,稍作沉吟,开口说道:“按说,贤侄有所求,某不该拒绝。只是现如今某身在禁任职,所统部署皆为护卫宫禁之虎贲,尽皆出自武勋世家,实在不适合将你调入其。况且某久疏战阵,将近十年未曾统兵阵,贤侄在某麾下,亦不过是打熬资历而已。”

    听到这里,薛仁贵心凉了半截儿,刚要说话,却被张士贵制止。

    张士贵望着薛仁贵说道:“某想知道,贤侄想要投军,是想要保一个前程,亦或想闯一份功业?”

    投军是手段,但目标却不相同。

    若只是窘迫于现状,想要投身军伍谋一个安身立命之所,以张士贵的能量也不算困难。但若是志在千里,想要以此晋身搏出一番功业,那要作另一番安排。

    薛仁贵听话有转机,当即说道:“叔父明鉴,晚辈虽然才疏学浅,却也有一身杀敌的本事!大唐如今四海未靖,晚辈愿以此身搏一个封妻荫子、名标青史!”

    “好!”

    张士贵赞了一声,神色之间颇为欣慰,想了想便说道:“如今北疆动荡,土谷浑、突厥残余皆蠢蠢欲动,战事随时爆发。便是西边的吐蕃已不甘蛰伏,总要与大唐一较高下。不过这几处虽然有战争危机,但到底何时开战,牵扯的因素太多,谁也说不定。或许是三年五载,亦或是十年八年,去之无益。不若这样,某与房相二公子曾有数面之缘,交情也有一些,便修书一封,举荐你前去水师效力,如何?”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