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者 > 2042 让你关门!

2042 让你关门!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2042 让你关门!

    看马洪涛咬嘴一语不发,四周的赌徒们焦急的纷纷出声支招。

    “别鸡八瞎吵吵昂!有能耐你们自己下注,操,因为你们从旁边瞎哔哔,害的老子一直输。”马洪涛不耐烦的骂了一句,阴沉着脸看向荷官问:“下一把我押多少钱能回本?”

    “六个!”荷官两手飞快的切牌洗牌,玩的跟电影里“赌圣”的花活似的,格外的惹人眼球。

    马洪涛“呼呼”喘息几下,指着荷官手里的扑克牌道:“我跟!但你必须给我换副扑克牌。”

    “没问题!”荷官点点头,弯腰从赌桌底下的纸箱子里拿出来几副新扑克,拆开包装后递给马洪涛道:“你查查?”

    马洪涛接过来扑克看了几眼,丢给荷官道:“继续吧。”

    “钱,老板!”荷官眯着眼睛笑了笑。

    “操,我是差钱的人嘛?”马洪涛烦躁的咒骂一句,弯腰从脚边的编织袋里拿出来几摞崭新的大票摔到桌:“你点点呗?”

    “呵呵,我没见过钱,您别吓唬我。”荷官龇牙笑了笑,满脸的鄙夷,开始慢慢发牌,开牌的时候,我注意到马洪涛的手指头都在颤抖,脑门子冷汗直流,结果不出意外,马洪涛再次被庄家杀了,这次双方只差两点,庄家再次杀他。

    刹那间马洪涛往后踉跄几步,脸色虚白的念叨:“完了,奶粉钱也输进去了。”

    两个跟班手拽马洪涛劝阻:“涛哥,咱走吧..”

    看到马洪涛一脸懵逼状,荷官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拱火笑道:“老板,我们店里可以提供贷款的哈,一天也才三分利,很低的,您如果运气回来了,兴许都不用还利息能回本,要不要考虑一下?”

    马洪涛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舔了舔嘴唇的干皮问:“你可以帮忙贷款吗?”

    荷官笑了笑说:“可以啊,不过需要你把身份证押这儿,另外还必须按手印,当然你如果有房子或者车的话,估计能贷下来更多,打算贷款的话,跟我一块到办公室过下手续。”

    马洪涛弱弱的问:“我有一辆别克君威停在门口,前几天刚买的,可以不?”

    “那没问题了。”荷官意外的看了一眼马洪涛,然后招呼一个看场马仔领着他到休息室去办理贷款手续,十多分钟后,马洪涛抱着十多捆百元大票,红着眼珠子又回到赌桌。

    马洪涛长舒两口气问道:“这把我跟多少?”

    “双倍呗。”荷官笑了笑,拿起扑克问:“还需要换牌不?咱可提前说了,你现在选择不跟的话,前面砸进去的钱全黄了,继续跟,有可能回本,但只是有可能。”

    “老板别玩了。”

    “算了吧,涛哥..”

    两个跟班很尽职尽责的劝阻马洪涛,而马洪涛此刻完全丧失了理智,一股脑将捧着的钞票全都摔到桌,几乎是扯着嗓门喊:“来,继续!”

    这一嗓子直接将整个大厅里的赌徒们全都嚎到了这张桌旁边,整个大厅里将近三四十人围聚在边要么窃窃私语,要么暗自盘算,不过大部分人看马洪涛眼神都像是看傻逼。

    继续发牌,没有任何意外,马洪涛又一次折了,此刻马洪涛脸的汗水已经如同下雨一般,哗哗的顺着面颊流淌,他捂着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冒充好人似的凑到马洪涛旁边轻声嘟囔:“哥们,别玩了,下一把再跟,你得砸进去二十四个。”

    这也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暗号,我只要这么说的话,马洪涛指定会义无反顾的积蓄往下押,他侧头看了我一眼,嘴唇几乎都快咬破了,回头朝着身后一个跟班道:“小超,你去我表哥那再借五十个。”

    “老板,别..”跟班象征性的张了张嘴巴。

    马洪涛不耐烦的推了一把跟班:“别他妈墨迹,快去!”

    “老板,还继续不?”荷官冲着马洪涛努嘴。

    马洪涛铁青着脸咆哮:“你催个鸡毛,我不是让我小弟去拿钱了嘛,我表哥家住附近,最多五分钟。”

    荷官很无所谓的点点头:“呵呵,行,那我们等你五分钟..”

    几分钟后,叫“小超”的跟班拎着个黑色塑料袋走了回来,马洪涛看都没看,直接将塑料袋底朝天,倒出来里面一万一摞的大票道:“我直接跟五十个。”

    这时候宋子浩领着几个人从休息室里走出来,边抽烟边笑:“哈哈,这是急眼的节奏啊?”

    马洪涛暴跳如雷的叫嚣:“你管我急不急眼,说能不能下完了,你们场子不是号称没有限嘛。”

    “行,继续吧。”宋子浩朝着荷官点了点脑袋。

    继续发牌、开牌,结果没有任何意外,马洪涛再次折戟沉沙。

    马洪涛再也坐不住了,“蹭”一下蹿起来,指着宋子浩骂:“去尼玛的,我怀疑你们发牌有问题!”

    宋子浩歪着脖颈冷喝:“别扯淡哈,能不能玩得起?你问问周围的哥们,我家场子啥口碑,扑克一把一换,咋做手脚?”

    “确实是,哥们你押的太狠了。”

    “是啊,庄家一条龙的事情经常出现,昨晚还出现一次闲家一条龙,运气这玩意儿不好说的。”

    “是,是..”

    周边的男男女女们几乎都是向着马洪涛说话,一个是因为顾忌周边那几个冷笑的看场马仔,再有是“百家乐”这种局子很少出现老千的时候,毕竟这么多人都眼瞅着再看,现实生活必须不是电影,哪有那么多的赌圣赌神。

    宋子浩抻着脖颈,指向马洪涛训斥:“玩玩,不玩滚,几十万而已,我们不至于砸自己招牌。”

    “我再问一遍,你家是不是没有限?”马洪涛眼珠子通红,鼻子“呼呼”的往外出大气,咬牙看向宋子浩道:“不管我甩多大的本金,你们都能接的起是不是?”

    这时候,郑波领着几个衣装华贵的小青年,慢悠悠的打门口走了进来,朝着马洪涛点点头道:“呵呵,你要成精啊?没错,多少本金我们都能接的住。”

    “波哥好。”

    “老板好..”

    宋子浩和周边看场的几个马仔,连同荷官们齐刷刷的朝着郑波低头打招呼。

    “朋友,咱们输人不输志,你要说没钱玩了,我们可以给你拿点茶水费,毕竟这玩意儿都是图个乐呵,但你要说我们场子里出千,我肯定得跟你犟一犟,你借钱去吧,今晚不管你扔多大本金,我们全盘接受,不怕没钱赔给你,怕你赌不起!”

    “行,千万别后悔昂!”马洪涛吐了口唾沫,扭头看向身后两个跟班道:“去,把我准备买设备的钱全部拿过来,谁也别跟我废话,我玩这么些年,什么都服,是不服篮子!”

    两个跟班很无奈的点点头,快步走出大厅,马洪涛一屁股崴到椅子,朝着郑波狞笑道:“你是这儿的老板呗?”

    “老板之一,不过我可以全部做主,你有什么需求?”郑波满脸挂笑,从兜里掏出一只造型古朴的鼻烟壶,放到鼻孔底下嗅了嗅道:“整个青市,我敢说除了我以外,没有哪家场子敢说没限。”

    “那好。”马洪涛笑了笑,从自己的衣兜里翻出皱巴巴的“红塔山”点燃一支,轻飘飘的仰头吹了口眼圈,二分钟不到,两个跟班一人抱着一个半米见方的纸箱子走了进来,箱子里整整齐齐的码满了钞票,看着让人眼红。

    “老板,钱到了,一共八百万!”一个跟班舔了舔嘴皮出声。

    “行,放桌吧,让他们点点。”马洪涛翘着二郎腿,玩世不恭的笑道:“郑老板,八百个你们能不能吃得起?”

    郑波本来挂满笑容的脸庞顿时阴沉下去,盯盯的注视着马洪涛,干涩的问:“啥意思?要砸场子啊?”

    马洪涛懒散的耸了耸肩膀:“我他妈有钱不行么?你管我追加多少?八百个算砸场子啊?你这青市第一人力度也不行啊?我问你,能不能吃得下,你要是认怂,我掉头走,往后见谁都说辉煌茶社是个吹牛逼的地方,我来的时候问过你们的负责人,刚刚也问过你,有没有限,你们都说没有,多霸气啊?澳门的场子都不敢放这么大的豪言。”

    郑波什么身份,肯定不会被马洪涛僵死,他迟疑了几秒钟后,咬着嘴皮朝荷官点头道:“吃,继续发牌!”

    全场的赌徒们死一般的寂静,全都一眼不眨的盯着桌面的扑克牌看。

    马洪涛轻描淡写的将两张扑克牌直接掀开,两张七,加一块取尾数是四点,本来负责庄家的青年有点底虚了,弱弱的望向郑波,郑波抽了口气走过去,将两张扑克牌掀起,一张七一张八,碾压马洪涛。

    “哥们,看来运气站在我这边。”郑波深呼吸两口,朝着马洪涛咧嘴笑了:“下一把你要跟的话,可得一千六喽。”

    “一千六啊?行,你等等..”马洪涛梦游一般的呆滞几秒钟,接着扬起脸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容我打个电话哈。”接着他掏出手机,朝着电话那头道:“媳妇啊,我有点搞不定了。”

    “朋友,你这是准备跟我们闹事啊?”郑波皱着眉头看向马洪涛。

    几个看场的马仔瞬间把手伸向了腰后,看架势是准备掏刀。

    马洪涛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抽烟:“咋地?你们场子的宗旨是输了白输,赢了还不让拿走呗?”

    我掏出手机,直接按下了白狼的电话号码。

    半分钟不到,门外传来“嘣,嘣..”两声枪响,紧跟着白狼、刘云飞以及薛跃腾走了进来,白狼和刘云飞一人手里拎着把“双管猎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郑波,野兽薛跃腾捧着个大大的冰淇淋,一脸人畜无害的憨笑:“姐夫,你该咋玩咋玩,赢了,咱们指定能平平安安的出去。”

    宋子浩恼怒的一把从怀里掏出手枪,指向白狼低吼:“白狼,你他妈什么意思?”

    “把嘴闭了哈,问问自己,我修理你你有还手的机会不?拿把破逼玩具枪跟我充绿林好汉呢?”白狼不耐烦的撇了一眼宋子浩,朝着郑波咧嘴笑:“郑少,你要是玩不起的话,报警,郑大公子私设赌档,我相信这新闻绝对火爆!”

    “鸡八这两下子你们还敢开局?不是号称没有限嘛,咱们再继续..”马洪涛乐呵呵的抽着烟,掏出手机再次拨号:“媳妇你们到了没啊?”

    “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发出,接着看到一身黑色风衣的安佳蓓冷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魁梧的青年,两个青年全都一身迷彩装打扮,一人手里拎着两个黑色皮箱,安佳蓓笑了笑说:“先拿过来一千个美金,不够我再去取。”

    “哥们,你们到底何方神圣?”郑波算反应再迟钝,此刻也看出来对方是来砸场的,有些底虚问道:“咱们没冤没仇吧?给条活路,往后在青市,咱是朋友,走到哪提我肯定好使。”

    安佳蓓冷若寒冰的蠕动嘴唇:“你不够档次跟我们交朋友,我们从金三角千里迢迢的过来,是为了揍你,一千八百个输了,我追加三千六百个,三千六百个输了,我再追加七千二百个,你要是敢报警,我灭你满门,金三角的人从来不说大话,今天一个目的,让你们关门歇业!”

    郑波惊愕的长大嘴巴:“我能不能问下,你们到底图什么?”

    马洪涛伸了个懒腰道:“图什么啊?呵呵..赵成虎是我弟弟,这个理由够不够硬?他前两天跟我说,想要市北区,你们又不肯给,那我只能花钱帮他买了,我不知道你家和内个什么大日集团到底衬多少钱,但我相信绝对不金三角富裕,玩呗,闲着干啥!”

    “曹尼玛,装你麻痹!干他们..”宋子浩扯着嗓门喊了一句,第一个拎枪指向马洪涛,这时候杵在旁边啃冰淇淋的薛跃腾突然动了,左胳膊往起一抬,一把胡抡开宋子浩握枪的手,右手攥着的冰淇淋直接插在宋子浩脸,接着抬腿一脚踹在另外一个跃跃欲试的马仔肚子,那马仔倒飞出去两三米,再也没能爬起来..

    “别动手哈,咱们都是明人,赌局还继续不?”马洪涛抿了抿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似笑非笑的看向郑波...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