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6毛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 第二章 休命可好,帝临!

第二章 休命可好,帝临!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石屋前宁静。

    青年笑了,笑声隆隆,有古意,传遍了整个寨子。

    寨子不很大,数十不到百口人,这时都放下了手中的事物,看向寨子深处,老祖宗今日似乎特别高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老祖宗的笑声,尤其是其中一些有了年岁的,在漫长岁月里,有记忆的,也不过寥寥数次,但感觉都不如今日一般畅快。

    寨子深处。

    年轻汉子也有些讶异地看苏乞年一眼,这位小师弟,到底有什么出众之处,可以得到老祖宗如此青睐。

    要知道,对于外界而言,可遇而不可求的禁忌法,锁天一脉至少也能掌握封镇禁忌,而得以执掌其它九大禁忌之一的,也为数不少。

    是以,如苏乞年这般,掌封镇与时间两大禁忌的,至少在这里,并不算稀奇。

    足足半盏茶过去,青年光华不显,反而透出几分厚重质感的白发微漾,笑声渐渐止息,墨玉般的眸子重新落到苏乞年身上,温声道:“休命,近来可好。”

    休命,近来可好。

    苏乞年一惊,就感到光阴小世界中,休命刀嗡鸣,这一刻自主复苏,破体而出。

    四尺九寸长的刀身晶莹,如琉璃宝玉铸成,又萦绕着白金般的圣辉,此刻在这石屋前沉浮,刀鸣铿锵,似在叙述着一些什么。

    青年叹息一声,伸出一只不是很修长,却坚实有力的手掌,轻抚刀身,指尖轻点,刀音悠长,竟似一阙道曲,在石屋前轻轻回荡。

    苏乞年浑身一震,道曲临身,他只感到浑身筋骨酥麻,如同过电,又好像浸透在了炽热的地火岩浆中,光明心熊熊燃烧,照见己身,这一刻他竟看到一些平日里难见的细微暗伤,潜藏在筋骨皮膜之间,如蛛网暗结。

    而随着道曲的渗透,这诸多细微暗伤,几乎在须臾间被修补,恢复如初。

    很快,苏乞年便感到浑身暖融融的,如置身于深山老泉中,说不出的轻松和畅快,一身精气神更加圆融,虽然未曾令一身力量更加精进,但这种无瑕之体,足以令他在此后的交手中,更衍生出十二分的战力。

    暗伤尽复之后,苏乞年才有暇体悟这阙道曲,发现这道音古拙,只有很简单的几个音节,但却仿佛可以和万道共鸣,其间,更流溢出几分淡淡的哀伤。

    强如这位锁天一脉老祖宗,也有不能挽回的往事吗?

    苏乞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聆听,就是寨子里追逐中的小家伙和黑羽,也停了下来,这道曲对于黑羽而言,同样是一种回忆,他已经有过万年没有听过了。

    半炷香后。

    青年屈指一弹,休命刀重新落入苏乞年光阴小世界中,他内观光阴小世界,休命刀在无量光与时光沙砾中沉浮,刀身光华尽敛,愈发古拙,竟生出了几分与青年相似的气质。

    所谓休命,真的只是顺天休命,抑恶扬善?

    在如今的苏乞年看来,远远没有当初江湖传说中那么简单,这命,可以是性命,可以是寿命,也可以是命运……

    “你,可愿入我门下。”

    这时,苏乞年心神剧震,抬头看向前方,这位锁天一脉的老祖宗目光平和,却也透出了几分认真。

    没有犹疑,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而后便欲跪下,却被一股无形之力阻住,难以成行,抬头看,青年轻轻摇头,道:“念达即可,我这一脉,不跪天地,不跪师长,不跪命运、不跪强势……除了父母亲恩,皆不可跪。”

    顿了顿,青年又道:“这一纪元,你几位师兄在上,你暂居第八位。”

    苏乞年微怔,很快回过神来,这一次躬身一拜,道:“苏乞年见过师父。”

    “好。”

    青年点点头,道:“随我来。”

    紧接着,苏乞年只感到眼前一花,三人就出现在了青黑色的山墙外。

    祁清与被称为河老三的中年汉子也紧随其后,出现在了三人身旁,除了一头白发古拙的,他这位显得极为神秘的师父之外,苏乞年注意到,另外三人的神情,也显得十分凝重,被称之为河老三的汉子苏乞年不清楚,但祁清二人,可是货真价实,无上领域的强者,更在不久之前,沾染过王血,亲手埋葬了两位无上王者。

    天黑了。

    没有半点征兆,却又好像理所当然,太阳一下消失在了九天之上,宛如被天狗一下吞入了腹中,天地黢黑,再不见一丝光明。

    出奇的,执掌光明如祁清,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苏乞年悉心感应之下,就有些震动,因为失去了对于诸道的感应,很显然,这必定是有无上强者出手了,这种生命层次的存在,精神意志烙印星空,精神意志笼罩之地,万道俯首让路。

    果不其然,紧接着,头顶之上,黢黑中,一点又一点星光浮现,群星显化,洒落下清冷的星辉。

    那是一片星海,群星映照,恒河沙数,渐渐拉近,群星在变大,宛如漫天星辰一下齐齐坠落下来,这种气象,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神迹,更伴着一股伟岸的气势,有一道身影,在星海之中浮现,群星环绕,星光交织成神衣,如一尊可怕的神祗,在彰显神迹,要降临人世间。

    而这种气象,在苏乞年的印象中,唯有当初刀灵王部所在的蛮荒大地,那龙血荒家的帝血后裔荒芜极勾动帝血之后,才能勉强与之媲美,就算是此后所见的几位无上王者,似乎与之相比,都缺少了几分神伟。

    那是……大帝!

    苏乞年心神都凝滞了,居然是一位大帝亲临,无上强者中,自然也有强弱之分,成帝者,凌驾于寻常王者之上,他们距离成为至高的皇者,也不过一步之遥,长生路上,都有着惊人的造诣,各自开创的道与法,也凝成了一部又一部无上帝录,名震诸天,百族都会铭记真名,不敢轻辱。

    神庭世界。

    昂!

    战魂肩头,远古天龙蓦地昂首,发出一道震天的龙吟声,白金色的眸子透出冷冽之意。

    龙脉!

    苏乞年目光一动,这位到来的大帝,显然身具龙脉,而锁天一脉身在北荒,能够这么快降临的,恐怕唯有……

    北荒帝族,龙血荒家!

    荒家当世大帝!

    祁清冷哼一声,身为战王,他战意比任何时候都要炽烈,背后大弓嗡鸣,冷冷道:“荒家大帝,没想到第一个来的,真的会是你。”

    “苦守一尊幻影,值得吗?”

    星海中,那伟岸身影开口,群星环绕,眸光如两轮神日高悬,照亮了整个锁天一脉祖地,声音如天鼓,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有些人或物,大帝乃至皇者,也没有资格揣测。”

    祁清很不客气,道:“荒龙血造就了荒家,荒姓一脉,你们真的经不起岁月的打熬,果然人心易改,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吗?”

    伟岸星海中,那道身影被星光萦绕,看不真切,此时似乎沉默了下来,但很快有声音响起。

    “诸天有道,人有人道,神有神道,鬼有鬼道,荒家只是在遵循道行。”

    “好一个循道而行。”被称为河老三的汉子嗤笑道,“放个屁也能给自己找个文绉绉的借口,你当我们都是三岁顽童,随你忽悠吗!”

    星海中,那位大帝没有动怒,但苏乞年分明感到,那伟岸意志,落到了自己身侧,准确的说,是自己身边这位神秘的师父身上。

    沉默半晌,那声音再次响起:“既然已经逝去了,又何必再归来,既然已经无法归来,何必不散,连你也到了尽头了,看来真的已经没有路了吗?”

    祁清三人蹙眉,不过这一次都没有开口,苏乞年更是一肚子的疑问,这些话他听不懂,却又有些似曾相识。

    青年白发微漾,没有抬头,目光依然温和,看向前方,但就是这样的目光,却仿佛将满天星海拉到了大地之上,可以平视,乃至俯瞰,不需要昂首。

    “你又没有未来,谈什么现在。”

    青年的语气平淡,但就是这样一句话,却令得九天之上那滂沱星海中的生灵,终于生出了几分情绪波动,环绕的群星渐渐变得刺目,伟岸气息,如一挂又一挂星河垂落下来,交织成一道又一道星瀑,连接大地与星空。

    那声音变得沉重,在天地间轰鸣,比神钟更加振聋发聩,撼动人的心灵。

    “吾为大帝,至高皇位之下的最强者,俯瞰星空,傲视宇宙八极,诸族敬畏!”

    “那又如何。”

    青年再道,语气依然平静。

    星海中的伟岸身影一滞,青年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你的心乱了。”

    星光浩荡,古星大如山岳,在头顶之上缓缓转动,不知道有多少颗,浩如星海,挤满了整个天空,苏乞年立在这片星空下,很难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层次,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大神雾外江山新书《道岳独尊》上线,江山兄的书都是极好的,大家可以去养养。)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